春季的韓國和洵的暖風陣陣撫過一座座立在海邊的純白教堂傳來喜悅的聲響牧師前站著一對幸福的新人,在所有人的面前準備宣誓未來的美滿生活。

「李珍基先生,不管未來遇到任何困難,都願意與權芝羽小姐共同攜手走過未來的生活,不離不棄的嗎?」

「我願意。」

「權芝羽小姐,願意與李珍基先生共同攜手走過未來的生活,不離不棄的嗎?」

「我願意。」

「那兩位可以交換戒指了。」

兩人的戒指一交換完,相視笑著,似乎忘記下一個動作,直到坐在親友席的金希澈站起來大喊。

「你們兩個在那邊笑個屁啊!交換戒指完後要親吻啊!」話一出,所有人驚訝地看向金希澈,包括站在台上的牧師

「希澈,你別吵,坐下!」感到丟臉的朴正洙立即拉下站著的金希澈「呃...對不起,請繼續。」

「呃...那我宣布兩位是正式的夫妻,祝你們有幸福美滿的生活。」牧師也馬上回過神宣布著

在牧師說完後,李珍基靦腆地看著權芝羽,而眼前的人精緻的臉蛋也早已經紅透了,李珍基一笑,微微的側頭,輕輕地在權芝羽水嫩的唇印上一吻,這一吻,令全場的人欣喜的拍手慶賀。

坐在親友席的李東海看著這幸福的一幕,眼角不自覺的凝聚著液體,一旁的李赫宰看到了,湊近了,吻了那眼角一下,果然引起注意了,那愛哭鬼轉頭看向自己,帶著淚水微彎的眼角笑著,畫面美得像幅畫。

「很幸褔吧。」輕聲地在耳邊說著

「恩...」李東海點頭,李赫宰也在同時更靠近,兩人吻的甜蜜

 

 

 

 

一個月前。

「赫宰,下個月我們回韓國吧。」

「下個月?怎麼突然想回韓國?」把剛洗好澡的李東海拉進懷裡,李赫宰用著鼻尖在白皙的脖子來回磨娑著,吸取著清新中帶點甜氣的香味

「珍基跟小羽的婚禮就在下個月,是他們在一個禮拜前告訴我的。」敏感的李東海被李赫宰的動作給逗癢了,不停的動著身子

「這樣啊...好啊,我們下個月回去。」把李東海的頭一轉,向著那蜜口一陣攻略,之後又是一陣的纏綿

深夜,李赫宰目不轉睛的盯著懷裡熟睡的李東海,臉上的充滿著笑容,心裡想著一些事,打算給懷中的人驚喜。

 

 

 

 

「赫宰哥!小羽要丟捧花了,要不要去搶啊?」金厲旭興奮的聲音將站在角落李赫宰的思緒拉了回來

「不了,你們去就好,我有事先去忙。」微笑地拒絕金厲旭的好意,李赫宰心想,以權芝羽的個性,她應該會故意丟給李東海

「喔,好吧。」

看著金厲旭離開的背影,再把視線往那堆等著搶捧花、看熱鬧的人群,李東海果然被拉進去了,那笑容從沒停下來過,跟身邊的人開心地聊天著,之後權芝羽的聲音讓原本吵雜的人群瞬間安靜下來。

「各位!我要丟囉!」話一說完,在階梯上端的權芝羽把手中的粉色的捧花丟進了人群中

那簡單的動作在李赫宰眼裡,就像是經過精密計算後的如此完美,那呈現拋物線的物體,就這麼剛好的落入了李東海手中,之後李赫宰看到了權芝羽面露調皮的模樣,那小姑娘精明的腦袋果然不簡單。

而接到捧花的李東海先是一愣,之後才發現捧花在自己手上,高興地高舉捧花,其他人也跟著歡呼,場面十分的愉悅這一幕李赫宰盡收眼底後,嘴角一彎,轉身離開。

「厲旭,你有看到赫宰嗎?」一陣開心過後,李東海才發現李赫宰沒有在身邊,趕緊問著身旁的金厲旭

「我剛剛去找赫宰哥,他說他有事先去忙了。」說著,但注意力馬上被一道道美食吸引了「東海哥!我們去吃那些餐點吧!看起來好好吃喔!」

來不及反應,李東海就被金厲旭給拉走了,無奈心想,等一下再去找李赫宰好了。

 

 

夜晚,在兩人的小公寓裡,李東海總覺得李赫宰怪怪的,從婚禮後就很奇怪,李東海是在李珍基跟權芝羽兩人的休息室裡找到李赫宰的,三個人不知道在裡面說了什麼,見他進去後什麼話都不說了,原本想坐下來一起聊的,卻被李赫宰一句”不要當人家的電燈泡。”就被拉著離開了。

連回家時也一樣,本該是兩人一起走的,沒想到李赫宰竟然半哄半騙的要自己先回家,說他要跟曹圭賢去一個地方完後就會回家,李東海也只好接受的自己離開。

而現在,都已經半夜一點了,李赫宰還沒回來,之前如果李赫宰練舞練到忘記時間,結束後都會打通電話的,現在竟然連個訊息都沒有,不會去喝酒了吧?念頭一閃,李東海想到曹圭賢的興趣就是小品紅酒,不會拉著李赫宰去了吧!?但是他不喝酒的啊!

咯嚓!”

開門聲打斷了李東海的胡思亂想,轉頭一看,果然是李赫宰,看到心裡想了很久的人終於出現在自己面前,李東海不知為何內心有點生氣和不安。

「東海?你還沒睡?」看到燈還是亮的,李赫宰驚訝了一下,他以為李東海睡了

「你去哪了?」故作鎮定,李東海走向李赫宰並抱住

「喔,我跟圭賢聊了一下,結果聊到忘記時間了。」面對李東海的擁抱,李赫宰並不疑有他,笑笑的摸著他的頭

「...這樣啊,那我先睡了...」拉起棉被,李東海把頭埋進棉被裡,這樣的動作才不會讓李赫宰發現自己的眼淚

看著蓋住自己頭的李東海,李赫宰小心翼翼地從包包裡拿出一個盒子,打開那盒子,笑著。

再等一下就好,我會讓你幸福到無法言喻的。

 

 

 

 

一大清早,李東海就被手機的來電鈴聲吵醒,看著螢幕上的名字,李東海緩慢的接起電話。

「喂...」

「李東海!你還在睡!快給我來咖啡店裡!」金希澈慣性的大嗓門在另一端傳來,震的李東海趕緊把話筒拿遠點

「哥,現在才六點半耶...九點才...」

「誰理你!快給我過來!正洙已經在你家樓下了!」啪的一聲,快速的掛掉電話,絲毫不給李東海回話的機會

李東海看了一下黑掉的手機螢幕,才轉頭看向原本應該是李赫宰躺的位子,人已經不在了,是什麼時候出去的?還在疑問時,門鈴聲響了。

「東海,你起來了嗎?」是朴正洙,聽到聲音,李東海馬上起身

「正洙哥等我一下!」

幾分鐘過後,李東海套上簡單的襯衫及外套,就開門與朴正洙會面。

「哥,不好意思。」撥了撥還有點凌亂的頭髮,李東海尷尬地笑了笑

「沒關係,再不走,希澈又要打電話了。」話才一說完,電話果真來了,兩人看了顯示的名字,無奈的相視而笑「要過去了,別一直打來。」

快速的掛掉電話,朴正洙轉頭對著李東海「走吧。」

 

 

到咖啡店,金希澈早已一副不耐煩的樣子站在店外,一見到李東海下車,馬上上前拉著李東海進到店裡。

「真是的,怎麼這麼慢啊!?」

「那個...哥...」腦中一堆疑問的李東海話都還沒說出口,就被金希澈拉著走了

一旁的朴正洙看到這一幕,無奈地笑了,覺得金希澈真的是一個沒有耐心的人啊,看到人進去了,他才拿出手機。

「喂...恩,差不多了,你那邊呢......好,我們這邊好了就馬上過去。」結束通話,朴正洙才緩慢地進到店裡

到了休息室後,還沒打開門就聽到李東海的慘叫聲,像是料到會有這樣的情況似的,朴正洙笑了一下才開門看裡面的情形。

「希澈哥!你到底要幹嘛啊!?」雙手抵著手拿著化妝品的金希澈,李東海一看到朴正洙進門立即求救「正洙哥!」

「臭小子,安靜點,這是為你好啊!」向朴正洙示意了一下

「是啊,東海,你乖一點,你希澈哥不會害你的。」溫柔的笑著,卻一把抓住李東海的雙手向後固定著,不讓他亂動

「哥...」看到平時最信任的哥哥做出這樣的事,李東海一臉委屈地看著朴正洙

看到李東海可憐的樣子,說不心疼才怪,朴正洙只好撇過頭不看他,內心不停地說著”東海啊,對不起啊!”

在李東海放棄掙扎之後,金希澈用最快的時間在李東海臉上上一層淡淡的底妝,之後拿了一套白色衣服給他,示意朴正洙離開休息室。

「穿好了就直接出來。」說完,門快速的關了起來

無奈地看著被關起來的門,李東海看了一眼手上的衣服,嘆了一口氣,知道如果不穿的話,金希澈可是會用盡任何手段讓自己穿上。

五分鐘後,休息室的門打開了,李東海穿著一身白色合身的西裝走了出來,看到他出來,朴正洙走了過去,把一朵紅花插在西裝外套的口袋上,整了整衣領,笑了。

「很好,出發吧。」

「哥,等一下,你們到底要做什麼?為什麼...」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有什麼問題就去問李赫宰吧。」

問李赫宰?這跟赫宰有關係!?還在疑惑中的李東海,就被身後金希澈給推了出去,坐上車的三人往某個目的地出發。

 

 

 

 

 

創作者介紹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