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嘛?看我看到入神啦?」一隻晃動的手在眼前出現,李赫宰嚇得回神,定睛一看,李東海正瞇著眼看自己

「哪...哪有!」李赫宰立即否認,但在內心不得承認,他的確是看李東海看到出神了

因為緊閉雙眼、嘴角勾起喜悅的角度,做著許願動作的李東海,就像一副靜態畫作,好看的令人無法呼吸,所以他才會連好好觀賞流星雨的心情都沒有,不知不覺的看著那畫面到出神。

「是嘛...」不相信李赫宰的話,李東海繼續瞇著眼疑惑的看他

「真的啦!」竟然第一次被李東海盯到不知所措,李赫宰感到很驚慌

「暫時相信你。」哼的一聲轉過頭,李東海卻發現曹圭賢不見了「赫宰,圭賢去哪了?」

「我怎麼知道...應該去上廁所了吧...啊!哥!這個肉沒有熟!」

「呀!臭小子!這麼愛嫌,不會自己來烤啊」瞪了李赫宰一眼,朴正洙沒好氣地繼續翻著烤爐上的食物

「唉呀,哥,你不要這樣啦,再來一塊。」厚臉皮的把盤子遞了過去,李赫宰露出他招牌的牙齦笑容

不想理會李赫宰跟朴正洙兩人吵鬧,李東海起身想去找曹圭賢。

其實一整天下來,李東海早就覺得曹圭賢怪怪的,雖然很開心,但有時曹圭賢的笑容很勉強,但當時時間都錯過了,李東海心想,現在是好時機,對!現在就去找他。

「...你這樣做好嗎?」看著李東海離開不見身影後,朴正洙才緩緩開口

「就順其自然吧,我不要因為這樣而破壞我們三個的友情。」

又是這種答案,朴正洙聳聳肩,不表達任何話語,畢竟這是他們三個人的事,他還是好好當個局外人就好。

 

 

 

 

「圭賢,原來你在這啊。」發現房間的燈是亮,李東海探個頭就看到曹圭賢坐在床邊

「東海!?怎麼了?」曹圭賢嚇了一跳,順勢把手中的藥瓶丟進旅行包裡,幸好這個角度李東海看不到

「沒什麼,只是烤肉到一半發現你不見了,所以來找你。」嘴角揚起了適當的彎度,十分的溫柔

「你不舒服嗎?」一隻手放在曹圭賢的額上,李東海歪了頭問著

被這樣的舉動給逗笑了,曹圭賢輕輕地拿下放在額頭上的手,溫柔的握著「沒事,只是一整天玩下來有點累罷了。」

「這樣啊...都是赫宰啦!每次到這邊都會玩到像個瘋子。」看到曹圭賢沒事的樣子,李東海放心不少,同時也不禁埋怨了李赫宰一下

「是嗎,明明玩最瘋的就是...」意有所指地看向李東海,曹圭賢笑著

「什麼!?曹圭賢你不要亂講喔!」打了曹圭賢一下,李東海生氣的瞪了眼前的傢伙

雖然被打的有點痛,但曹圭賢內心還是開心的,這代表李東海很重視自己,看著手中被握住的手從沒離開過,剛剛因為病痛十分難過的心,被這暖暖的感覺給撫慰了。

更靠近李東海一點,曹圭賢抱住了眼前這個總是不經意給自己溫暖的人。

「東海,謝謝你,謝謝你和赫宰來到我身邊,謝謝你們願意當我的朋友。」

聽到耳邊細說的話語,李東海感到很開心,這是第一次曹圭賢跟他說這樣的話,卻不知道在曹圭賢那複雜的心情。

「我也很謝謝你,謝謝你願意接受我們兩個當你的朋友。」離開曹圭賢的懷抱,李東海微笑地說著「我們會是一輩子的好朋友。」

一輩子,聽起來很容易,可曹圭賢卻不知道這個一輩子會維持多久,他苦笑,點頭的附和李東海。

對不起,對於未來,我沒有很大把握,我只好用謊言來欺騙,不管之後你們諒不諒解,我希望現在的我們能開心地的一起。

「咳...」一個聲響,使在房裡的兩人往聲音的方向看去,發現李赫宰面無表情地站在門邊

「赫宰。」

「原來你們在這裡啊,找你們找很久了。」

「呵呵...對不起,跟東海聊了一下。」

「...正洙哥叫你們下去,要收拾一下東西。」

兩人點點頭,起身準備要去朴正洙那,但李赫宰看曹圭賢臉色怪怪的,皺著眉叫住他。

「圭賢,你等一下。」一句話,讓走在前頭的李東海也跟著回頭「...東海,你先去吧,我跟圭賢有話要說。」

「你們有秘密我不能聽喔!?」聽到李赫宰的話,李東海不滿的嘟著嘴

「東海...拜託你。」無奈地說著,李赫宰的眼神是認真

「知道了啦!」哼的一聲,李東海毫不停留的轉頭離開了

房內的兩人直盯著李東海的背影,直到看不見了,才直視著對方,曹圭賢看到了李赫宰眼裡的疑惑與怒氣。

「說吧。」聳聳肩,曹圭賢輕鬆的笑著

「你夠了吧。」一個跨步,揪著曹圭賢的衣領,李赫宰真的忍不住了「你把東海當什麼了,又把你自己的身體當成什麼了!?」

隨著怒氣上升,李赫宰的音量也跟著大了起來,他忍了一整天,每次看到曹圭賢因為自己的病而忍耐著時,他都想要把曹圭賢壓在床上叫他好好休息,但礙於李東海在場,他實在不敢這麼做。

「...我沒有在開玩笑的意思...」笑容不見了,曹圭賢一臉認真地看向李赫宰「赫宰,我是真心喜歡東海,就因為喜歡他,所以我不敢跟他說我的身體狀況,這點...如果是你...也懂吧。」

「這事我也知道,但是...東海如果事後知道了,他還是會難過的,而且是非常。」放開曹圭賢,李赫宰生氣的一拳往曹圭賢身後的牆壁打「...後天...後天你把話給說清楚,對著東海,誠實的說清楚。」

聽到李赫宰的話,曹圭賢笑著點點頭,最後輕聲地說著對不起。

 

 

朴正洙邊收拾東西邊看向李東海,實在搞不清楚李東海是在生氣什麼,從剛剛一來就鼓著一張臉的。

「在生什麼氣啊?」把手上的東西給放了下來,朴正洙伸手捏了李東海的臉

「啊!哥!你做什麼啊!?」痛得連東西都掉了下來,李東海瞪了朴正洙一眼

「臭小子,我在關心你耶!竟然這種態度!」

「對不起...」李東海發現自己錯了,小聲的道歉著,而朴正洙的態度也軟化了

「怎麼了?為什麼悶悶不樂的樣子?」摸著李東海的頭溫柔地問著

「赫宰和圭賢...好像有事瞞著我...」一臉委屈地看向朴正洙「哥...我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我知道,說不定他們是想等到時機對了,才會跟你講啊,你想太多了。」

「真的嗎?」

「真的,他們來了,不要再臭臉了,開心點。」拍拍李東海的頭,朴正洙從新整理起東西

李東海一抬頭就看到李赫宰和曹圭賢走了過來,跟以往一樣,兩人有說有笑的,或許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李東海笑著搖了搖頭,把一個箱子遞到他們兩個面前。

「快點來幫忙收拾。」

看到李東海的表情看似沒有在生氣,兩人也稍稍鬆了一口氣,真怕剛剛那樣的情況會讓李東海心生不滿。

「看什麼?剩下這些給你們整理,我跟正洙哥要先去休息。」這是報剛剛你們有秘密卻不跟我說的仇,李東海內心的小惡魔如此的想著

「呃...東海...」聽到這樣的話,李赫宰就知道李東海在想什麼了,虧他還以為他沒有在生氣了

「知道了,你跟正洙哥辛苦了。」曹圭賢也知道李東海的心情,只好笑笑地順著他了

「那我們先進去了,快收好啊,早點休息。」聽到他們對話的朴正洙揮了揮手,要李東海過去,並叮嚀著李赫宰和曹圭賢

「他在生氣。」

「恩,對。」

在李東海和朴正洙進到屋內後,曹圭賢和李赫宰兩人說出了結論,也同時認為李東海真是小惡魔一個。

「明天就好了,不用太在意。」說著,李赫宰蹲了下來,開始清理炭灰

曹圭賢點點頭表示同意,然後想到什麼似的抬頭望向天空,看著在燈火通明的城市裡很難看見的星空,不由自主的為那景色感嘆。

「如果能一直住在這裡該有多好,這樣就能每天看到美麗的星星了。」

「啊!?」以為曹圭賢已經在一起整理東西了,沒想到是在欣賞星空,李赫宰抬起頭正想罵他時,看到了那雙眼裡的沉重,想數落的話也跟著往肚裡吞了

如果可以,真希望時間就停在這裡,停在我們剛認識而美好的時光,沒有病痛,沒有悲傷。

 

 

 

 

「你覺得如果沒有那件事發生的話,我們現在是不是還會一起來這裡?」望著熟悉的海景,李東海淡淡地說著

「如果我們的關係不是像現在這樣的話,你會希望我跟他在一起嗎?」見身旁的人沒有回應,李東海又問,轉頭看向那個一直不說話,只是盯著他的男人,然後微笑「會嗎?」

「...不會。」出乎意料地答案,但李東海還是笑了,眼角透漏著一點點的哀傷「我知道你對我的愛,和對他的愛是不一樣的。」

李赫宰把李東海拉進了懷裡,在耳邊細說著。

「我愛你,也愛他,但那感覺是不一樣的,雖然自私,但我不希望你是別人的。」

環抱的手顫抖著,李赫宰知道如果當時要不是答應了對方,那他們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了,他自私的覺得答應了那樣的要求,不管怎樣李東海都還是他的,只是那後果讓他很痛心,也恨自己的私心。

「赫宰...沒有人怪你,所以不要在傷心了。」知道李赫宰想到了什麼,李東海只是像個媽媽,撫著他的背,輕聲地安慰

「赫宰,東海,你們可以進去了。」聽到朴正洙的聲音,兩人的心情才舒緩了些

「恩,哥,謝謝你。」

 

 

好久不見,沒想到卻是這樣的相遇結果。

 

 

 

 

 

    全站熱搜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