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台白色跑車快速行駛在高速公路上,與車外的吵雜風聲不同,車內的氣氛沉默的令人感到坐立不安。

半個小時前,李赫宰搶拉著自己到停車場要他上車,什麼話都不說的坐上駕駛座,就一路開著車,也不說要去哪裡,這讓李東海感到很煩躁。

「請問...我們要去哪裡?」終於,李東海還是開口問了

「肯跟我說話啦?」沒想到李赫宰卻是反問,這傢伙存心找碴嗎

「請問社長,我們要去哪裡?」

「到了不就知道了?」

見李赫宰一副死都不說的樣子,李東海也懶得跟他說了,頭轉到另一邊的窗外看去,而李赫宰看到李東海現在的樣子也只是笑了笑。

 

 

又過了半個小時後,李赫宰終於停下車,一直看著窗外的李東海看到外面的景色驚訝的瞪大眼睛,這裡不是觀光客最常來的古代宮殿嗎!?

「下車吧。」李赫宰說著就打開車門下車了

正當李東海還在車上猶豫要不要下去時,他這邊的車門就被打開了,不用想也知道是李赫宰。

「在幹嘛呢?怎麼不下車?」此時的李赫宰笑得溫柔,一點也不像之前那欠揍的痞子

不知不覺,李東海被他的笑容給吸引,慢慢地下車,突然李赫宰牽起他的手,嚇得他想抽回,沒想到卻被握得更緊。

「呵!你真的這麼討厭我嗎?」沒有因為李東海的舉動生氣,李赫宰覺得好笑的笑著

「是你突然牽我的手...我才...不過,兩個大男生的牽什麼手啊!放開啦!」甩著李赫宰緊握的手,卻怎麼也甩不掉

「李東海,你忘記我是誰了嗎?」經李赫宰提醒,李東海才想起他們兩個的關係

「社長...」小聲地說著,李東海嘟起嘴只好暫時妥協了,李赫宰因為李東海的小表情又笑了

李赫宰就這樣牽著李東海的手走進宮殿裡,奇怪的是,竟然都沒人阻止他們進入,八成買通管理員了吧,李東海心想著。

兩人走到宮殿正中央的一處湖畔,水上的蓮花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美艷清冷,夜晚的徐徐微風吹得水面漣漪,滿月反射在湖上,形成了一幅很美麗的畫作,這讓李東海看得發呆,他從來都沒有看過這樣的景色。

慢慢的,李東海的腦海浮現了一幕幕既熟悉又模糊的畫面,那些畫面裡的人,都是穿著古裝的自己跟另外一名男人,漸漸畫面越來越清晰,直到他看清楚身旁的男人是誰。

李赫宰?是李赫宰,驚訝的看向李赫宰,李東海這才發現身邊的人一直在看著他,既深情又溫柔,而且熟悉。

「想起來了嗎?海...」

最後一聲”海”喊的深情,讓李東海的腦海裡被炸過般的,所有一切都想起來了,李東海瞪大眼睛的看著李赫宰,所有畫面一幕一幕的閃過,只到停在那個跟李赫宰長得一模一樣的那個男人,輕輕微笑的樣子,李東海彷彿明白了眼前的人是他的誰。

「我是誰?」李赫宰將李東海轉向與自己面對面,輕聲的問著

「赫...赫...」李東海流下眼淚,激動地抱住李赫宰「赫!」

重逢時刻,兩人只是相擁,享受著這寧靜的時刻。

李東海想起,他與李赫宰曾經是相愛的戀人,他們一刻都離不開對方,只是這些前世的事情他都想起來了,為什麼就是想不起之後的事?總覺得好像有發生什麼事似的。

「幸好想起你了,不然我們要錯過彼此了,海...」放開李東海,拉開兩人之間一點點距離,李赫宰眼神中有滿滿的深情

看著這樣的李赫宰,李東海覺得很不可思議,眼前的這個人在不久前還是讓他很討厭的人,現在已經知道他是前世的戀人,這感覺很奇妙,所以李東海笑了。

「好奇怪喔,我之前還很討厭你的。」

「我就知道。」李赫宰無奈的笑了

「你怎麼想起來的?」

「你昏倒那天,我在旁邊照顧你時不小心睡著了,然後在夢中想起了一些片段。」撫上李東海的臉龐,李赫宰眼神中閃過一絲悲痛

「我也是,我前陣子...一直夢到...」李東海停頓了,他努力回想著夢境裡發生的事,但記憶就像被切段斷了似的,一點也想不起來

「東海?」看到李東海呆愣的樣子,李赫宰有點擔心

「我...沒事,沒事,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家吧。」微笑著,看起來卻有點勉強

「恩...好。」李赫宰點點頭,但還是很擔心

如果你一直沒想起來的話,也沒關係,那樣傷心的過往,我們不要再去承擔了,就以現在的我們好好繼續相愛吧。

 

 

 

 

這幾天有太多的目光注視著自己,這讓李東海十分的感到不習慣,原因就出在幾天前李赫宰當著所有人的面將自己拉出去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整間公司所到之處,都是員工們的碎聲討論

「唉...」這樣的生活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怎麼在嘆氣?」被背後突然的聲音嚇到,轉頭一看,是李赫宰

「赫...呃...社長早。」

「怎麼一大早就在嘆氣?」看到李東海驚訝的表情,李赫宰感覺很可愛的笑著

「沒事,沒什麼。」轉過頭,李東海沒忘自己跟李赫宰現在的身分差異

「是最近太累了嗎?」感覺身後的溫度更近了,耳邊的聲音清晰的有溫度,聽得出關心

李東海知道李赫宰又更加靠近自己了,向前了一步,李東海轉頭對李赫宰輕輕一笑。

「不,不是累,謝謝社長的關心。」說著,剛好電梯也來了「電梯來了,社長,我先上去了。」

點了點頭,李東海進到電梯裡,看似從容又急迫的按下樓層按鍵,電梯門關上的瞬間,李東海看到李赫宰複雜的表情,心裡一陣難受,他讓李赫宰感到不舒服了吧。

在李東海離開後,李赫宰一直站在原地,想著剛剛李東海開口閉口都叫著自己社長的語氣,雖然知道兩人現在在別人眼中的身分是有差別的,但是,還是感到很難受。

難道,又要重蹈覆轍了嗎?

 

 

進到練習室的李東海看到裡面都沒人,才想到今天不需要排練,金厲旭跟曹圭賢都去錄專輯裡的新歌了。

隨意地在地板上坐下,看著鏡中的自己,想著這幾天所想到的前世記憶。

他跟李赫宰很相愛,只是兩人的身分懸殊,他是即將理治一國的世子,而他,是個卑微的歌舞伎。

在一次的宴會上他與李赫宰不小心對到眼,然後李赫宰偷偷跑來找自己,之後的相愛,都讓李東海感到不可思議。

從小在歌舞伎班裡長大李東海一直被灌輸著,歌舞伎的一生,就是奉獻給皇室,為皇室帶來喜慶的娛樂,如果有了心愛的人,等同於背叛了皇室,是被趕出宮的,而被趕出了宮內,並不是自由,是痛苦。

當時兩人都是趁著偷偷幽會著,直到被發現時,之後的事,李東海怎麼樣也想不起來,最後的記憶,到底是什麼?

「好痛...」

 

 

叩!叩!”

「進來。」李赫宰專注的看著秘書送進來的資料,頭也不抬的說著

「唷!赫宰。」進來的人大喇喇地對李赫宰打照呼

「希澈哥?你怎麼來了?」看到金希澈,李赫宰有點驚訝

「當然是來找你講事情的。」坐在李赫宰辦公室裡的沙發上,金希澈笑的不可一世

「什麼事嗎?」

「放手吧。」收起笑容,金希澈眼神凌厲的看李赫宰

「放手?呵!哥你要我放手什麼啊?」不明白金希澈的意思,李赫宰無奈地笑著

「李東海,這樣你懂了吧?」聽到李東海,李赫宰的笑容瞬間沒了,沉著臉與金希澈對視

「哥的意思是...」

「不要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金希澈不屑的笑著,用手指著自己的腦袋「我可是記的很清楚的。」

明白金希澈所說的,李赫宰瞪大了雙眼,感到不可置信,以為只有他跟李東海知道前世,沒想到還有人跟他一樣,只是為什麼金希澈要他對李東海放手?

「既然哥知道了前世記憶,那為什麼會知道我跟東海的事?我不記得當時...」

「你當然不知道我,我跟東海都是在歌舞伎班長大,愛上東海的你,眼中當然只有他!」

原來,當時事情鬧得這麼大,一定會被傳遍的,但那是當時,現在的他跟李東海,一定能跨過的。

「雖然我不知道東海記起多少了,但是如果有一天他想起了那天的事,你覺得他會怎麼樣?」金希澈平淡的說著,那語氣沒有任何溫度

那天的事,這四個字讓李赫宰感到發寒,跟李東海相認的那天,很明顯的他是不記得的,但如果哪天他想起來的話,那是不是又會再次的恨他。

「赫宰,如果你怕東海恨你的話,就放手了吧,別再重蹈覆轍了,這對你們都不好。」金希澈站起身,說完,就離開了李赫宰的辦公室

辦公室又只剩下李赫宰,沉著臉想著金希澈所說的,如果他的愛會讓李東海痛苦的話,不!他不可能再讓李東海從自己身邊離開的!

要拯救愛情,就得先拯救自己。

 

 

 

 

 

    全站熱搜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