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米蘭一棟外觀典雅復古公寓,其中一間精緻套房內發出了令人害羞的聲音,室內淫瀰的景象跟外面美麗清新的風景成了對比。

「啊啊...恩啊...赫...赫宰...慢一點...啊...」床上的人緊抓著床單,承受著身上的人猛烈的撞擊

身上的人像是沒聽見似的不斷的大力撞擊著,為那致命的熱度感到著迷,一直刺激著敏感點,每當觸到那點,內道的蠕動就更劇,令他舒服的低吼著,而看著身下的人兒因他沉迷的樣子更加興奮了,腰部不停的快速律動,力道一次比一次大。

「啊...恩啊!」突然一陣劇烈收縮,他知道他射了,在兩人的腹部中間,濕濕滑滑的,這樣並沒有讓他停下動作,只是放慢速度,但每次進去的力道大到身下的人又開始發出曼妙的聲音

「啊...赫...夠了...唔恩...啊...」一次高潮過的李東海已經沒有力氣再去承受李赫宰在他體內的肆虐

「你夠了...恩...但我還沒呢...」用力的抽插數十下,最後一次深深埋進了深處,李赫宰享受般的閉上眼感覺濕熱的內道緊緻的收縮

「啊...」同時,李東海感覺到體內流入一股熱流,也聽見了李赫宰舒服滿足的感嘆聲,這樣的官能感受,令他害羞的拿起一旁的被單遮住了紅透的臉龐

看到愛人如此可愛的反應,李赫宰笑了,掀起被單,看著情事過後臉頰紅潤的李東海。

「為什麼要遮起來?」李赫宰輕聲的問著,臉上笑的溫柔

「還不是因為你...」瞪了李赫宰一眼,李東海似乎忘記男人的慾望還在體內,這樣一瞪讓男人快把持不住了

「我?怎麼這麼說呢?」李赫宰壓低了身子,更近距離的看著李東海「我們都一個月沒見了耶...」

說話的同時,李赫宰不停的在李東海臉上親吻著,吻到唇邊時,毫不猶豫的探入甜蜜的蜜口中,翻攪來不及反應的小舌,吸吮著蜜汁,李東海不久也跟著回應,唇瓣的交疊,舌尖的交纏,其中多了一股思念之情。

是啊,他們已經一個月沒見面了,因為舞團巡演的關係,李赫宰暫時離開了米蘭一個月,那一段互不在身邊的日子只能用著長途電話解思念之情,但小別勝新婚,李赫宰一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李東海壓在床上,一陣激烈的翻雲覆雨。

「唔嗯...」吻到快窒息了,李東海才發出聲音,抵在胸膛上的雙手輕推著李赫宰

李赫宰意會過來,離開了令他朝思暮想的蜜唇,離開之際,還牽起了一絲淫靡的銀絲,李赫宰勾起了一邊的嘴角,邪惡的樣子,看的李東海又是一陣著迷,接著,李赫宰一貫溫柔的把他擁入懷裡,輕拍著背,這時李東海終於發現,李赫宰還在自己體內。

「赫宰,不出來嗎?」睜著大大的雙眼,看著把頭放在上方的男人

「不要,想這樣一直跟你相連著。」李赫宰一笑,卻聽得李東海十分的害羞

李東海發現到了一件事,跟李赫宰一起搬到米蘭後,李赫宰就變了,變得更坦白,也變得更帥氣了,尤其每次情事時,以前不會說的話,到了米蘭後都會說了,因為到了國外,所以變得開放了嗎?李東海疑惑著。

感覺到懷裡的人安靜的可以,李赫宰低頭看著,沒想到卻看到李東海一雙大眼直盯著自己。

「怎麼了?」

「沒有,只是覺得你變了。」李東海也毫不諱言的說著

「變了?怎麼說?」李赫宰微皺眉頭,不明白李東海意思

「恩...變色了。」李東海的回答得很認真,也夠讓李赫宰哭笑不得

「呵...這樣不好嗎?」邪笑了一下,開玩笑的反問,果不其然看到那精緻的臉蛋又浮出了紅雲「呵呵...開玩笑的...東海,我好想你。」

「恩...我也是...」頭微微一抬,輕吻了李赫宰的唇一下,李東海笑得很甜

 

 

 

 

隔天,正午陽光已經十分活耀時,床上熟睡的人有了一點動作,摸了摸身邊的位子,人已經不在了,沒有任何溫度,看來是已經離開很久了,但那清新好聞的味道一直都在。

睜開眼起身,走到了客廳,沒人,一個轉身,看到要找的人就在廚房,無聲無息的走到他的身後,輕輕抱住他。

「東海,早啊。」厚實帶點沙啞的嗓音輕輕說著,語末,在愛人敏感的耳際吻著

「已經不早了。」感受到懷裡的人敏感的顫抖了身體,轉過身,與自己面對面笑著「都中午了,你還真會睡。」

看著眼前都看不膩的笑顏,李赫宰心裡突然有種幸福的感覺,但這幸福似乎少了什麼?

「赫宰?還沒清醒嗎?怎麼在發呆?」沒有聽到回話,李東海以為李赫宰還沒睡飽

「呃...沒有,沒事...」趕緊回神,李赫宰把頭放在李東海的頸窩「中午啦...東海,我餓了。」

「哈哈...別搔了,我知道了,我幫你煮點吃的。」被李赫宰難得的撒嬌逗笑了,李東海輕推開掛在身上的人,轉回身,再次開啟瓦斯

李赫宰識相的離開廚房,梳洗了一下,之後開了電視看了一下新聞,但報的都不是自己所熟悉的事情,也不是自己熟悉的語言,無趣的關掉電視,李赫宰低下了頭,思考著剛剛一閃而過的事情。

跟李東海現在的狀況屬於穩定關係,兩人幾乎形影不離,除了他有時會跟著舞團巡演,每次出去都是好幾天或是幾個禮拜,實在很怕會因為小事情而失去了李東海,如果可以,他真想給李東海一個類似名義上的牽繫。

「在想什麼?」一盤熱驣驣的泡菜炒飯放在桌上,但李赫宰看的不是食物,是一臉疑惑看著自己的李東海

「沒什麼,東海,我們等一下一起出去逛逛吧!」拿起湯匙,李赫宰笑得像個期待出門遊玩的小孩

「好啊,但是你不會太累嗎?」嘴上是答應了,李東海還是擔心李赫宰這樣會太勞累

「不會,只要跟你在一起都不會累。」親了一下李東海的額頭,李赫宰回以一個讓他放心的笑容

 

 

吃飽喝足後,兩人一起在米蘭有名的精品大道逛著,到喜歡的店看了又看,看不到喜歡的東西又換下一家,前前後後逛了五、六家,最後李東海停在一家店前,而發覺到身旁的人沒有跟上自己的李赫宰回頭一看,發現李東海站在一家店前看著裡面的東西發呆,走近一看,原來是一家飾品店,而李東海的眼神直盯著一對戒指。

沒有過多的裝飾,純銀的表面帶點淡藍,上頭刻著看不懂的文字,特別的是,兩個戒指是相扣在一起的,如此特別的設計,難怪李東海會停下來看。

看著李東海看對戒的表情,李赫宰輕輕一笑,似乎想到了什麼。

「想要嗎?」

「啊!?沒...沒有,只是覺得好看而已。」聽到李赫宰的聲音,李東海回神的否認「走...走吧,我們去吃點點心吧。」

推著李赫宰離開那家店,李東海在李赫宰看不到的角度回頭看了一眼。

李赫宰知道李東海在想什麼,因為他想的跟他所想的是一樣的事,瞭解李東海的個性,所以還是暫時瞞著他好了。

 

 

 

 

一個禮拜後。

「起範啊...」李東海趴在吧台上看著裡面的忙碌著的金起範

「什麼事?」認真擦著杯子的金起範沒有抬頭,只是輕聲的回應

「你覺得...我跟赫宰...會結婚嗎?」

一個問題,吸引了金起範,他從杯子的世界抬頭,挑著眉看著李東海,怎麼這個問題有點熟悉...啊...前幾天李赫宰也問過他類似的問題。

「...會吧。」既然李赫宰都問過了,那應該就會了

「你怎麼可以這麼肯定?」看到金起範回答的如此迅速正確,讓李東海疑惑了

「因為赫宰哥問過。」放下手中最後一個杯子,金起範淺笑的說著

李赫宰問過!?李東海驚訝地瞪大眼睛,果然他們倆個想的是一樣的,李東海內心不由得開心著。

「起範。」正當李東海還想說些什麼時,店門口出現了一位高挺帥氣的男人,面帶著微笑「下班了嗎?」

「恩,等我一下。」男人的出現讓金起範露出了平時不常見的表情,看的李東海馬上明白男人對金起範來說是什麼身分了

「東海哥,想結婚就跟赫宰哥說吧,店就麻煩你收拾一下了。」說完,金起範快速的到男人的身邊,兩人牽著手甜蜜的離開

李東海微笑的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只到沒了身影,李東海才轉回頭,看著那杯為自己煮焦糖瑪奇朵想著。

如果兩人真心相愛,是不是就會想給彼此一份名分的牽繫,如果李赫宰問過金起範跟自己一樣的問題的話,就表示李赫宰也有同樣的想法,那他就該跟李赫宰講自己所想要的。

因為愛情總是會有某一方多了那麼一點點的自私,想一輩子跟著對方,想盡辦法讓彼此的愛不會消失。

一陣鈴聲打破了李東海的思想,是一通國際電話,想應該是李赫宰,李東海開心的接起電話。

「喂...」話筒那邊的聲音,讓李東海驚喜了一下,遙遠的那一方傳來一個開心的消息,對方的幸福愉快的聲音,也感染了李東海

 

 

 

 

 

創作者介紹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