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學盛的話讓李東海驚訝了他的父親早就過世已久為什麼還有父親的出現不只李東海驚訝連知道他過去的權芝羽也嚇了一跳李赫宰反而是疑惑他們的態度朴正洙則是什麼話都沒說沉著臉的看著一切。

「這是什麼意思?我父親?我父親早就已經過世了。」

「李東海先生,有太多事是你不知道的。」金學盛拿起了李東海眼前的資料袋,拿出了一張紙「這張是你跟李氏集團現任董事長的DNA鑑定書,上頭的資料清清楚楚的寫著你跟李董事長是父子。」

「你可以再說清楚一點嗎?」李東海忍不住皺眉了

「真是不好意思,鐘雲啊,你來說可能會比較清楚。」金學盛對站在一旁的金鐘雲招了招手,金鐘雲點了點頭

「東海少爺,你的親生父親其實是李氏集團的董事長,而你所說的“親生父親”其實只是養父,他還有個身分就是,李董事長的弟弟。」金鐘雲有條理的說著,也讓在場的所有人全明白李東海的身世

「騙人,我從來沒聽我母親說過這件事。」李東海瞪大了雙眼,原來他不是父親親生的,那他母親呢?「那...那我母親呢?是不是...」

「東海少爺不用太擔心,你母親跟你是有血緣的。」金鐘雲輕輕一笑,打破李東海內心的不安

「哥,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權芝羽拉了拉朴正洙的衣角,疑惑的看著他

「我回去再說。」朴正洙把手指放在唇上,示意權芝羽先不要問,他轉過頭看向李赫宰,看到他直盯著李東海的背影,或許李赫宰跟李東海一樣,都想知道答案

「這裡人太多了,李東海先生,是否我們明天找個時間談談?」金學盛重新把資料袋整理好,拿給了李東海

其實李東海很想繼續聽下去,抿著嘴唇若有所思的樣子「好,就明天。」

「很謝謝你的合作。」

「哥,我先走了。」走向李赫宰,後者早已準備好自己的手,等著李東海去牽

牽起李東海的手,李赫宰先是溫柔的對眼前的人笑「哥,我們先走了,小羽,再見。」

兩人離開後,金學盛把眼神轉向朴正洙「剛剛那位是...」

「東海的戀人,我勸你不要想拆散他們。」話說得明白,朴正洙知道李東海一路走來很辛苦的

「朴先生不用太擔心,我會尊重李東海先生的。」

「那個...之後東海哥會回去李氏集團嗎?」權芝羽突然插話

「這個就要看東海少爺,老爺有說過,少爺做什麼決定他一概都尊重。」金鐘雲說完,鞠了個躬「時間不早了,我們先離開了。」

目送兩人離開後,店裡只剩朴正洙跟權芝羽,朴正洙嘆了口氣坐了下來。

「正洙哥...」權芝羽識相的倒了杯水給朴正洙

「好好好...我知道,我會講給妳聽的。」揉了揉太陽穴,朴正洙對權芝羽有點哭笑不得,真是一個愛操心的妹妹啊

 

 

 

 

李赫宰握著李東海的手很緊,像是害怕身旁的不見似的,李東海心裡也知道李赫宰在擔心什麼,相對的,他也害怕,他害怕有可能會跟李赫宰分開。

「赫宰...」李東海停下腳步,看著兩人緊握著的手

「怎麼了?」

「...我不想跟你分開。」

眼前的人頭低低的,看不到任何表情,李赫宰抬起李東海的臉,看著那雙已經含滿淚水的眼睛,輕輕一笑。

「不會的,我們不會分開的。」說著,但是李赫宰心裡還是很怕,只是他不希望李東海這樣胡思亂想

聽到李赫宰的話,李東海的眼淚瞬間滑落,一鼓氣的往李赫宰的懷裡鑽,突如其來的動作嚇的李赫宰慢半拍的緊抱著李東海。

顫抖的身體,沾在衣服上的熱淚,完完全全感受到懷裡的人是多麼不安,讓人心疼。

「放心,多大的困難,我們都一起撐過去。」環抱的手加緊了力道,想藉此撫平李東海的不安

 

 

 

一大早,李東海坐在床邊看著還在熟睡的李赫宰,眼神滿是複雜,他想起昨晚李赫宰不斷對他說著〝不要害怕。〞,是啊,現在他不能害怕未知的未來,他應該要對他們的未來感到有希望。

整理好一切後,李東海在李赫宰的唇上輕輕一吻「赫宰,拜託你了。」

說完,李東海一個人赴約去了。

李東海只約了金鍾雲,因為他不喜歡金學盛的眼神,像是想得到某種利益的眼神,令他看得不舒服,金鐘雲剛好相反,他散發出了誠懇的態度,眼神也很認真,如果不是板著那樣的撲克牌臉的話,李東海覺得他算是親切的人。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沒了身上的西裝,穿著輕便的金鐘雲整個人像是鄰家哥哥似的

「不會。」李東海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咖啡

早晨的咖啡廳人很少,很適合平靜的談事情,選了鄰區的這家咖啡廳果然是對的。

「那就直接切入正題了。」

李東海點頭,拿出資料袋「我想問,我的父親是李氏集團董事長的弟弟是怎麼一回事?」

金鐘雲先是一愣,後開始了李東海未出生前的故事,那是一段悲苦的故事。

 

 

 

 

李東海的母親原先是在李氏大宅裡工作的女傭,因為出色的外表和工作上的傑出,引起李家大少爺,也就是李東海的生父的注意,進而開始追求李東海的母親。

不料,李東海的母親以〝沒有傭人跟主人相愛而被祝福的好例子〞為理由拒絕了,還在當少爺的李東海的父親,但這樣的理由沒有讓李東海的父親退縮,反而強烈追求,在這同時,李東海的養父剛好留學完回到李氏大宅,間接耳聞自己的哥哥正在追求一名女傭,原先笑著自己的哥哥很傻,笑說〝李氏集團的繼承人跟一名女傭在一起,這讓外界知道別人會怎麼想?〞

但在看到那名女傭後,李氏小少爺也跟著愛上了這名女傭,但是就算已經知道她是自己哥哥所喜歡的人,但是做為弟弟的哪有跟大哥搶女人的道理,漸漸的只能默默看著那個吸引他,讓他情不自禁愛上的女傭,也看著自己的哥哥是如何追求她,雖有不甘,但都只能是默默的。

 

 

就在某一天,李氏集團的前董事長告知了李東海的生父,必須跟另一個集團的千金政策聯姻,這樣的消息打擊了心裡愛著別人的大少爺,而一旁的小少爺只是在心裡為這件事開心著,哥哥跟別人結婚,這樣他就有機會了。

但就在當天晚上,因為自己的人生就這樣被設定而心情不好喝了酒的大少爺,在醉意驅使之下進了李東海生母的房間,強迫著這個自己很愛,但對方不愛他的女人跟他發生關係,女人強力的阻止,但終究敵不過男人的力量。

隔天,男人在一陣陣女人的哭泣聲醒來,轉頭一看,他傻了,他做了什麼!?他竟然傷害了自己最愛的人,女人抬頭看見他醒來了,眼神充滿了恨意。

「就算你是少爺,也太欺人太甚了!你這個畜生!」嚴厲的指控,發洩了前些日子來所有的情緒

被這句話吼得一愣一愣的大少爺,瞬間明白了一件事,就是女人完全不愛自己,他對她付出了那麼多,卻還是得不到他的愛,既然這樣,那他放手,放手並遠離她的身邊去跟另一個從未見面的女人結婚。

事後當天,李東海的母親立刻辭職離開了李式大宅,在知道這件事情後的小少爺,馬上攔下了準備好行李要離開的李東海的母親。

「不要離開。」雙手敞開阻擋了去路

女人沒有講話,反倒疑惑的看著他,沒辦法了,他只好說出長久以來想說的話,沒錯!就這樣豁出去吧!

「我說...不要離開,不要離開我身邊。」

「...你們兩兄弟是怎樣?到底是要我怎樣!?為什麼要一直這樣糾纏著我!?」女人大吼著,好不容易她要離開這裡,離開那個讓她受辱的男人,現在還來一個要她不要離開

「不...不是...我跟我哥不一樣,我...我可以給妳幸福。」慢慢走向女人,越來越近,直到他抱住了她「一直以來我都很喜歡妳,要不是因為我哥哥,我早就想追求妳了。」

聽到這些話,女人哭了,哭得不能自己,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然很想在眼前這個男人的懷裡哭,突然很想他保護自己,就像這個男人講的,他可以給她幸福,那這樣,她願意跟男人在一起。

 

 

在那之後,李東海的養父決意要跟家裡斷絕關係,並跟李東海的母親一起離開,原本李家兩老是不答應的,但在看到自家小兒子眼神裡的堅定,只好不得不放手讓兩人離開。

而在這過程中,李東海的生父完全不敢看眼前手牽緊緊的兩人,一半是對李東海母親的愧疚,一半是對自己弟弟的忌妒,為什麼?他費盡心思的想讓她愛上自己,卻都徒勞無功,弟弟卻只是用一句話就讓她願意跟他走,這是為什麼?

「大哥,再見了。」這是自己弟弟留給他的最後一句話,以及女人留給他的,是最後一眼的背影

兩人離開後,完全音訊全無,像是人間蒸發似的,李東海的生父試圖想找到兩人,卻任何消息都沒有,就這樣兩人失蹤了十五年。

直到十五年後,他收到了一封匿名的信,他遲疑的打開信封,著實嚇了一跳,是他失蹤十五年的弟弟所寫的信。

 

 

 

 

 

    全站熱搜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