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叔,今年一樣拜託你了!」一推開門,李東海就開心的大喊著

「你們來啦,好久不見了...唉唷!有新朋友啊!」被稱做朴叔的中年男子看到李赫宰和李東海開心的像是看見許久不見的孩子似的

「是啊,他叫曹圭賢,是我跟赫宰高中的朋友。」把曹圭賢推到朴叔面前「圭賢,這位是朴叔,我跟赫宰每年都會到他這裡住宿。」

「您好,我叫曹圭賢。」有禮貌的行禮,面對第一次見面的長輩,曹圭賢顯得有點緊張

「你好啊!這孩子真有禮貌,不像你們兩個。」

「朴叔,那是你還不了解這小子的個性。」搭上曹圭賢的肩,李赫宰笑著

「哈哈...是這樣嘛,圭賢,就當自己家,有什麼需要跟朴叔講。」

「好的。」

「朴叔,正洙哥在嗎?」李東海期待似的講了個曹圭賢沒聽過的名字

「在這裡啦!真是的,在二樓就可以聽到你們的聲音了。」一個看起來只大李東海他們幾歲的栗髮男孩從樓梯上走了下來,臉上帶著無奈的笑

「正洙哥!」看到朴正洙,李東海立即上前抱住

「唉呀!不要抱那麼緊,你怎麼就不能長大點啊。」

「呵呵...啊!正洙哥,這是圭賢,我跟赫宰的朋友。」把朴正洙拉到曹圭賢的面前

「你好,我是朴正洙,在這裡就當自己家吧。」朴正洙微微一笑,一邊的梨渦跟著漾起,十足親切感

「你好!」看到朴正洙友善的伸手,曹圭賢馬上伸出手握著

「正洙啊,你帶他們三個去房間吧,我來煮點吃的給他們。」朴叔邊說著邊走進了廚房

「知道了,你們過來吧。」朴正洙招了招手,三個人拿著行李乖乖地跟在後面

 

 

朴正洙的家是個離海很近的歐風外觀民宿,四樓的透天建築足夠看到整個海景,朴正洙領著三個人到一間三人房,一打開門就看到了一大片的落地窗,窗外的風景就是一大片的蔚藍海洋,海面閃耀著光輝,看得李東海三人都很開心。

「這間的風景是最好的,算是給新朋友一份見面禮了。」一直站在門邊的朴正洙說著,看著已經在房內東跑西跑的弟弟們興奮的模樣感到開心

「哥,謝謝你了。」李赫宰走到朴正洙身旁道謝著

「真的很謝謝你。」曹圭賢也湊了過來,臉上的笑容看得出興奮

「嘖嘖...這孩子真的跟你們不一樣...你們先休息吧,等等下來吃飯。」把鑰匙交給了李赫宰後,朴正洙叮嚀個幾句就離開了

「如何?」突然李赫宰看向了曹圭賢,只見他不明白的表情,讓李赫宰笑了「不懂我的意思?我是說這裡的風景如何?正洙哥他們人很好吧。」

「啊...原來...恩,我很喜歡這裡。」

「我們快去吃飯吧,然後...」李東海一臉興奮的勾著兩人的脖子「我想快點去海邊玩!」

「呵...知道了。」看到李東海的笑容,李赫宰也跟著笑了,輕輕摸了他的頭

「你們先下去吧,我整理一下東西。」拿下李東海放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曹圭賢微笑著,但那笑容是勉強的,像是在隱忍著什麼似的

「等一下再整理就好啦,沒關係的。」看不出曹圭賢眼中的情緒,李東海拉著曹圭賢的手

「不,我想現在整理,我怕等一下就忘了。」抽掉被拉住的手,曹圭賢輕輕地把李東海推向李赫宰「你們快先下去。」

「可是...」

「東海,我們先下去吧,不要為難圭賢了。」李赫宰拉住了正要開口的李東海,皺眉的看向曹圭賢

「喔...好吧,那圭賢你要快點喔,不然東西會被赫宰吃完的。」聽到這樣的話,讓心中情緒有點緊繃的兩人頓時笑開了

「什麼啊!?明明就是你比較會吃!」

「廢話少說,快走啦!」

兩人就這樣邊鬥嘴邊離開了房間,在門被關上的那一刻,曹圭賢清清楚楚地看到李赫宰伸手牽住了李東海的手,緊緊握著,一切都那麼自然,看的曹圭賢既羨慕又苦澀。

確定兩人的離去,曹圭賢一個放鬆,整個人躺在床上,大口的喘氣著,腦部的腫瘤剛剛突然脹痛了起來,為了不讓李東海知道,曹圭賢忍痛忍得很辛苦。

躺了一回兒,疼痛的感覺減緩了,曹圭賢才起身拿出包包裡的藥,那是應急時的藥,曹圭賢並沒有帶三餐要吃的藥,怕的就是被發現,所以只帶一小瓶,好不被發現。

「真是該死的東西...」看著手中的小藥丸,曹圭賢苦笑著,臉上盡是無奈

 

 

三人吃飽喝足後,馬上開心地跑到海邊,就像小朋友般地奔跑著,跑在前頭的是李東海,奔跑的速度讓在後頭的李赫宰和曹圭賢都跟不上,同時曹圭賢也訝異著李東海對海的喜愛是如此的瘋狂。

「那傢伙一到海邊就像個瘋子了。」決定不跟著李東海跑了,李赫宰停下腳步喘氣著,想到什麼似的,他轉頭看向一旁氣喘得比他還大的曹圭賢「你還可以吧?」

「呼...呼...還...還好...」深吸了一口氣,曹圭賢笑得燦爛「放心吧!我剛剛已經吃藥了。」

「那就好,你...」

「赫宰!圭賢!正洙哥說那邊有個岩洞可以進去,我們進去看看好不好?」李東海突然的插入,讓李赫宰還沒說出的話縮了回去

「恩!好啊!赫宰,走吧!」

「嘖!知道了!」李赫宰斜眼看了李東海一眼,才答應一起跟去,此時他在內心埋怨了一下李東海,如果再差個幾秒,他就能問出曹圭賢到底想對李東海做什麼了

三人到了朴正洙說的岩洞,既使是白天,岩洞裡面還是一片漆黑,但不同外頭的炎熱,洞內的氣溫令人感到涼爽。

「好暗喔,我們應該帶個手電筒的。」

「東海,你怕黑啊?」聽到李東海的話,曹圭賢忍不住想逗他

「才...才沒有,只是很暗看不清楚而已。」裝作無謂,李東海瞪了一眼曹圭賢

「呵呵...」逗到了李東海,曹圭賢開心的笑著,手也不自覺的牽上李東海的手

意識到曹圭賢牽著自己的手,李東海抬頭看向了曹圭賢,見他只對自己輕輕微笑,李東海也沒說什麼,移開了視線。

在後頭的李赫宰當然把這一幕盡收眼底,表情越來越難看,一想到剛剛在離開房間要去吃飯前,他牽住了李東海的手時,被他罵了一頓,越想越生氣,都是牽手,為什麼李東海沒有罵曹圭賢?而李赫宰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吃曹圭賢的醋,走在兩人的後面死盯著那牽著的手。

「對了,我們可以跟正洙哥提議說要玩試膽遊戲啊!」曹圭賢停下腳步,開心的說著,這樣的提議也引起其他兩人的興趣

「好啊!晚點跟正洙哥說一下。」

「恩!很久沒跟他一起玩了,說不定他會答應!」

 

 

到了晚上,朴叔為三人準備了烤肉大餐,同時李東海把曹圭賢的提議告訴了朴正洙,而朴正洙也答應了。

「那我們明天就去吧!」聽到朴正洙的回答,三人開心的歡呼著

「等一下!」大喊了一聲,開心的三人看向發出聲音的人-朴正洙「後天吧,我明天晚上有事。」

「啊!?」

「這是在你們來之前就決定好的事,所以別叫了。」

「喔...好吧,那就後天。」李東海有點小失望的嘟著嘴

站在一旁的李赫宰看到李東海這副可愛的模樣,手不禁的摸上了李東海的臉頰「別難過了,又不是不能玩了。」

意識到臉上的手,李東海抬頭一看,臉立刻脹紅了起來,因為李赫宰正用著深情寵溺的笑容看著自己,這是以前都不會有的表情,為什麼現在要用這樣的表情看自己?李東海滿腦子的疑問。

突然,李赫宰一個力道,捏了稍稍恍神的李東海一下,剛剛深情的表情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欠打的笑容。

「我知道我很帥,但我的臉可不能讓你吃啊。」

「呀!李赫宰!」李東海瞬間回神,生氣的追打著李赫宰

正在烤肉的朴正洙笑的一臉無奈看著打鬧的兩人,餘光瞄到了曹圭賢正悶著臉的吃著他烤的肉,朴正洙在腦海裡轉了一轉,他明白所有的事情,也知道了曹圭賢心情不好的原因。

他早知道李東海喜歡李赫宰的事,就在前年還是只有兩個人來時,李東海親口告訴他的,那李赫宰呢,不會現在才發覺吧?那他還真是遲鈍,而曹圭賢很明顯的就是喜歡李東海,在李東海在介紹他給他認識時,從曹圭賢的眼神中就看得出他對李東海不一樣的情感,朴正洙搖搖頭,這些小朋友啊。

「圭賢,多吃點啊,最好讓他們沒東西吃。」

「啊!?」曹圭賢驚愕的看著朴正洙,認真的以為朴正洙要他吃完全部的東西

「哈!哈!你也太容易被騙了吧,我是看你心情不是很好,跟你開玩笑的。」說著,順手夾了一塊肉放在盤子上

「喔...正洙哥,謝謝你。」低下頭,曹圭賢咬著那塊熱騰騰的肉

「正洙哥,你偏心啊!只給圭賢吃。」停止追打的兩人像餓狼般的湊到朴正洙身邊

「我也要吃!」

「呀!你們兩個!」抵不過兩人的力氣,朴正洙只好把所有剛烤好的食物都給了李東海和李赫宰

「圭賢!一起吃吧!」李東海在曹圭賢旁邊坐下,分了一些食物給曹圭賢

「謝謝。」看了一眼盤子裡新的食物,曹圭賢開心的對李東海笑著

這次換坐在朴正洙旁邊的李赫宰臉色非常難看了,冷眼看了一眼看似甜蜜蜜的兩人後,才低下頭吃東西,看到這一幕的朴正洙忍不住笑了出來,笑聲也引起了李赫宰的注意。

「哥,你笑什麼?」

「呵...笑你傻啊。」喝了一口汽水,朴正洙看向李赫宰「笑你看不出東海對你的感情,笑你不知道你自己多喜歡東海。」

聽到朴正洙的話,李赫宰驚訝的連剛放入口的肉都掉了出來,瞪大眼的看著說出如此驚人言論的朴正洙。

「哥,你這是什麼意思?」

「真夠傻的你,東海喜歡你,你完全看不出來嗎?」戳了戳李赫宰的額頭「還有,你自己也喜歡東海,但你還是完全不知道,你剛剛已經洩漏出你在意東海,會吃圭賢的醋的表情了。」

「呃...」轉頭看向有說有笑的李東海和曹圭賢,李赫宰終於意識到自己剛剛為什麼生氣了

「圭賢喜歡東海,你也不知道嗎?」

「...不,我知道...我一直以為我只把東海當朋友,所以沒跟圭賢說什麼。」把頭轉了回來,李赫宰想到曹圭賢似乎也說過跟朴正洙類似的話,只是當時他並沒有特別去在意

「只是剛開始圭賢說過,不會因為他喜歡東海而改變我們的關係,但是,他在來這裡之前,跟我說他想跟東海告白,要我小心點。」

朴正洙挑了眉,這很明顯是在挑釁李赫宰,但眼前的傻子卻不知道,曹圭賢在想什麼,連他這個才第一天認識曹圭賢的人都知道了。

「啊!有流星!」李東海突然一聲大喊,令所有人抬起了頭

一顆疾逝而過的流星,漸漸帶出了一大片的流星雨,四個人安靜地看著上天為這盛夏送來的禮物,為心中有所苦惱的人們帶來一份希望。

 

 

 

 

神啊,謝謝你讓我能有這麼一個快樂幸福的夏天,也希望你能幫我實現我的心願。

神啊,請你告訴我,我該怎麼做,才能恢復那漸漸失衡的天秤?

 

 

我願意付出對等的代價,來成全一切。

    全站熱搜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