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能讓自己開心的海浪聲現在聽起來卻是那麼的哀戚

躺在床上李東海沒有任何一點睡意,腦海裡都是一幕幕的過往一閃而過,看著房外的月亮,想讓悲傷抽離,好可以安穩地入睡,但回憶總是帶點哀傷的。

「睡不著嗎?」李東海轉頭就看到李赫宰早已睜開眼「太久沒來,所以睡不著?」

聽到李赫宰的話,李東海翻身,對著李赫宰微笑,並且搖了搖頭。

「是這裡的一切都太懷念了,我一直在回憶著。」李東海湊近李赫宰,整個人窩在他懷裡

「在這裡的一切都太快樂了,讓我一直忘不了。」閉上眼睛,聽著李赫宰的心跳聲,感受著背後輕柔的拍撫,十足的令人安心

「如果當初我能早點發現的話,說不定就...」說著,漸漸李東海的聲音沒了,取而代之的是平穩的呼吸聲

李赫宰仔細一看,才注意到原來李東海睡著了,看著和詳美好的臉龐,李赫宰笑的溫柔,將人更往懷裡抱住。

李東海,是他這一輩子要守護照顧的人,以前讓他難過太多了,他不要再讓他因為傷心而流淚了,要哭,也要是為了開心的事情。

對於曹圭賢,李赫宰有說不出的複雜,當初的承諾,卻因為過失而變了調,讓承諾變成遺憾。

而朴正洙的話,還在腦海裡轉著,那些關於曹圭賢說過的話語。

 

 

「圭賢他說,他說他很慶幸有你這個朋友,也很謝謝你,明知道他也喜歡東海,卻還是肯幫他。」朴正洙說完,對李東海笑了一下

「圭賢他說,如果是他,一定不能像赫宰那樣的,因為是赫宰,所以他才很放心放手,他很放心你是跟著赫宰的。」

「哥,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當然,不相信你哥我嗎?」輕彈一下李東海的額頭,朴正洙一貫的溫和笑容始終掛在臉上

「...真是的...」李赫宰撇過頭,不想讓李東海和朴正洙看到他流眼淚

就算沒看到,朴正洙和李東海也知道,他們不想戳破,他們知道這十年來最壓抑的就是李赫宰了,這是讓他發洩最好的時機,兩人也只是相視而笑著。

「這個,是圭賢要給你們的,今天終於到你們手上了。」將信遞到他們面前,朴正洙覺得自己任務算是結束了

接過信後,兩人並沒有馬上打開看,反倒是有默契地看著朴正洙,而被看的人感到莫名其妙時,突然被抱住了。

「怎麼了?你們兩個這是在做什麼!?」

「正洙哥,謝謝你,謝謝你幫圭賢,也幫我們。」

「哥,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以後不會再讓你這麼操心了。」

如此孩子般的道謝與道歉,讓朴正洙不自覺得一陣欣慰,張開手臂,拍了拍李赫宰和李東海。

「不要道歉,也不要感謝,你們對我來說就像是親弟弟,所以這是我該做的。」

三人維持相擁的姿勢一陣子,直到朴正洙的妻子告知可以吃飯後,三人才離開玻璃屋。

青春總是在懵懂與莽撞中度過,卻是永不停止的,我們反抗著成長,卻不知不覺地長大了。

 

 

 

 

東海:

   對不起,沒有事先跟你講我的身體狀況,也不要對赫宰生氣喔!因為是我拜託他的,所以不是他的錯。

還記得我曾說過我喜歡你吧,希望你不要認為我是開玩笑的,我真的很喜歡你,也很愛你,我很想把你留在我身邊,但我沒辦法這麼做了。

幸好,你的身邊還有赫宰,這樣我就放心了。

幫我多抱抱正洙哥吧,對我這個緣份極淺的的弟弟是那麼的幫忙,我很感謝他,幫我好好謝謝他。

跟赫宰要幸福,連同我的份一起幸福吧,我不要你流著眼淚的看這封信,要開心的笑!你的笑容,是我愛上你的原因之一,所以不要哭了,我會捨不得的。

今生來不及用我的全部來愛你,下輩子,我希望我能再次抱住你,然後再一次告訴你,我很愛你,之後再將一切全獻上給你。

原諒我先離開了,我很慶幸能遇到你,讓我的人生增添了很多色彩,所以我並不感到害怕離去的感覺,因為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東海,謝謝你,謝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裡。

我愛你。

 

                                圭賢

 

 

 

 

赫宰:

   赫宰啊,對不起啊,讓你因為我的自私而為難了,我有跟東海說了,要他別怪你,所以你要好好陪在他身邊,讓他每天都開開心心的。

能有你這麼一個有義氣的好朋友,我感到很幸運,換作是我,或許無法做到,但因為你就是這麼的善良,所以才讓我更覺得感謝。

好好照顧東海,別讓他受到傷害了,我相信你做得到的,因為你比誰都還要了解東海的個性,這也是我很放心的原因。

我喜歡東海,也很喜歡你,我很喜歡你身上散發出來的快樂因子,你的笑,讓我能忘卻煩惱,就連病痛都能暫時忘記了呢。

我也喜歡你對待東海那樣的溫柔,從你眼神中能清楚的看到你的用心和愛,所以我甘願輸給你,就是因為你,東海才會這麼的愛你,當然我也是。

赫宰,謝謝你當我的朋友,謝謝你為我所做的退讓,因為你為我所做的事,而讓我沒有其他的遺憾了,來生再當好朋友吧!但東海必須是我的(笑)!

謝謝你,好朋友,你的出現讓我的生命變得很多采多姿。

 

                                圭賢

 

 

 

 

注意到副座的李東海睡著了,李赫宰將放在後座的外套輕輕蓋在李東海身上,見他微微的挪動一下身體後又繼續沉睡的樣子,李赫宰笑了,看來昨晚在朴正洙的民宿沒有睡飽。

將視線移回前面繼續專心開車時,手機的鈴聲就響了,怕吵醒李東海,李赫宰趕緊接了起來,是出版社的總編。

「喂?你好,是...好,我會盡快的,好...謝謝。」結束通話後,李赫宰又看了看李東海睡得安穩的樣子

「唉...新稿子啊...」想了一下剛剛的通話內容,李赫宰想到什麼似的,微微一笑

 

過了一個月後,李赫宰從出版社回到家,一開門就看到李東海在廚房裡忙進忙出的,帶著好心情走了進去,一把從後面抱住李東海。

「回來啦,總編怎麼說?」給身後的李赫宰一個微笑,李東海轉過頭繼續注意著火爐上的料理

「很好啊,他說這可能又會是一本新的代表作。」

「真的!?這次是寫什麼樣的故事啊?之前問你都不說。」驚訝的轉過身,想到幾個禮拜前李赫宰一直故作神秘,完全不讓自己看原稿,李東海有點小小的不開心的看著李赫宰

「再過兩個禮拜你就知道了。」發現到李東海微微皺起眉頭的模樣,李赫宰只好親了親他的額頭安撫著

「恩...好吧,快去洗手,吃飯了。」

「好!知道了。」

 

 

兩個禮拜後,李東海趁著工作空檔,到工作室附近的書店逛了逛,忽然,他看到一本新書,是李赫宰的新作品,標題是"白夏",正當要拿起一本翻閱時,一旁跑來了三個女高中生。

「啊!就是這個!」

「這是銀赫的新書嘛!?」

「對啊!聽說是用他的親身經歷下去寫的。」

「對了,我聽說他不是有個情人嗎?是男朋友對吧!」

「對啊!對啊!這就是在寫跟他男朋友的事啊!」

聽著女高中生的話,又看了看封面上的插畫,三個男孩的背影,還有一大片無際的海洋,李東海已經明白李赫宰這次新書的內容了。

笑著拿起三本”白夏”,李東海對那三個女高中生笑了一下。

「是兩個男朋友喔!」說完,李東海頭也不回地到櫃檯結帳

留下不明白他話中意思的女學生,呆愣地看著他的背影。

李東海回到家後,馬上進到李赫宰的工作房,將一本新書遞到他面前,李赫宰有點驚訝地看著。

「你怎麼自己買了?你要的話...」

「簽名吧!大作家。」李東海不改笑容,等著李赫宰的動作

不疑有他,李赫宰只好乖乖的簽名,在把筆放回原位時,李東海馬上吻住了他,動作輕柔的,沒有太過深入,很快地離開李赫宰的唇。

「男朋友,我愛你。」

「你這是在做什麼啊?」突然的告白,李赫宰害羞的不敢看李東海

「呵呵...圭賢也是男朋友啊。」看到李赫宰臉紅的樣子,李東海笑的更開心了,坐上了大腿,抱住李赫宰

「恩...是啊...」意識到李東海想說的話,李赫宰輕輕一笑,環住李東海的腰「那我親愛的男朋友,你還有什麼想做的嗎?」

「什麼想做的?什麼意思?」李東海呆呆的看著李赫宰,突然身下的人一個微笑,一股氣的抱起他,這下李東海知道他要幹嘛了「等!等一下!」

「不等!」去的方向就是兩人的房間,不久甜蜜濃郁的氣氛在房間裡散開了

對李赫宰而言,將十年前的事化作一本書,是一種對自己內心的豁達,對曹圭賢的感情也是一種交代。

都是為深愛的人做的事,方式不同,但份量是一樣的。

 

 

 

 

看來只有幸福的過日子,才能彌補以往的遺憾。

我們沒有失去,反而得到更多,因為心中多了點思念,而思念讓我們像是停留在那年,快樂的回憶,沒有誰離開,因為一直留在心底,那感情才更加珍貴。

 

 

我們沒有跟那年的夏天說再見,因為它一直在我們周圍環繞著。

 

 

 

 

 

 

 

 

 

[ END ]

    全站熱搜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