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不對手要這樣擺水要慢慢倒才行。」拍了拍李赫宰的手,權芝羽一再調整了他的動作慢慢的。」

咖啡廳一打烊,權芝羽就迅速的拉著李赫宰到廚房進行特訓,而李東海因為不放心也跟著進去了不過他只能在一旁觀看李赫宰被權芝羽罵的很悽慘

說到對咖啡的執著,李東海想店裡應該沒有人能比得過權芝羽想當初自己也是被罵的慘不忍睹想到這裡又看到李赫宰現在的模樣簡直跟以前的自己一模一樣李東海忍不住笑了

正在重新滾水的李赫宰看到李東海在一旁笑的很開心的樣子,心理想著〝我做的很差嗎?〞,看著李東海的笑容李赫宰又失神了完全沒注意到沸水已經超過權芝羽告訴他的溫度

...李赫宰煮過頭了!權芝羽大聲喊著,嚇的李赫宰差點把瓦斯上的水打翻「你在恍神什麼?」

湊近李赫宰權芝羽有點生氣的問著從剛剛李赫宰就一直很不認真,一直發呆著這樣會煮的好才怪!她內心對咖啡的執著又燃燒了起來

!?沒有呀!我一直看著呢。」驚魂未定的說著,但李赫宰的眼神小心的飄向李東海的方向只是人已經不到跑到哪裡去了

最好...算了今天到這裡吧!」跟著李赫宰的眼神方向看權芝羽大概明白原因無奈的放過他

?真的?」以為自己聽錯了,李赫宰傻傻的問不料接收到的是權芝羽的瞪視...我知道了。」

「結束啦?」從門口走了進來,李東海手上拿著一盤大蛋糕吃蛋糕吧這是希澈哥特別給的。」

放下蛋糕李東海拿了把叉子給李赫宰權芝羽則是轉身開始收拾東西看到這一幕李赫宰好奇的問了

「小、小羽,妳不吃嗎﹖」生澀的叫著權芝羽,只見她轉了過來

「不要,希澈哥特別給的,我不要。」一口拒絕,權芝羽看了李東海一眼只有東海哥吃得下。」

李赫宰覺得奇怪看了一旁吃的很開心的李東海李赫宰不疑有他挖了一口吃結果......

哇!這怎麼那麼甜啊!」李赫宰大叫著權芝羽一副"早說了吧!"的樣子看著,還吃的很開心的李東海則一副不明白的看著大驚小怪的李赫宰

會嗎?很好吃啊!」李東海很享受的邊吃邊說著

明明就太甜了。」李赫宰否定心想金希澈是不是故意的

看來你的味覺沒問題。」甩了甩手上的水權芝羽好玩的笑著希澈哥這時候做的蛋糕都很甜,是一般蛋糕的三倍。」

咖啡廳的蛋糕的是金希澈做的但是這人是個極度嗜甜者,做出來的東西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因為這樣還被朴正洙警告過好幾次,但個性古怪的金希澈當然不可能就這樣罷手偶爾會給吃蛋糕的客人一個"驚喜"就像李赫宰這樣

倒了一杯水給李赫宰權芝羽又繼續說只有東海哥才吃得下去因為他們同類。」

接過杯子,李赫宰喝了一口後看著開心的像小朋友的李東海只覺得他很可愛嘴角不知不覺上仰了起來而看到這一幕的權芝羽瞬間明白了一件事原來李赫宰他......輕輕的笑著權芝羽覺得事情越來越有看頭了但是又覺得......

小羽妳不趕快回去嗎?太晚的話正洙哥又要生氣了。」神速的吃完蛋糕的李東海突然想到似的對著權芝羽說

...啊!對齁那我先走了。」抓起書包,權芝羽對李東海跟李赫宰揮了揮手急急忙忙的離開離開前還頗有涵義的拍拍李赫宰的肩

看不出權芝羽眼中的涵義李赫宰覺得被拍的莫名其妙還傻傻的看著權芝羽離去的背影

為什麼會被正洙哥罵?」在權芝羽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眼前李赫宰轉頭問著李東海

正洙哥跟小羽是表兄妹因為小羽的父母都在國外所以就拜託正洙哥照顧。」從椅子上站起來,李東海開始做最後整理

見狀李赫宰跟著一起幫忙兩人合作之下很快的把所有事情全做完了

兩人換完衣服後才發現整間店只剩他們其他人早就回去了突然李赫宰的肚子開始叫了起來想當然李東海也聽到了兩個人互看對方笑了起來

我們去買東西吃吧!」下意識的牽起李東海的手往前走,李赫宰沒看到身後的人正漲紅著臉

 

 

走在路上很久過程中李赫宰的手都緊緊牽著李東海而後者不知道為什麼他要牽著自己但他知道自己對眼前的人感覺很不一樣權芝羽帶他進入店裡自己與他的眼神對上後李東海就被李赫宰黑的像深淵的雙眼給吸引

「還是在這裡買好了。」李赫宰突然在一家便利超商停了下來

...啊?喔好啊!原本低著頭的李東海聽到李赫宰說話趕緊抬頭

你怎麼了?...臉怎麼紅紅的?注意到李東海臉上的奇異之處李赫宰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的手正緊牽著李東海的手這才慌亂的放手...對不起。」

沒關係...我我們快進去吧!」快步的越過李赫宰李東海又低下頭想藏住自己紅的像蘋果的臉

李赫宰也不知所措的跟在後面他不知道自己會不自覺的去牽李東海的手,現在的李赫宰害羞到不知該如何面對李東海難道自己對他......

看著李東海認真挑選晚餐的神情臉上還殘留著沒有完全退消的紅暈李赫宰不得不承認他真的被李東海自然散發出來的善良純真給吸引給了

如果這是一見鍾情才認識一天而已又不清楚李東海對他存著什麼心那現在的李赫宰根本就沒有資格說什麼告白的話語

赫宰...你想吃什麼?」看到李赫宰站在旁邊沒有任何動作李東海拿著自己的東西問著出神的李赫宰

?喔!我...吃這個就好了隨手拿了一碗泡麵明白自己對李東海的感情後李赫宰不由自主的緊張

看了一眼手上的泡麵,又看了李赫宰李東海明白似的點點頭伸手拿過泡麵自徑的走到櫃檯

面對李東海的舉動李赫宰衝忙的拉住他「等等,你要做什麼?」

「結帳呀!難不成你要搶劫?」轉過頭,李東海眨著天真的雙眼看著李赫宰

,不是,我想說的是你拿著我的東西要幫我結帳?」李赫宰心想李東海不會以為自己沒錢所以要幫他出錢?那他可不想這樣

是啊怎麼了?」李東海當然知道李赫宰在想什麼所以才一聲不響的把他的東西拿走打算幫他

不要我不是沒有錢而且我也總不能一直受你照顧。」一把拿走李東海手上的東西這點東西我還出的起,所以讓我請你吧!」

說完,李赫宰馬上走到櫃檯一邊示意要李東海在外面等,還不忘給他一個微笑,看的李東海完全被陷住了。

抿了抿唇李東海乖乖的聽了李赫宰的話走了出去並回想李赫宰說過的話,那堅定的眼神,盯的讓他完全找不出反駁的話,只能瞪大雙眼看著李赫宰李東海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這樣一只要跟李赫宰對到雙眼感覺好像被下蠱般的不由自主

東海東海你怎麼了?」一出超商李赫宰就看到李東海蹲在店門旁隨手拿了一瓶飲料往李東海的臉冰上去

「!什麼!?」嚇的站了起來,李東海看到一隻拿著一瓶草莓牛奶的手以及笑的很開心的臉

呵呵...你醒啦在想什麼?想到都出神了。」把手上的草莓牛奶給了李東海

...沒有我們回家吧。」接過草莓牛奶李東海現在完全不敢直視李赫宰

點了點頭因為剛才脫軌的舉動李赫宰不敢有任何動作只是有點距離的走在李東海旁邊

 

 

 

 

你覺得......權芝羽放下手上原本在複習的課本欲言又止的看著緊盯電腦螢幕的朴正洙

怎樣?」聽到妹妹的聲音朴正洙難得抬頭回應權芝羽功課上有哪裡不會的嗎?」

...算了沒事。」放棄似的嘆了氣權芝羽又拿起手邊的課本

不明白權芝羽想說什麼朴正洙挑了眉一下又繼續把注意力留在在螢幕上

權芝羽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一種悸動與不安在咖啡廳裡看到李赫宰看李東海的眼神後就有這樣的感覺,不清楚是什麼因素,權芝羽只好故作無謂的樣子是對李東海還是李赫宰她完全不知道

我要去睡覺了正洙哥晚安。」收拾了桌上的東西權芝羽快步的走上樓進入自己的房間

看著權芝羽的身影消失朴正洙笑了一下原來也有這一天啊!」

 

 

 

 

十坪大的公寓空氣中除了食物的香氣還瀰漫著某種無法解釋的氣氛而李赫宰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樣的氣氛就在泡麵的湯快見底時李東海率先開口

赫宰你之後...有什麼打算?」緊握著李赫宰剛剛給的草莓牛奶李東海看著李赫宰的眼睛問著...不打算得到你父母的諒解嗎?」

......面對李東海的問題李赫宰沉默著

我想...他們應該還是很捨不得你的。」見李赫宰沒說話李東海又說著

不可能了對他們來說...我應該是失敗品。」眼一垂李赫宰不禁感傷起來他已經得不到任何原諒了

赫宰...」聽到李赫宰負面的話語李東海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東海我知道你是關心我不過沒關係啦!我已經決定這樣過了。」撐起笑容,李赫宰試圖不讓李東海太擔心自己

...你怎麼可以這麼傻啊!?」看到李赫宰的笑容李東海放鬆了心情他知道李赫宰並不想多談這件事

他們就像認識許久的朋友,那麼的體諒對方,那麼的為對方著想,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再跨出一步,比現在更近一步的接近對方。

 

 

 

 

 

創作者介紹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