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而精華的書房讓李東海感到不自在,除了沒見過如此華美的房間外,坐在面前的可是他的親生父親啊,李東海內心又多了緊張。

「東海啊,讓我好好看看你。」李昌修招了招手,慈愛的笑容不似商場上的威嚴

李東海慢慢走向前,就算椅子在旁邊了,他也不敢輕易的坐下,這樣的舉動也讓李昌修笑了。

「孩子,坐下吧。」聽到這樣的話,李東海才放心的坐下

在李東海坐下後,李昌修仔細的端看李東海的面容,看著看著,眼淚慢慢流了下來。

「太像了...真的太像了...」細念著,厚實的手摸上了李東海的臉龐

看到原本在商場上威風的李昌修,現在就像一般的慈父,真情流露,李東海馬上意識到,眼前的人不是他在報章雜誌上看到的那個遙不可及的李昌修,而是那個期盼和親生兒子見面的他的親生父親。

「孩子,你跟你母親長的真的很像。」握住李東海的手,李昌修放任自己的眼淚

李東海面對李昌修的眼淚完全不知所措,像說點安慰的話,卻找不到詞說,只好一手放在李昌修的手背上,輕輕的拍著安撫。

「...爸...爸爸...」叫了一聲李昌修最想聽的,李東海有點害羞的抿著唇,剛剛在心裡還在糾結著這兩個字

而李昌修聽到李東海叫自己爸爸時,完全不敢相信,瞪大眼的要李東海再叫一次「再...再說一次...」

「爸爸...」

「東海啊!我的兒子阿!」李昌修激動的抱住李東海,為這一刻感到開心

之後就像敞開了心房似的,李東海跟李昌修聊得相當愉快,從在朴正洙的咖啡廳以及咖啡廳的所有人,到怎麼跟李赫宰相遇,完全不像剛相認的父子,李東海想,這就是親情吧,跟養育他的養父一樣。

「東海,跟赫宰留下來吃飯吧,珍基那孩子知道自己還有個哥哥,很開心的」

「好的。」微笑,李東海對這重新來過的親情感到接受與開心

「我聽鐘雲說了,你真的不想回來繼承嗎?我知道我對不起你母親,但...」

「不是這樣的,我只是想盡心的去完成我想做的事,而且,我對商的東西,不是很在行。」尷尬的笑著,李東海覺得以母親的個性,應該會淡忘掉那難過得成年往事

「這樣啊...那你想做什麼呢?讓我這個不盡責的父親幫你吧。」

「呃...不用了,我想靠自己的力量去達成。」

「可是...」李昌修正想再說什麼時,就被敲門聲打斷了「...進來。」

「爸,不好意思,管家說晚餐已經準備好了,請您跟哥哥下去。」

「知道了,東海啊,一起下去吧!」拍了拍李東海的背,李昌修的臉上盡是笑容

「啊,爸,等一下,我有些話想跟東海哥說。」李珍基趕緊拉住跟在李昌修身後的李東海

「呵...好,那你們兩兄弟就好好聊一下吧。」因為李珍基的舉動,李昌修笑得更開了

等到李昌修離開後,李珍基看著李東海,眼神中透露著什麼。

「哥,雖然第一次見面就這樣拜託你,但還是...」李珍基臉上充滿羞澀的表情 

 

 

晚餐時間,四人用餐十分愉快,而李昌修對李赫宰感到很滿意,對李東海無為不至的照顧,在餐桌上顯露無疑,雖然剛開始知道兒子的情人是個男人時,有點難以相信,也不知道該怎麼接受,但再看到兩人相處的樣子,李昌修也感到釋懷。

李東海雖然現在表情上沒有太大的變化,但其實他一直在想著剛剛在書房裡,李珍基對他的請求,他萬萬沒想到李珍基會去纏上如此棘手的人物,想到這,他忍不住笑了,這一笑,吸引了剛好幫他夾菜到碗裡的李赫宰。

「在笑什麼?」

「沒事,謝謝你。」夾起李赫宰剛剛幫他夾的菜,李東海瞄了一眼李珍基,笑著把菜吃進嘴裡

這樣鬼靈精的樣子,讓李赫宰摸不著頭緒,卻也覺得李東海這樣很可愛。

一頓晚餐吃下來,李東海感覺到很滿足,也很開心,一旁的李赫宰看到他臉上的表情也感到愉快,好久沒看到李東海開心的表情了。

兩人在離開李氏大宅前,李東海向李昌修承諾,有空會多多回來跟他相聚,好彌補過去二十幾年的空白親情,而李東海對李珍基則是意有所指的笑了笑,又點了點頭,不知為何,李珍基就是看得懂這樣的暗示。

 

 

 

 

「你剛剛在跟珍基暗示什麼?」回程的路上,李赫宰牽著李東海的手晃啊晃的問著

李赫宰很喜歡牽著李東海的手,兩人並肩一起走路的感覺,所以剛剛離開李氏大宅時,拒絕了金鐘雲想送兩人回家的好意。

「呵呵...你想知道?」李東海抬頭對著比自己高一點點的李赫宰笑著

「當然想知道,你們才第一次見面就有秘密了?」李赫宰挑眉得看向李東海,老實說他是有點吃醋了

「呵呵...生氣啦?好啦!跟你說...」一手對李赫宰招了招,要他低下頭靠近自己,小聲的在李赫宰耳邊說著「珍基他啊...喜歡小羽。」

「什麼!?這怎麼可能?他們又不認識。」李赫宰驚訝得瞪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

「這是真的,他們是認識的,珍基告訴我,小羽跟他同高中,他們是熟識的學長學妹關係。」微微一笑,李東海剛聽到時也很驚訝,沒想到李珍基會對權芝羽有情感,那個平時嚷著沒人愛的權芝羽其實是有人愛的,只是暗戀者不敢說罷了

「所以...你想幫他?」

「恩!我覺得珍基跟小羽蠻配的,所以...」李東海笑的眼睛都瞇了起來

「呵...你開心就好。」摸著李東海柔順的髮絲,李赫宰被他的笑容感染,跟著開心的笑了

兩人牽著彼此的手,一起走會屬於兩人的公寓。

 

 

 

 

寧靜的凌晨時刻,鈴聲突然大響,床上的人似乎無動於衷,而電話那頭的人也不放棄似的,一通接著一通,直到了第十通,床上的人終於投降的接起電話。

「喂...」睡意正濃,但聽到熟悉的聲音時,頓時清醒過來「呀!臭小子!知道現在幾點嗎?現在是我金希澈的睡美容覺的時間耶!就算你那邊是白天也不能這樣啊!」

既然是熟人,金希澈先罵了再說,罵完後,只聽到電話那頭發出了慣有的傻笑聲,而後溫和厚實的嗓音說出了驚人得消息。

「什麼!?那要回來多久?」原本憤怒的情緒瞬間轉變成驚訝,那端溫和的聲音繼續說道,金希澈只是靜靜的聽著

「...我知道了,幾點到韓國?我去接你。」之後就只是輕聲回應,與電話那頭的人結束通話後,金希澈拿了紙筆抄下接機時間,重新躺在床上

「唉...真是的,早不回來晚不回來,偏偏是這時候。」說的無奈,臉上卻掛著笑容

東海啊,銀赫啊,你們的考驗並還沒有結束啊。

金希澈心裡想著,漸漸,睡意回來了,金希澈再度陷入沉睡,進入夢鄉。

 

 

 

 

一如往常的咖啡廳,一樣的高朋滿座,這些再正常不過了,李赫宰是這麼覺得的,要說不一樣的地方的話,那就是自家情人-李東海。

自從知道李珍基喜歡權芝羽後,李東海像個媒人般,幫李珍基和權芝羽製造機會,李赫宰不知道該怎麼辦,畢竟是他無意間透露出他們跟權芝羽熟識的關係,就在李氏大宅那次。

「赫宰哥!」從正在擦拭的杯子中抬頭,看到了略帶怒意的權芝羽

「怎麼了?」

「你管管東海哥好不好,這樣我很尷尬。」

「呃...」李赫宰瞄了一眼正在幫客人點餐的李東海,又立刻回過頭看著權芝羽「小羽啊...妳這樣我也很尷尬。」

李赫宰笑了笑,真的是實話啊,李赫宰根本不敢去阻止李東海的決定。

「...唉,我完全沒想到東海哥跟珍基學長是兄弟,也沒想到...」慢慢眼睛不敢跟李赫宰對視低下頭,權芝羽抿著唇說不出話

現在的權芝羽,讓李赫宰大開眼界了,那個有點小霸道的小女生,竟然也有害羞的一面,內心不禁有了逗她的心情。

「這樣好啊,我覺得珍基跟妳蠻配的,而且李氏集團耶!妳以後...」

「赫宰哥!你別鬧了!」怒瞪了李赫宰一眼,權芝羽憤憤的說著「你明知道我想要的未來不是這樣的。」

「...對不起,讓妳生氣了。」看到權芝羽生氣了,李赫宰也不敢繼續開玩笑了

「...唉...我也不是要對赫宰哥你生氣的,只是我突然感到心情很煩。」手扶著額頭,權芝羽看著李赫宰「對了,東海哥的爸爸對你有什麼偏見嗎?」

「恩...沒有吧,我們一起吃飯吃得很愉快。」繼續擦著杯子,李赫宰回的很平淡

權芝羽聽到李赫宰這樣回答,沒有說話的看著他所有的動作。

「不工作在這裡做什麼!?」突然頭頂傳來痛楚,權芝羽轉頭一看,是朴正洙

「知道啦了,你這壓榨童工的惡老闆。」對著朴正洙吐了吐舌頭,權芝羽哼的一聲離開吧台

「這孩子真是...」無奈的看權芝羽離開,之後朴正洙轉身「赫宰,你跟東海...」

「恩?哥,怎麼了嗎?」

「呃...恩...你要有心理準備。」

「啊?這是什麼意思?」李赫宰皺了眉,著實不明白朴正洙話中的涵意

「...沒什麼,沒什麼,當我沒說。」揮了揮手,朴正洙用笑容掩蓋他的慌張

看到這樣的朴正洙,李赫宰感覺哪裡不對勁,正當他想繼續追問時,就聽到了權芝羽的尖叫聲。

「啊!你怎麼會回來!?」

 

 

 

 

 

創作者介紹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