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白的牆以及空氣中飄散的濃濃消毒水味讓心中的不安更加膨脹。

李東海窩在李赫宰的懷裡,不停地啜泣著,李赫宰輕聲地安慰著,安撫似的輕拍著李東海的背,眼睛不停瞄向還在手術中的紅燈。

「赫宰,我想問你一件事。」一直站在手術門前的朴正洙轉過身,皺著眉看向李赫宰

「什麼?」微微抬頭,李赫宰輕聲地回應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暪著我們?」說完,李赫宰有了驚訝的表情,隨後眼神變得複雜

這時,懷裡的李東海也抬頭看李赫宰,這讓李赫宰不知怎麼開口了,看了朴正洙一眼,有看了看李東海,李赫宰唇一抿,下定決心說出真相。

「...圭賢...圭賢他...他的腦部有一個惡性腫瘤,已經蔓延腦部的一小部份了...就算開刀了...也...也活不了多久...」話一說完,李赫宰的眼淚也流了下來

「那...那為什麼不跟我說?」李東海不解,為什麼只有他不知道,他們明明是好朋友啊!

「是圭賢拜託我的,他要我不要說的,東海...對不起,因為我跟圭賢都不想讓你難過...」

李赫宰頭低了下來,他不敢看李東海的眼睛,怕的就是,會看到他眼神中的不諒解與責備。

而李東海在聽完李赫宰說的真相後,明白到一件事,已經乾掉的淚水又再度湧現,手環住李赫宰的脖子,緊緊抱住他放聲大哭。

「嗚...你們這兩個笨蛋!」

李東海的反應令李赫宰又是驚訝,先是一愣,之後才回過神的道歉著,這樣反而讓李東海的眼淚更是不停的流著。

一旁的朴正洙看著這一幕,眼眶不禁紅了起來,轉過身背著他們,看著手術房還亮著的紅燈,內心感慨著,卻隱忍著眼淚,他不能哭,現在的他,必須誠為這些弟弟的後盾,不能在他們面前展露出他的脆弱。

 

 

時間過了許久,曹圭賢的父母這才趕到醫院,曹圭賢的母親一到現場就追問著三人,而曹圭賢的父親則是怕她因為太激動反而昏倒,不停安撫她的情緒。

「妳冷靜點,妳這樣他們很難回答的。」

「小賢都在裡面了!你要我怎麼冷靜!?」甩開曹爸爸的手,曹媽媽緊抓著朴正洙的手「你能告訴我嗎?為什麼小賢會在手術房裡!?」

「那個...曹太太...」

「我知道了!是他們害的!明明知道小賢有病在身,卻還帶他海邊玩!」指向李赫宰和李東海,曹媽媽生氣的不停打著他們兩「都是你們!都是你們!如果不是你們,小賢現在就不會這樣了!」

「老婆!妳冷靜點!」曹爸爸用力地拉開曹媽媽,不讓她再傷害李赫宰他們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我對不起你們,也對不起圭賢!」李赫宰跪在地上,流著淚道歉著

看到李赫宰的舉動,李東海也毫不猶豫的跪下來。

「阿姨,我對不起你們!要不是因為我,圭賢...圭賢他...真的很對不起!」說的激動,李東海不停的叩頭

這一幕,讓曹圭賢的父母愣住了,內心很複雜,眼前的人是自己兒子的好朋友,現在卻是這樣的景象。

「...你們起來吧,你們沒有錯,也沒有人有錯...所以你們起來吧。」曹爸爸溫柔地把兩人牽了起來,語氣盡是無奈心疼

「你們走,不准再來了!」好不容易平復心情的曹媽媽,看都不看他們一眼的說出警告

聽到這樣的話,讓兩人都僵住了,不知該如何是好,不准他們來看曹圭賢,那萬一......

「赫宰,東海,你們先回去休息吧。」朴正洙張大雙手環抱住兩人,並拍了拍背「剩下的,我來處理就好了,先回去。」

「正洙哥...」

「乖...聽哥的話。」

 

 

 

 

聽著朴正洙的話,李赫宰和李東海兩人先回到了民宿休息,當然不免引來朴叔的關心,李東海因為太難過而什麼話都說不出來,李赫宰也只是顧左右而言他,草草簡單的帶過,就是怕李東海的情緒又會崩潰。

「東海...先去洗澡吧...」幫李東海拿好換洗衣物,李赫宰在床尾擔憂看著他

從一進房間,李東海就一直趴躺在床上,什麼話都沒說,也不哭不鬧,看得李赫宰很心疼。

「東海...」得不到回應,李赫宰索性躺在李東海身邊,摸著他的髮絲

「...赫宰...」終於,身邊的人出聲了,李赫宰輕聲答應,等著他接下來的話

「...圭賢...說他愛我...」緩緩地轉過頭與李赫宰對視,李東海總是清澈的眼睛,現在布滿著哭泣過後的紅絲「你呢...愛我嗎?」

「愛。」毫不猶豫地說出心中的答案,李赫宰抱住李東海,以一個吻代替接下來的話語

李東海也懂,環著李赫宰的脖子跟著回應,細細纏綿著,李東海很開心平時跟李赫宰的默契在這時候也很牢固,只是為什麼?他的眼淚又留了下來。

「東海?」在親吻的過程中,李赫宰嘗到了一絲絲鹹味,是眼淚

「我...我好開心...但是...但是也好難過...」用雙手抹掉眼淚,但就像壞掉的水龍頭似的,李東海無法制止自己不去掉淚「為什麼...赫宰...為什麼?」

「...別哭了,會沒事的...」撫了撫李東海的背,李赫宰知道李東海在說什麼,但他找不到其他安慰的話語

會沒事的,天一亮後,一切就會恢復的,這樣我們就可以再一起笑、一起玩樂了,所以別哭了。

 

 

待到懷裡的人已經睡著了,李赫宰放輕動作,慢慢地從床上爬起,把李東海安置好蓋好棉被後,離開房間。

獨自一人走到民宿的後花園,看著一覽無際的海洋,李赫宰隱忍已久的眼淚掉了下來,這片海本該是帶給他們快樂的啊!

現在他告訴自己,不能在李東海面前哭,他要給他一道厚重的牆,這樣李東海才能恢復以往的笑容。

「還沒睡?」

聽到聲音,李赫宰趕緊擦掉眼淚,轉過身,看向一臉疲憊的朴正洙「哥...」

「東海睡了吧。」朴正洙輕笑,摸著李赫宰的頭,後者乖巧的點頭

「...圭賢手術剛剛才結束,他的父母希望他醒來後可以轉到首爾的醫院。」

聽著,李赫宰沒有回話,只是點著頭,朴正洙的手離開了他的頭,依舊微笑。

「明天跟東海先回去吧,過幾天再去看圭賢。」說完,朴正洙轉個身,離開前淡淡地說著「早點睡吧,明天東海還是需要你的。」

感覺朴正洙已經完全離開了,李赫宰想著他的話,那悲傷的液體又不自覺地滑落。

哭吧,讓現在的自己放縱的哭吧,哭完了,就戴上堅強的面具。

 

 

 

 

隔天,送走李赫宰和李東海離開民宿後,朴正洙整理了一下曹圭賢的物品,準備到醫院看望曹圭賢。

到了醫院,朴正洙看到了曹媽媽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她一看到朴正洙到來客氣的點了點頭,紅腫的雙眼看得出哭了一整晚的結果。

「曹媽媽,這是圭賢的行李。」把行李袋遞給了眼前的人,淡淡的微笑

「真是謝謝你...」拿過兒子的行李,曹媽媽內心又不自覺的難過起來「都怪我...沒給小賢一個健康的身體,這樣他現在就還可以...」

「曹媽媽,別難過了,相信圭賢會盡快康復的。」扶住曹媽媽,就怕她會昏倒

「對了,那兩個孩子怎麼樣了?」想起李赫宰和李東海,昨晚對他們那樣,曹媽媽心裡不禁感到愧疚

他們是曹圭賢的好朋友,她這個做媽媽的沒有安撫那兩個孩子的情緒,反而還對他們口出惡言,不知道他們現在的心情如何。

「沒事的,我先讓他們回家了,不過...東海哭了一整晚…」朴正洙沒了笑容,臉色一沉,看得曹媽媽擔心不已

「啊!我真的是太過分了,竟然...」

「曹媽媽請不要自責,這不是任何人的錯。」打斷曹媽媽的話,朴正洙一臉正經地說完,隨後漾起笑容「所以請您振作起精神,圭賢還需要您的照顧。」

「真的很謝謝你,跟小賢認識時間不長卻這麼的幫忙。」

「這沒什麼,我很喜歡圭賢,把他當成親弟弟一樣照顧了。」

「謝謝你,你是來看他的吧,趕快進去吧。」

朴正洙禮貌性地向曹媽媽點了點頭後,就打開了房門。

殊不知進去後,就被賦予了重要的事情。

 

 

 

 

朴正洙領著兩人到了後院,李赫宰和李東海看著眼前的建築物瞪大了雙眼,那是一棟玻璃屋,屋子外有一棵有著桃紅花朵的樹和一棵純白花朵的樹並列在一起,李東海被那桃紅與純白相間的花朵吸引,搭配著微風,有種讓人清新舒爽的感覺,李赫宰看著這景象不自覺的微笑。

「這兩棵分別是竹夾桃和辛夷...」朴正洙的聲音將李東海和李赫宰的視線拉到他身上「都代表著友情,尤其是竹夾桃,它有著深刻的友誼的意思。」

李東海驚訝的看著正在微笑的朴正洙,而朴正洙只是聳聳肩的轉個身,打開玻璃屋的鎖。

「正洙哥,這裡是...」李赫宰一直覺得奇怪,為什麼朴正洙要帶他們到這裡

「這裡...就是了,他就在這裡。」朴正洙依然笑著,只是那笑容多了點淡然

 

 

 

 

時間重新來過,我們又回到了剛開始的時候,那樣的快樂。

是吧。

 

 

 

 

 

    全站熱搜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