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張除了緊張還是緊張李東海真的不知道該拿眼前的狀況怎麼辦,李赫宰的父母坐在對面,他的母親親切的夾菜到他的碗裡,而他的父親一臉嚴肅的安靜的吃著飯,李赫宰因為他的父母在面前所以不敢對李東海有太大的動作,只能邊吃飯邊對著李東海笑了笑。

「東海啊,多吃點啊,不要客氣!」李母笑咪咪的看著李東海,看的出她對李東海的喜歡

「呃...阿姨謝謝妳,我的碗已經快塞不下了。」尷尬的笑著,李東海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碗

「啊!沒關係,沒關係,你慢慢吃。」李母也看了李東海的碗一眼,笑了笑的說著,感覺得出的好心情

無奈的李東海只好轉向李赫宰,求助般的看著他,李赫宰也發現到了,眼角的笑意更為顯著,貼心的幫李東海夾一些菜到自己的碗中,看著這樣的動作,李東海開心的對著李赫宰笑,兩人對視笑著,像是一幅很和諧的畫作。

「咳...」一個咳嗽聲把兩人給拉回現實,趕緊的拉開一點距離「赫宰啊...」

李父放下手中的碗,欲言又止的看著李赫宰和李東海,心中的說不出來,坐在對面的兩人直挺挺的等著他開口。

「有什麼困難的地方...隨時可以回來...還有...」停頓了一下,李父看向李東海「東海,要好好照顧赫宰,赫宰你也不要太欺負東海,知道嗎?」

李父話一說完,不僅李赫宰和李東海嚇到了,連李母也驚訝孩子的爸爸會講這樣的話。

「如果知道了,就要回答!」恢復以往的威嚴,現在的父親才是李赫宰熟悉的

「是,知道了。」點了點頭,李赫宰臉上充滿了喜悅

一旁的李母和李東海看到這一幕,突然有默契的相視而笑,這算是皆大歡喜吧!

 

 

 

 

晚餐結束後,李赫宰原本是想跟李東海回到兩人住的小公寓的,沒想到李母一句“難得回來就多待一天嘛!而且媽也想多跟東海聊聊。”,就這樣讓兩人留下來這一晚。

剛洗好澡的李赫宰從浴室出來就看到李東海躺在床上,臉上呈現疲憊,看來是剛剛才進房門的,看得出自家母親對李東海的喜愛。

「看來我媽真的很喜歡你。」李赫宰邊擦著濕透的頭邊坐在李東海旁邊

「好像是...你這個兒子的地位不保了。」感覺到身邊的人,李東海起身抱住李赫宰,不管他頭髮是不是濕的,頭靠在李赫宰的頸窩

「你是媳婦吧。」李赫宰笑了,因為他可以感受到李東海在頸窩嘻笑著,還有他的話語

「誰跟你媳婦啊!」聽到李赫宰的話,李東海馬上抬頭瞪他

「你啊!」馬上堵住李東海的唇,不讓他有反駁的時間

李東海想都沒想到李赫宰會來這招,想馬上抽離,但是整個身體被李赫宰壓的死死的,根本無法離開,只能任憑李赫宰越吻越深,靈活的舌尖不停的在他嘴裡撫弄著,感覺到一陣陣的酥麻感,李東海感到的舒服而忘了反抗。

「唔...等...」突然想到什麼,李東海想講話,無奈李赫宰就是不讓他說話

〝叩!叩!〞一聲很大聲的敲門驚醒了床上的兩人,李赫宰放開李東海,看了門一下,應該是自己的母親,看向李東海,臉因為缺氧的關係還紅紅的樣子。

「等一下再繼續。」在李東海耳邊輕語著,惹的李東海臉更紅,生氣的揍了李赫宰一拳

李赫宰離開了床打開了門,門外果然是自己的母親,退了一步讓李母進入。

「媽,怎麼了?」

「沒有啦!我幫東海拿了棉被過來,怕你們不夠蓋呢。」李母對著門外招了招手,幾秒後李父就抱著一條棉被出現了

「我就說不用了,妳就不知道在堅持什麼!」有點不甘願的說著,看得出彆扭

「唉呀!不要廢話那麼多啦!孩子們要睡了。」不耐煩的拿過棉被,李母貼心的把它鋪在床上「東海啊,當自己家,睡飽一點啊!」

看到李母臉上的笑容,李東海也不自覺的笑了「我知道了,謝謝阿姨。」

「媽,東海都快變妳親生的了。」李赫宰一方面心裡有點不是滋味,另一方面希望自己的父母趕快離開他的房間

「唉唷!吃醋啦?東海都是你的人了,還吃醋。」摸了摸李赫宰的頭,李母看似心甘情願的離開了李赫宰的房間

看到門完全緊閉,李赫宰終於鬆了一口氣,轉頭就看到李東海不停的笑著,撲了上去把人壓在床上。

「在笑什麼?」用著全身的力量壓在李東海身上,怕他不說,開始不停搔他癢,李赫宰知道李東海最怕癢了

「哈哈...不要用了,很癢啦!哈哈...」無處可躲,李東海只能扭動身體來逃避搔癢

好不容易李赫宰終於停了下來,兩眼直盯著他,等待他的答案。

「感覺你像小孩子一樣。」手自動環住李赫宰的脖子,李東海笑的很可愛

「竟然說我像小孩!」聽到答案,李赫宰又開始攻擊,讓李東海再次陷入搔癢地獄裡

「哈哈...哈...好了啦!我想睡了!不要再用了!」使勁全力的阻止李赫宰,李東海覺得自己快虛脫了

終於,李赫宰放開了手,改把李東海擁進懷裡,把下巴靠在李東海的頭上,若有所思的樣子。

「東海...謝謝你。」說完,擁抱的力道又加重了

「謝什麼?我才要謝謝你。」看著李赫宰,李東海笑的很溫柔「謝謝你在我身邊。」

李赫宰笑而不語,他知道他跟李東海之間已經到了不用再多的言語,也可以瞭解彼此的心意了。

懷中傳來規律的呼吸聲,李赫宰低頭一看,才發李東海已經睡著了,親了李東海的額頭一下,李赫宰像是心滿意足的閉上眼睛。

 

 

 

 

「歡迎光臨!」一如往常的咖啡廳裡面充滿著有朝氣的聲音以及笑聲高朋滿座的景象出現在星期五的悠哉的午後

「赫宰哥,這個幫我送去三號桌。」

「圭賢、厲旭,幫我去廚房拿新的蛋糕過來。」

「小羽,這邊要一杯卡布奇諾。」

所有人在店裡忙進忙出的,李赫宰完全不敢怠懈,因為不只權芝羽在吧檯裡監控著,李東海也不時在一旁提醒他的失誤,李赫宰緊繃著神經。

「真是的...都來多久了,還是那笨手笨腳的樣子...」看著有點笨手笨腳的李赫宰在店內忙碌著,權芝羽無奈的自言自語著

「小羽、小羽,妳看第六桌的客人。」金希澈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神祕兮兮的指著店內最角落的位子

「什麼啊?」權芝羽轉向金希澈所指的方向

是兩個穿著黑色筆挺西裝的男人,一個面容有點年紀,眼神卻還是透露著精明能幹,一個則是年輕卻是一副沉著的表情,沒有任何交談的,安靜的喝著權芝羽細心煮的咖啡。

「那兩個人怎麼了嗎?」回頭看向金希澈,權芝羽一副無謂的樣子,只是坐在那邊喝咖啡的客人罷了,希澈哥把人家當成什麼啦?

「什麼怎麼了!?那兩個人從早上坐到妳人都來了,他們還在那邊耶!」金希澈激動的說著「妳覺得他們會是什麼來頭?」

「恩...客人吧...哎呀!希澈哥你不要在這邊擋路啦!」敷衍的回答了金希澈的問題,權芝羽越過他繼續著自己的工作

「權芝羽!妳很沒想像力耶!」有點生氣權芝羽的反應,金希澈嘟嘴的吃著自己專屬的蛋糕

「你又跟小羽說了什麼啊?」剛送完餐點回到吧檯的朴正洙,看到金希澈的表情不禁好笑的問著

「正洙啊!你不覺得...」發現到有可以訴說的對象,金希澈趕緊抓著朴正洙重複了剛剛的話

在聽完金希澈可能性的疑惑後朴正洙沉思了一下拍了拍好友的肩「希澈啊...我只能說,你想太多了。」

說完,又是一盤餐點準備送去給客人,留下又生了一次氣的金希澈在櫃檯,但在他看不到的角度,朴正洙的表情沒有剛剛的那麼輕鬆愉快了,反而變得沉重。

 

 

到了九點打烊的時間六號桌的兩名黑西裝男子並有離開看到客人還未離開,權芝羽正準備要過去請人離開時,被朴正洙擋了下來。

「我來去跟他們說吧,妳去把東海叫出來。」溫柔的笑著,權芝羽也不疑有他的進去休息室叫李東海

「我想兩位應該要搞清楚現在的狀況,兩位突然到店裡來訪,這要東海怎麼去接受?」看到權芝羽進去休息室,朴正洙才靠過去跟那兩個男人說話

「朴先生,我們沒有別的意思,我們只是想來告訴李東海先生,請他做好心理準備...」較有年紀的男子有禮貌的站了起來,跟朴正洙平視著

「這要他怎麼做好心理準備?東海他...」朴正洙話都還沒說完,李東海就已經出來了

「哥,叫我幹嗎?小羽說你有事叫我。」李東海已經換下了工作的襯衫,身後跟著李赫宰和權芝羽

「呃...東海,這兩位...有話要跟你說。」退了一步,一轉頭就看到李赫宰和權芝羽一臉疑惑的看著他,他也只是無奈的聳聳肩

看著朴正洙往後退了一步李東海回頭看了眼前的兩名西裝男「請問...有什麼事嗎?」

「李東海先生,你好。」較有年紀的男子伸出手示意要跟李東海握手,後者也出自禮貌性的回握著,男子用眼神提醒另一位男子,較為年輕的男子立即拿出一張名片和一個資料袋遞到李東海面前

名片上頭印著〝李氏集團  法務律師  金學盛〞,李東海疑惑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為什麼律師會來找他?

「李東海先生,你一定有很多疑問吧。」較有年紀的男子-金學盛率先開口「其實,我們是代替你父親前來找你的。」

 

 

 

 

 

創作者介紹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