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後

「呀!金希澈!你真是死性不改耶!跟你說多少次了,糖不用錢的啊!?」

原本有著柔和爵士樂的寧靜的咖啡廳內,突然從廚房內傳出了怒罵聲,外面的常客以及服務生見怪不怪,因為這是幾乎每天常有的事情了,反倒是新來的客人對這陣怒罵聲感到害怕。

「不好意思,請不要害怕,等一下就過了。」金厲旭笑得可愛的安撫客人不安的心情

「呃...好...」被這笑容融化的女客人愣愣的回答

「唉...他們兩個都忘記現在是營業時間嗎?就這樣吵起來了。」權芝羽無奈的說著,手邊工作並沒有停下

「不這樣的話就不是他們了,對了,妳跟那個珍基...」曹圭賢一臉賊笑,一副想挖八卦的樣子

「別跟我提到他。」轉個身,權芝羽成功的掩飾她臉上的憤怒

曹圭賢跟剛好走到吧台的金厲旭對看,兩個人相視而笑,誰不知道權芝羽跟李珍基這對小兩口前幾天吵架了。

這兩個人會在一起,大家都很意外,因為權芝羽剛開始的表態就是對李珍基沒有任何情感,單純的學長學妹關係,沒想到就在某一天,李珍基牽著權芝羽的手到了店裡,一慣傻笑的宣布兩人的關係,全部的人跌破了眼鏡,除了李東海和李赫宰完全像是掌握之中似的笑著。

「真是的...你們今天下班後先別急著回家,留下來一下。」從廚房出來的朴正洙馬上對著三個人說著

「為什麼?怎麼會突然要我們留下?」曹圭賢問著,他今天晚上可是要跟李晟敏去約會的耶

「別問那麼多,留下來就對了。」撇了一眼曹圭賢,朴正洙笑了「放心,我會跟晟敏說的。」

聽到大哥都這麼說了,曹圭賢只好妥協了這項要求。

 

 

到了打烊時間,所有人坐在吧台上等著,除了在中途溜掉的金希澈,他們不知道在等待什麼,反正朴正洙出現後就可能會有答案了。

〝叮呤!〞

聽到熟悉的聲音,權芝羽反射性的站了起來,想說是錯過營業時間的客人「不好意思,我們已經...啊!啊!」

以為是客人,沒想到是許久不見的熟人,權芝羽驚訝得放聲大叫,讓差點等到睡著的金厲旭和曹圭賢瞬間清醒,立即轉頭看向門口。

許久不見白皙的臉龐多了歷練,不變的是那雙清澈無染的眼睛,微長的頭髮染了點棕金,整個人只能用漂亮形容。

「東海哥!」權芝羽興奮的跑去抱住最先進門的李東海

「厲旭,圭賢,好久不見了。」抱住迎面而來的權芝羽,李東海笑著向還在愣住的兩人打招呼「小羽,變漂亮了呢!」

「呵呵...赫宰哥,好久不見了!」權芝羽開心的向李東海身後的李赫宰打了招呼

「好久不見了。」李赫宰摸了摸權芝羽的頭,一樣掛上開心的笑容,五年不見,越加成熟的臉龐,更加穩重帥氣,不變的還是那溫柔的笑容

「赫宰哥!」突然,金厲旭衝向李赫宰,一把抱住

「厲旭,好久不見了。」同樣摸了摸金厲旭的頭

「喂!小羽,換人了,我也要抱東海哥。」拎著權芝羽的衣領向後,曹圭賢馬上抱住李東海「東海哥,我好想你啊!」

「呵...我也是,跟晟敏過得好吧?」被這個比自己略高的弟的難得的撒嬌逗笑了

「當然好了!」說的自信

「好了好了,他們兩個才剛下飛機,很累的,讓人家坐下。」朴正洙拍了拍手說著

所有人這才都坐了下來,開始對著李赫宰和李東海問在義大利的生活,一下問題太多,讓兩人差點無法招架,李赫宰只好率先講述他在舞團的生活。

 

 

 

 

剛開始進去時,申東熙他們都不太看好李赫宰的實力,但在音樂一放後,李赫宰就完全變了一個人。

先是強而有力的頓點舞步,漸漸轉變剛中帶柔的Wave,一個划步,每個節拍都被賦予了完美的動作,結尾,跟音樂的最後一個音搭配得剛剛好,頓點結束。

不只一旁帶李赫宰去的金希澈傻眼,連申東熙舞團的人都為李赫宰的表演感到驚豔,直呼來了一塊寶。

之後李赫宰加入了,在跟李東海一起前往義大利的同時,也跟著舞團在當地巡迴,受到極大的歡迎。

當然跟李東海的甜蜜生活也沒有少,除了公演的時間,李赫宰不時會跑到李東海跟金起範工作的咖啡廳裡找李東海,不然就是一起去逛街,或是待在兩人租的公寓裡共度甜甜的時光。

「不過我真沒想到起範的個性...跟某人還蠻像的。」李赫宰邊笑邊瞄向權芝羽,惹來了權芝羽一記怒瞪,其他人被這一幕給逗笑了

「那東海哥呢?去那裡應該學到很多吧。」金厲旭睜大眼睛好奇的看著李東海

「呵...當然了。」李東海輕輕一笑

 

 

 

 

一到義大利,金起範就抓著李東海天天惡補義大利文,當然李赫宰也是,所幸兩人在語言這方面挺有天份的,金起範教了三個左右,兩人都可以跟當地的義大利人做困難的交談了。

之後開始到金起範的老師的咖啡廳裡邊工作邊學習,剛開始時,李東嗨完全小看了對咖啡的所有知識,所以李東海在最初的時候吃足了苦頭,先是苦讀相關的原文書,再來就是烘焙咖啡豆的技巧要再精進,之後沖泡咖啡的種類,比在朴正洙的咖啡廳裡時更加困難。

一年的時間,李東海就這樣熬過了,一次,李東海問大師,測試的那天他喝了第一口咖啡後,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時,大師只笑了一下,要李東海自己去慢慢找答案。

之後,李東海怎麼想就是想不出大師那天所說的意思,問金起範,他也只回答得很曖昧。

有一天,李赫宰來找李東海,他幫他煮了一杯咖啡後,大師就指著李赫宰微笑的說。

「就是這個。」

聽到這句話的李東海先是一愣,幾秒後才意會過來,笑了「老師,我知道了,謝謝你。」

除了知情的金起範,李赫宰完全不知道李東海跟大師之間話中的意思,頻頻問著李東海什麼意思,但李東海不講就是不講。

「大師跟你說了什麼?」這次換權芝羽瞪大眼睛好奇的問

「呵呵...秘密。」李東海把食指放在唇上,故做神秘

「怎麼這樣啊...」

「東海連赫宰都不說了,怎麼可能跟妳說。」此時朴正洙淡淡的說著,隨後打了一個哈欠

「正洙哥,你累了嗎?」李赫宰看到馬上問了,心想這麼晚了,大家都累了

「啊,還好還好,我沒關係的。」

「還是先回家休息吧,大家都累了。」

「好吧,厲旭,圭賢,你們回家小心了。」朴正洙拿著鑰匙起身「小羽,走了,東海你們也上車吧。」

 

 

 

 

之後的兩個禮拜,李東海跟李赫宰住在離開韓國之前所住的那間公寓裡,他們離開前並沒有把那房子退掉,畢竟那裡面有許多的回憶。

兩個禮拜的時間,李東海跟李赫宰先是回到了李氏大宅,李昌修看到自家兒子歸國開心的不得了,硬是把兩人留下來住兩天,而李東海在那兩天稍微觀察了李珍基跟權芝羽,這對冤家相處的過程讓李東海很放心。

「珍基,小羽我把她看做親妹妹,你可要好好對她喔。」

「哥,我好待也是你弟弟啊,怎麼只對小羽好呢?」李珍基嘴裡說得委屈,但心裡想的可不是這樣

「知道啦,有你這個弟弟我很開心。」揉了揉李珍基的頭髮,李東海笑得很開心

 

 

李赫宰回到自家時,李母馬上就問李東海去哪了,聽的李赫宰哭笑不得。

「媽,我才是妳兒子啊,怎麼搞的東海才是妳兒子呢?」

「東海都是你的人了,計較這種事做什麼?」李母輕捏了李赫宰的臉一下

「唉唷!很痛耶!知道了啦,東海他晚點才會到。」李赫宰笑了笑

過沒多久,李東海就到了李赫宰的家,想當然李母是盛情款待了,而李父雖然沒表達什麼,但時不時就露出的微笑,看得出他很開心,相對也對李赫宰他們多了份認同。

一樣在李赫宰家被留下了三天,原因是李母捨不得李東海太快離開,這又李赫宰更哭笑不得了,但那三天是溫馨的度過。

 

 

 

 

再來的時間,不是跟著咖啡廳的人到處玩,就是李赫宰跟李東海兩個人到一些曾經去過的地方逛逛。

李赫宰牽著李東海的手,兩人散步般的走在公園裡,手心可以感受到李東海的溫度,令人眷戀,看著身邊愛人的側臉,李赫宰停下了腳步,果然讓一直盯著地上看的人抬頭疑惑的看著他。

「東海,真的不跟我說大師跟你說了什麼嗎?」問的輕聲,李赫宰淺淺一笑

「這麼想知道啊?」李東海調皮的笑著,看得李赫宰又是醉心,他點了點頭「因為你啊」

指著李赫宰,李東海笑的眼睛都變彎月了,李赫宰更不懂他的意思。

「大師說,我的咖啡裡有為我所愛的人著想的心,愛我所愛,那樣的味道是最溫暖最值得品嚐的。」說著,李東海整個人倚偎在李赫宰身上,李赫宰聽著也把雙手環抱住懷裡的人

「東海,謝謝你。」聽完這些話,在李東海耳邊輕聲說著「謝謝你為我重新站起來,如果不是你,就沒有現在的我,還有小羽也是,你們都是我這輩子最感謝的人。」

「呵...那我也要謝謝你囉,謝謝你來到我身邊。」緊緊的回抱著,李東海又笑了

「我愛你。」異口同聲,代表兩人的默契,兩人的相愛。

 

 

 

 

親愛的,人生有苦有甜,但請相信,苦過了那段悲傷還是會回到甜蜜的時光,就像一杯黑咖啡,入口時苦的說不出話,但到了喉嚨時,卻是一陣甘甜。

我們的愛情就是這樣,微甜的幸福,是上天帶給我們的命運。

 

 

 

 

 

 

 

 

 

 

 

 

 

 

[ END ]

創作者介紹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