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你怎麼會回來!?」聽到權芝羽的尖叫聲,李赫宰跟朴正洙以為發生什麼大事,往聲音方向一看

結果竟然看到了權芝羽一臉開心的抱著一名男子,剛剛的尖叫是興奮的,李赫宰對男子的身分感到好奇,反到朴正洙也一臉驚訝的走向權芝羽跟男子的身邊,曹圭賢和金厲旭也開心的湊向前,連李東海也是。

「他是金起範,曾經跟我們一起工作過的夥伴。」金希澈坐在吧台的椅子上,他的話吸引了李赫宰

「金起範...」聽到這名字,李赫宰馬上就想到這是之前權芝羽提過的名字

「起範現在在義大利學習當咖啡師,因為他向他的老師介紹了東海,為了評鑑東海的實力才回來。」金希澈斜眼看向李赫宰,會把金起範回國的目的講給李赫宰聽,是因為李赫宰的疑惑的表情太過明顯了

聽完金希澈的話,李赫宰開始緊張了,一臉若有所思的看向李東海他們,而一旁的金希澈也知道李赫宰在想什麼,只是他不能再多嘴了,他不能為李東海的未來做任何肯定的答案。

「起範哥,你這次怎麼會回來?」權芝羽還是一臉開心的樣子,對這好久不見的哥哥有很多的想說的話

面對權芝羽的問題,金起範看了朴正洙一眼,朴正洙也明白他顧慮什麼。

「沒關係,現在已經沒什麼客人了,坐下來說吧。」朴正洙微笑,把人領到角落的一桌

「正洙哥,謝謝你。」金起範笑得臉頰都鼓了起來,看起來十分可愛

「等一下,你們三個坐下來幹嘛!?」發現到不對,朴正洙指了指已經坐在椅子上的權芝羽、曹圭賢和金厲旭

「咦!?不是要跟起範敘舊才坐下的嗎?」金厲旭錯愕的看著額上冒青筋的朴正洙

「唉...是我沒跟你們說清楚,快去工作吧,起範這次回來主要是找東海的。」把人趕走後,朴正洙要李東海坐下跟金起範談正事,一轉身就看到李赫宰滿臉複雜的神情「唉...你們慢慢講吧,赫宰,來一下。」

聽到朴正洙叫著李赫宰,李東海馬上轉頭看李赫宰,看到了一臉複雜,又傷感的神情,李東海抿緊了嘴唇,想過去李赫宰身邊,但在看到朴正洙跟李赫宰進到了休息室後,才打消了念頭。

如果是朴正洙的話,應該會幫他跟李赫宰說明清楚的,李東海心想。

「東海哥,告訴你個好消息。」金起範湊近李東海,笑嘻嘻的,李東海只是一臉疑惑的看著

「我的老師,後天會來韓國一趟,他要來鑑賞你的能力,如果你能得到他的認可的話,你就有機會跟我一起去義大利了。」聽到這夢寐以求的消息,李東海固然開心,但還是牽掛著李赫宰

「那個...起範,我...」

「東海哥,你這是在猶豫嗎?沒什麼好考慮的,這機會難得耶!」看著李東海欲言又止的表情,看來跟金希澈剛剛在車上說的一樣

「因為剛剛那個男的嗎?」金起範眼睛看向緊閉的休息室的門,李東海也跟著金起範的眼神方向看去,承認的點頭

「起範,我答應你跟你的老師見面,赫宰那邊我必須跟他說清楚。」

「...好吧,我知道了,東海哥,記得是後天喔。」金起範站起了身,走到金希澈身邊,兩人低語的不知在說些什麼,與其他人道別後,兩人離開了咖啡廳

「唉...起範哥就這樣走了,都沒跟他說到什麼話耶。」權芝羽感嘆的說著

「權芝羽,妳不要再花癡了,客人的咖啡呢?」曹圭賢拍了拍桌子,不屑的看著權芝羽

「臭草菇,你說誰花癡啊!?小心我跟晟敏哥說你欺負我」怒瞪著曹圭賢

「去啊,誰怕妳。」一臉欠打樣

「你!」

「唉...東海哥,你還好吧?」不想被扯進幼稚的紛爭裡,金厲旭擔心的問著緊皺眉頭的李東海

「恩...沒事,厲旭,謝謝你。」給於一個微笑,算是感謝

 

 

 

 

「真的跟哥你說的一樣。」車窗外明明是再熟悉不過的風景,但看在金起範眼裡卻有點陌生

「早跟你說過了。」從後照鏡看了一眼金起範的神情,滿滿的無奈與後悔「就算東海沒有跟任何人在一起,那孩子還是不適合你。」

聽著金希澈的話,金起範沒有回話,因為他明白金希澈的意思,所以只是靜靜的看著窗外,怪就怪他當初沒有清楚的表明心意,現在後悔也沒用了。

「你放心吧,赫宰很照顧東海的,放寬心點吧。」金希澈微笑,展現難得哥哥的風範

「恩...哥,你真不適合這樣,這些話讓正洙哥來說更適合。」

「呀!臭小子,你說什麼!你哥我可是難得感性耶!」

兩個人不再講令人感傷的話,在嘻嘻鬧鬧的路程中,回到金希澈的住宅。

 

 

你身邊如果出現有個比我還會照顧你的人,那我退出,並祝福你,而我愛你的這個秘密,就讓我藏在心中一輩子吧。

 

 

 

 

就算兩個人的手是緊握著的,卻感覺不到一點甜密的氛圍,充斥著沉悶的氣氛。

在離開咖啡廳前,李東海看著早已經換好衣服正等著自己的李赫宰,內心滿是複雜,李赫宰是那麼愛他,願意放棄一切,他卻在愛與夢想之間拉扯不定。

彷彿感覺到李東海的到來,李赫宰轉身看了,並露出一貫的溫和的笑容,伸出手,溫柔的說著回家的話語,這一切都令李東海想哭,但強忍了下來。

「赫宰...」抱住李赫宰,李東海忍不住淚水「對不起...」

「東海...」環抱住懷裡的人,李赫宰笑著在李東海耳邊輕聲問著「你沒有錯,不需要道歉。」

李赫宰收緊了環抱住的手臂,因為他可以感受到李東海在懷裡顫抖著,以及流在他衣服上的熱淚。

「赫宰...赫宰...對不起...對不起...」李東海也死命得抱著李赫宰,哭得悲傷,他不想離開這個正緊緊抱著自己的男人

李赫宰知道李東海為什麼道歉,但不能因為他而讓李東海的夢想破碎,就算被當作無所事事也好,他都想待在李東海身邊,李赫宰相信懷中的人也是這樣想的。

「東海,東海,聽我說...」拉開李東海跟自己有一點點距離,李赫宰看著已經哭到眼腫的李東海,心裡不免心疼了,伸出手輕輕抹掉眼角的淚「東海,冷靜下來聽我說。」

李赫宰溫柔的話語讓李東海抬起頭,看到他依舊溫和的笑容,纖長的手指不停幫他擦去眼淚,眼神深情的不知不覺被吸進去,李東海看著李赫宰深深著迷。

「東海,我決定不管你到哪裡,我都會跟著你的,所以...你放心的去追求夢想吧。」李赫宰的笑得更深,手改撫摸著李東海的頭「只要你知道我一直都會在你身邊。」

聽到最後一句話,李東海激動得緊抱住李赫宰,原本停止的眼淚又再次崩潰了。

「赫宰,對不起...對不起...」抱得更緊,李東海把自己哭到脹紅的臉埋進李赫宰的頸間「謝謝你,我好愛你。」

「我知道,我也是。」這樣的告白,讓李赫宰漾起甜蜜的笑,感受幸福的親吻李東海的頭頂

 

 

 

 

到了後天,咖啡廳外一大群人,目的不是店裡由美少女或帥哥泡的咖啡,而是來了一個大人物,除了記者,其他民眾也好奇的在店外探頭探腦的。

「真沒想到起範哥的老師,竟然是有名的咖啡大師耶。」權芝羽在一旁小聲的說著

「這不是在廢話嘛,不是大師怎麼教導起範啊,妳腦袋在裝什麼。」站在旁邊的曹圭賢冷不防的吐了權芝羽嘈

「曹圭賢!」生氣的叫著,得到的是曹圭賢無賴的表情

「好了,你們兩個別吵了,不過這麼重要的日子,怎麼沒看到赫宰哥?」金厲旭無奈的看著一旁吵架的兩個人

「赫宰跟希澈去找東熙了,赫宰似乎想加入他們的舞團。」朴正洙雙手交叉著,凝重的看著吧台上的三人

「東熙哥的舞團!?我記得他們明年要進駐義大利的米蘭,赫宰哥可以嗎?」金厲旭驚訝得睜大雙眼

「恩...應該是可以,希澈去調查過赫宰以前的資歷,他的舞技還蠻不錯的。」看到金厲旭的表情,朴正洙笑了

「正洙哥,可以請你把你們最好的咖啡豆拿出來嗎?」這時金起範走了過來,似乎是測試要開始了

「好,小羽,拜託妳一下。」

「沒問題。」

 

 

在權芝羽拿好咖啡豆後,金起範的老師似乎都朴正洙店內的咖啡豆感到很滿意,在金起範耳邊低語幾聲後,金起範才對著李東海笑著。

「東海哥,你可以開始了,拿出你最擅長的就可以了。」

「好,我知道了。」李東海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後,開始了每天最熟悉的動作

過程中,李東海的動作都極為緩慢優雅,從燒開水到上面的奶泡,一切動作就像蝴蝶般,在一旁看的朴正洙等人都看傻了,這跟平時在店內為客人煮咖啡的李東海不一樣,現在的李東海不是在煮咖啡,像是在做一件藝術品,而金起範的老師對李東海一切的動作都感到開心,彷彿找到了稀世珍寶。

待到咖啡煮好了,李東海緊張得把咖啡端到金起範的老師面前,只見大師看了一眼李東海,又看了咖啡,拿起杯子,輕酌一口。

「I bambini stanno meglio il caffè ha il sapore ad altri.」放下咖啡,大師慈祥的笑著看李東海,輕聲道「Il tuo cuore ti amo .」

 

 

 

 

 

    全站熱搜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