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金厲旭。」

「幹嘛?」

坐在常光顧的店家裡,金厲旭蛋糕都吃到剩半塊了,曹圭賢的蛋糕卻還是完整,金厲旭看了看蛋糕,又看了看曹圭賢,心想這傢伙又怎麼了?

「你想讀哪裡啊?」

原來是有關升學的事啊,金厲旭想了想,雖然三年級了,但他好像從沒想過這問題

不知道耶,沒想過這事情。」挖了一口蛋糕吃下你也知道我的成績如何啊,我不強求,順其自然就好。」

說完,金厲旭笑的無憂無慮的,相反的,曹圭賢則是低下頭一臉憂心忡忡的,金厲旭當然也知道他在想什麼,真是拿這傢伙沒轍

喂!曹圭賢。」

聽到金厲旭叫,曹圭賢正要抬頭時,嘴裡就被塞了蛋糕,酸酸甜甜,是自己的蛋糕,曹圭賢傻愣愣的看著坐在對面的人

雖然未來的事,我們無法事先知道,就算以後我們不能在同一所高中了,我們還是好朋友吧。」又挖了一匙蛋糕遞到曹圭賢面前所以別再亂想了,快吃。」

看著金厲旭,再看了一下蛋糕,曹圭賢這才笑開了,吃下那口蛋糕後,腦海裡卻有了不同的想法

曹圭賢不知道,金厲旭所說的那些話,跟自己心裡所想的是有所不同的,之後才導致了兩人的誤解。

 

 

 

 

半年的苦讀壓力在大考的最後一天全都釋放,金鐘雲在曹圭賢和金厲旭考試的學校外等著,卻只等到曹圭賢而已

厲旭呢?

先回家了。」

回家了啊,原本想說要帶你們去玩玩的。」金鐘雲抱胸若有所思著

哥,帶我去就好了啊。」曹圭賢笑著,金鐘雲看著這個難得笑的那麼孩子氣的曹圭賢

呵!不怕厲旭之後找你算帳啊?

沒關係的!而且應該是阿姨要他早點回去的

這樣啊,好吧,那我們走。」

之後金鐘雲帶著曹圭賢到一家鋼琴酒吧,曹圭賢有點驚訝,沒想到金鐘雲會帶他來這地方,兩人都是未成年,怎麼進去啊?

別擔心,這是認識的人開的,而且我也帶厲旭來過。」說著,一點也沒有顧慮的打開門進去

多了一點放心,曹圭賢跟在金鐘雲身後,腦子一直想著剛剛那句他帶金厲旭來過的話語

唷!鐘雲!來啦!才剛進門,就有個金髮男向金鐘雲打招呼他是誰啊?

圭賢,我學弟,這是希澈。」

希澈哥好。

恩!你好,你好!很好,很乖!跟厲旭一樣!金希澈開心的大力摸了摸曹圭賢的頭,這是他很喜歡一個人時的慣有動作

這是第一次有人這樣對自己,曹圭賢有點受寵若驚,只是他不能喝酒,金鐘雲帶他來這裡幹嘛?

鐘雲哥,我不能喝酒

誰說來酒吧就是喝酒的啊。」說話的是金希澈,一手扶著頭,不可一世的笑容,搭上漂亮的五官,無缺陷的皮膚,曹圭賢體會到,原來男人也可以用美麗來形容會唱歌吧,我聽鐘雲說過,唱一首來聽聽吧。」

曹圭賢一臉尷尬的看向金鐘雲,只見那位哥哥聳聳肩的沒做任何表示,他只好無奈的答應了我知道了。」

很好,過來吧。」金希澈站起身招了招手,要曹圭賢跟著到店裡中央的銀白色鋼琴旁

突然金希澈起了一個音,這讓曹圭賢嚇到了,心想怎麼這麼突然,但旋律是他熟悉的,在愣了幾秒後,曹圭賢立刻開口唱了第一句

乾淨純厚的嗓音,情感豐富的表達,跟金鐘雲低沉厚實的聲音,滄桑的情感,是完全不同的,是個可造之才,金希澈很滿意曹圭賢的表現

一首歌結束後,金鐘雲遞了一杯柳橙汁給曹圭賢,後者疑惑的看著前者,金鐘雲笑了

純果汁,沒有酒精成分。」聽到這句話,曹圭賢才放心的喝下

這小子也挺死腦筋的嘛!跟厲旭蠻像的。」

希澈

我可沒說什麼。」

這兩人的對話讓曹圭賢摸不著頭緒,只是呆呆的看著兩人的互動,而後三人才一搭一唱的開始聊天,直到開店的時候

希澈好像希望你能加入的樣子。」回家的路上,金鐘雲這麼說著

可是哥,你知道我

我知道,所以我不勉強你,希澈那裡我會幫你跟他說的。」

曹圭賢家裡的狀況金鐘雲是知道的,身為一所學校校長的兒子,怎麼可能會讓他在這年紀有玩樂團的機會呢,這點金鐘雲很明白

 

 

 

 

回到家中,才一進門,曹圭賢的母親就跑到玄關詢問自家兒子情況

如何呢?

恩,還行。」

這樣啊,別給自己太大的壓力,知道嗎?走向前給兒子擁抱,以鼓勵他的辛苦

恩,媽,謝謝妳。」

先去把書包放下吧,等等你爸回來就可以吃飯了。」曹圭賢點點頭,就往房間走去

一進到房內,對面的燈是亮的,金厲旭應該在房間吧,曹圭賢敲了敲窗戶,金厲旭很快就打開了

跑去哪了?

跟鐘雲哥去玩了。」

齁!你們偷偷來!聽到這兩人丟下自己跑去玩,金厲旭生氣的瞪大眼睛

誰叫你要先回家。」曹圭賢笑了,這氣呼呼的表情還真可愛

笑什麼!?所以你們去哪裡了?

鋼琴酒吧。」

喔喔,那裡喔。」金厲旭點頭,他是知道那裡的有遇到希澈哥吧?

「恩,有,是個很有趣的人。」曹圭賢笑的淺淺地,從知道金厲旭去過鋼琴酒吧開始就有點莫名的不太開心

「希澈哥的鋼琴很厲害對吧!對了,鐘雲哥有跟你提到樂團的事嗎?」

「恩...有,但是我不會加入的,我跟哥說過了。」坐在窗框上,曹圭賢的距離又跟金厲旭近了點

雖然對近距離感到有點害羞,但金厲旭強作鎮定也跟著在窗框上坐下,看著曹圭賢的側臉,金厲旭發現最近都沒這麼近地看著曹圭賢了,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的?這樣靜靜地看著就有種很安心的感覺,很喜歡這樣的感覺。

「小賢,吃飯了。」曹媽媽的提醒,讓金厲旭瞬間驚醒,趕緊把視線轉移,卻被曹圭賢發現了

「呵!幹嘛?一直盯著我看,作賊心虛了?」曹圭賢的笑了,跟剛剛的笑容不一樣了

「我沒有一直看你。」金厲旭心虛地反駁,臉上的紅暈出賣了他的話

「我知道我很帥,但也不要偷偷地看啊。」

「我就說沒有了!」

「好好好,沒有就沒有,下次想看的時候跟我說一下,我會讓你看個夠的。」

「曹圭賢!」

「哈哈哈哈!好啦!我先去吃飯了。」大笑的摸了金厲旭的頭後,曹圭賢揮了揮手才離開房間

人離開房間了,但金厲旭還是繼續看著曹圭賢的房間,乾淨的擺設,明亮的色調,還有都是書的書櫃,一想到總有一天再也看不到的話,不,應該說他害怕的是,再也看不到曹圭賢這個人。

他們的距離總是這麼近,從沒想過兩人會分開過,就算只是不同學校,也讓金厲旭感到害怕寂寞。

 

 

 

 

成績出來了,成績單也寄到家裡了,一大早金厲旭就準時起床,在家門口等著郵差,一踏出門就看到曹圭賢早已蹲在自家門口等著。

「曹圭賢!」大喊,撲上曹圭賢的後背,兩人一個不穩跌在地上「這麼早就起來!」

「你不也一樣嗎?」雙手撐了起來,曹圭賢無奈地笑著

「呵呵!很緊張嘛!」金厲旭站起身,伸出手將曹圭賢拉起

「是啊!」起身後,曹圭賢往另外一邊看,金厲旭也隨著他的視線看了過去

遠處一台被漆滿深綠色的摩拓車慢慢騎了過來,在綠色摩托車越來越近的同時,也讓曹圭賢和金厲旭兩人感到很緊張,直到郵差將車停在他們面前時,兩人用著無比期待的眼神盯著郵差。

「你們兩個是考生吧,這麼早就在等了。」看到他們的表情,郵差也略猜一二,在郵差包裡翻找了一下,拿出兩封信,對照了地址「金厲旭跟曹圭賢...給你們。」

「謝謝郵差叔叔。」拿過信,兩人期待的道謝

「祝你們好運。」

目送郵差離開後,兩人對看著,不約而同地笑著,握在手上的信,不知道該由誰先開。

「一起開如何?」曹圭賢先提議了

「嗯!好啊。」

翻到信的背面,一起撕著封條,兩人的心情一樣的緊張,只有兩個結果,繼續再一起,或是分開到沒有對方的校園生活。

打開了信,同時看著成績單的內容,時間就像停止了般,毫無動靜。

「圭賢...」

「厲旭...」

互相叫著對方的名字,抬起頭與對方對視著。

「是S高中啊...」異口同聲,一個卻是喜悅,一個是失望

「咦!?你是S高!?」看到金厲旭開心的神情,曹圭賢這下傻了

「嗯!對啊!太好了!可以跟你同一所高中了。」金厲旭這下心情全好了

「這...這太好!」

兩人興奮極了,激動地抱在一起大叫著,為一個新的開始感到愉悅。

但曹圭賢還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話,會讓金厲旭受傷,差點找不回他。

 

 

 

 

 

    全站熱搜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