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到帳篷後的李東海煩惱了,這李赫宰也太會睡了吧,明明剛才是把他放在帳篷左側的,現在竟然睡在中間,睡姿也頗難看的,只是李東海現在煩惱的是,他該睡哪?左邊?右邊?

李東海蹲下,細看著李赫宰的睡容,這單眼皮的雙眼,眼神中總是散發神采奕奕的光芒,厚而性感的唇,笑起來卻又有那麼一點傻氣,柔和角度的臉龐,這一切搭在李赫宰這個人身上就是這麼完美。

到底是什麼時候喜歡上李赫宰的?李東海自己也不知道,但在發現的時候,卻已經喜歡上了。

「唔...」李赫宰突然一個翻身,下一秒就睜開了眼睛,看到的是李東海的臉「東海...」

「我吵到你了嗎!?」李東海嚇了一跳,他沒想到李赫宰會醒來

「沒有...你要睡了嗎?」

「恩,是啊。」

「喔...那睡吧。」說著,一把拉下李東海,之後把人環抱在懷裡

「赫...赫宰!?」嚇了一大跳,李東海的雙手抵在李赫宰的胸膛上想推開

「睡覺。」手的力道加重,李赫宰緊緊的把李東海鎖在自己懷裡

自知已經離不開李赫宰的懷裡,李東海只好認命的、緊張的閉上眼睛,位子剛好緊貼著李赫宰的胸膛,李東海聽著他的心跳聲, 原來李赫宰的心跳聲可以讓他安心,慢慢的,隨著心跳聲,李東海進入了夢鄉。

 

 

 

 

三人露營過後三個禮拜,重新過回正常生活,但李東海總覺得哪裡怪怪的,對!就是曹圭賢跟李赫宰都怪怪的,平時愛翹課的李赫宰竟然每節課都乖乖坐在位子上,但都是在睡覺,光是每節坐在位子上這點就讓老師同學驚訝不已,李東海也驚訝,而且李赫宰最近常對他做些親密動作,讓他很不知所措。

再來是曹圭賢,從露營過後,幾乎每隔兩三天就請假,不然就是晚到,問曹圭賢原因,得到的都是敷衍的答案,這兩人異常的變化,又得不到想要的答案讓李東海感到很悶。

「啊!真是的,我一定要問出來。」一次午餐時間,三人到了頂樓吃飯,李東海放下手中的便當,怒火中燒的看著李赫宰和曹圭賢「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東海,你在說什麼?我們沒有事瞞你啊。」李赫宰平淡的說著,曹圭賢也認同的點頭

「可是...可是...那圭賢你說,為什麼最近那麼常請假?」李東海其實最想問李赫宰的怪異行為的,但現在問太奇怪了,所以他只好指著曹圭賢

「...東海,對不起,這我不能跟你說。」曹圭賢苦笑,很無奈的他真的不能講

「為什麼不能說?我們不是朋友嗎?你有什麼難過的事可以跟我和赫宰說啊!」又是這個答案,李東海越說越激動,隱約還可以看到眼角的淚

「東海,真的對不起,我...」像是心虛似的,曹圭賢低下頭不敢看李東海

「算了,隨便你們!」丟下這句話,李東海站起身離開了頂樓,留下錯愕的兩人

兩人轉頭看著李東海離去的背影,直到不見身影後,兩個人才回過頭對視,一片沉默。

「圭賢...我不想看到東海的眼淚,所以...拜託,不要講。」李赫宰眼神堅毅的看著曹圭賢

「可不是只有你不想看到東海的眼淚,我也是,況且,你憑什麼這樣要求我?」話說得挑釁,但曹圭賢的眼神中充滿著無奈

聽到這樣的話,李赫宰不知道怎麼回答,現在的他對李東海是存著什麼感情,朋友?好想多了點什麼,喜歡?但又少了一點什麼?光是這樣,他就不知道怎麼回曹圭賢了。

「你就承認你也是喜歡東海的吧,這樣糾結對你對他都不好。」說著,曹圭賢起身,拿著吃完的便當盒「我會跟東海告白的,你做好心裡準備吧。」

說完,離開,李赫宰聽到最後一句話時,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當他轉過頭想說些什麼時,只剩下未關閉的門隨著風一擺一擺的。

「呀西!真煩!」煩躁的抓了抓頭,李赫宰閉上眼睛想著幾天前跟曹圭賢的對話

 

 

那天,李赫宰認真的在舞蹈社的教室練舞,曹圭賢獨自一人來找他,李赫宰正覺得奇怪為什麼李東海沒有跟他一起時,曹圭賢只說了一句,有話單獨跟他說,他也就把疑問吞了回去。

「這件事,我希望你不要跟東海講,我跟你知道就好。」曹圭賢異常的冷漠的說著,聽得李赫宰不知該說什麼,只能靜靜的聽著

「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話一出口,李赫宰以為曹圭賢在開玩笑「不要以為我在開玩笑,我是說真的。」

對到曹圭賢認真的表情,李赫宰自然不敢開玩笑,不知不覺跟著認真了起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這裡...」曹圭賢輕輕一笑,手指著頭「長了一個惡性腫瘤,已經是末期了。」

「...好不了嗎?不能動手術嗎?」李赫宰皺起了眉頭

「可以,但是...好的機率低得可以。」曹圭賢放下手指,眼垂了下來「而且也有可能在手術中失去生命...」

李赫宰瞪大了雙眼,他現在的心情不知該激動還是平淡的接受這訊息,因為曹圭賢說的像是別人的遭遇,跟自己無關似的,李赫宰被他搞得心情很複雜。

「所以你不打算動手術?」李赫宰冷靜的態度讓曹圭賢感到意外,他以為他會抓著自己的衣領逼問自己呢

「呵...是啊,過一天算一天吧,我父母也很掙扎要不要讓我去動那風險很高的手術,現在我只是定期回醫院檢查就好了。」曹圭賢笑著,笑容中充滿無奈

「...只跟我說而已?你不打算跟東海說嗎?」李赫宰說完後直覺想打自己,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啊!?明明知道李東海是怎樣個性的人

「不會,你也知道他的個性的...你不想看他哭吧。」曹圭賢眼神瞄向了李赫宰,而他也明白他的意思

「明知故問...」瞪了曹圭賢一眼,李赫宰承認他真很怕李東海的眼淚「你現在都有在吃藥吧?」

「有,吃完了一大包,又一是大包。」曹圭賢邊笑邊說,看不出是生病的人,也讓李赫宰懷疑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在放暑假的前兩天,李赫宰才發現事情才不像曹圭賢說的那樣,因為曹圭賢已經整整一個禮拜沒到學校了,這樣的情況讓李東海很擔心,拋開之前對曹圭賢和李赫宰對他有秘密這件事,拉著李赫宰說要去曹圭賢家看看,而他也答應了。

兩人在放學時間去了曹圭賢家,站在曹圭賢家門外,明明已經按電鈴了,但都沒有人來開門,李赫宰微微皺了眉,告訴李東海改天再來時,門就開了。

兩人同時轉頭看向門,開門的是曹圭賢本人,穿著睡衣,明明已經夏天了卻披著薄外套,臉色蒼白,這樣的一幕,讓兩人不禁擔憂了起來。

曹圭賢坐在床邊面對著李東海和李赫宰,看著李東海因為擔心而皺起的眉,還有李赫宰臉上不知是生氣還是擔憂的神情,他笑了笑,內心充滿無奈。

他騙他們,只是急性腸胃炎,從小腸胃本來就不好,一生病了,往往都比常人還要來得久,要他們別太擔心。

但這些話聽在李赫宰耳裡很明顯是謊話,但不知情的李東海不停的說著要好好照顧身體的話語,曹圭賢還是輕笑著回應。

「...東海,我們回家了。」一直沒有說話的李赫宰突然開口

「咦?可是...」

「先讓圭賢好好休息吧,明天就能看到他了。」李赫宰眼神銳利的看向曹圭賢,明天兩個字說的很重

而曹圭賢也明白那意思,無奈之餘,也只能暗中接受,看來他這兩天不得不去學校一趟了。

李東海和李赫宰離開後,曹圭賢一個躺在床上,家裡只有他自己,安靜得很,閉上眼睛想著一些事,那些非做不可的事。

突然,聽到大門開鎖的聲音,是媽媽回來了,並不想去多理,曹圭賢繼續閉著眼,之後,房門就傳來敲門聲,進來的是媽媽。

「圭賢,媽媽有話跟你說...」

 

 

李赫宰一回到家,就收到李東海的簡訊,上頭寫著暑假一起去海邊的訊息,他、李東海、曹圭賢三個人的第一次,往年都是他跟李東海一起去的,因為李東海喜歡看海,但找不到人陪,所以每年都是他陪李東海去,現在多了個曹圭賢,雖然很不想,但又覺得沒差。

「真的是海啊...」快速的回應,李赫宰想到了李東海那雙像海水清澈的眼睛,閃閃動人,很容易就被吸引了

沒多久,李東海又回傳了,字字句句可以看得出來他的興奮,只是不知道曹圭賢的身體撐不撐得住,才想要打電話給曹圭賢時,手機的鈴聲就響了,正是曹圭賢。

『可以出來一下嗎?』

「可以是可以,只是你...」這傢伙在想什麼啊!?都已經生病了還想出來!李赫宰眉頭緊皺

『我沒關係的,快點出來,我在我們常去的那家速食店等你。』一說完,就被掛電話了

感到莫名其妙,李赫宰不再多想的出門,到約定的店家。

 

 

到了速食店,李赫宰就看到坐在窗邊的曹圭賢,那是他們常坐的位子,而他隔著玻璃打招呼著,這樣的曹圭賢讓李赫宰有點生氣,帶著些微怒意進入店內。

「你在想什麼!?你的身體都這樣了,你還敢出門?」拍了桌子一下,李赫宰激動的說著,聲音不自覺的大聲

「呵...那剛剛是誰叫我明天一定要去學校的?」反問著,曹圭賢臉上掛著無謂的笑容

被這句話堵的說不出其他話來,李赫宰坐了下來「你想說什麼,快說吧!」

「我爸媽決定讓我去動那手術了,而我...也答應了。」

太過震驚,李赫宰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瞪大雙眼的看著曹圭賢,而對面的人卻是一副沒什麼大不了的樣子。

「剛剛東海有打電話給我,說要一起去海邊,我答應了。」

「你瘋了嗎!?你是想讓病情加重嗎!?」李赫宰真的覺得曹圭賢已經無謂到沒神經了,竟然想跟著一起去海邊!

「就跟你說沒關係了,只要按時吃藥就好了。」不理李赫宰激動的情緒,曹圭賢繼續說道「這次去海邊,我想跟東海告白,不管他接不接受,至少...」

曹圭賢突然停話語,李赫宰疑惑的看著他,不管曹圭賢是不是真的要跟李東海告白,他比較想知道接下來曹圭賢會說什麼。

「反正就是這樣,赫宰你最好小心點。」淺淺一笑,曹圭賢起身離開了速食店,留下還沒把他的話消化完的李赫宰

要他小心點?這話是什麼意思?李赫宰的腦袋一直想著曹圭賢說的話,不停的找著答案,難不成曹圭賢想對李東海做什麼嗎?如果是這樣,他該做出什麼回應?

 

 

 

 

「東海,起來了,已經到了。」叫醒坐在副坐的李東海,李赫宰幫他解開了安全帶

「到啦...」往車窗外一看,一樣是熟悉的風景,熟悉的建築物,只是心情不同了

「快下車啦,怎麼在發呆?」已經下車的李赫宰,開著門,疑惑的看李東海

「赫宰,東海,好久不見了。」一道男中音從身後發出

「正洙哥,好久不見了。」李東海看見許久不見的哥哥,開心的微笑

「哥,這次一樣要麻煩你了」李赫宰淺笑的說著

「哪裡,這是我該做的。」已經十年了啊,看著眼前的李赫宰跟李東海,朴正洙忍不住在心裡感嘆著「這次來...是來看他的嗎?」

 

 

 

 

 

    全站熱搜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