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即將結束午後的風對流帶來水氣,沒多久下雨了,這是個多雨的盛夏。

李東海直盯下著雨的窗外許久,李赫宰看到李東海這樣,心裡又是一陣抽痛。

一個月過了,每到下雨天李東海是這個樣子,什麼事都不做,也沒有表情,就只是看著雨落下,直到結束。

這讓李赫宰感到心疼,他寧願李東海大哭大鬧,也不要如此寂靜的沉默。

從背後抱住李東海,李赫宰不說話,將臉埋進李東海溫暖的脖頸,親密的動作,內心卻十分苦澀。

「赫宰...」細語著,李東海有了動作,握住李赫宰環抱的手「...快開學了。」

「...恩...」

「...圭賢...會來上課吧...」

「會,一定會...」加重手的力道,李赫宰有點哽咽,淚水只敢在眼眶打轉

「我們又可以再一起了。」

李赫宰沒回話只是使勁地點頭,李東海淡淡的笑了。

就算是虛幻的答案,我知道你始終都在身邊。

 

 

『最近如何?』

「恩,還好...那邊呢?」

『病情蠻穩定的,但還是需要觀察。』

李赫宰握緊話筒,近期與朴正洙通話,了解曹圭賢的病情,這對李東海的心情多少有些幫助,至少他可以露出淺淺的笑容,那樣也就夠了。

『赫宰,東海的情緒要讓他穩定些,不要再讓他難過了。』朴正洙語重心長地說著,現在只有李赫宰能安撫李東海

「我知道了,哥,謝謝你。」

『不會,就先這樣吧,有什麼狀況再說了。』

「恩,哥再見。」結束通話,李赫宰無力地垂下頭,嘆了口氣

不能探病的痛苦,李東海的傷心,都讓李赫宰感到力不從心,但還是得打起精神,為了自己,也為了心愛的人。

回到李東海的房間,看著那還熟睡的臉龐。

趁他不在時,又哭了吧,那殘留的淚痕,看了真是不捨,摸了摸,也想把淚痕抹掉。

「赫宰?」

「恩?怎麼醒了?」李赫宰微笑,溫柔地看著睡眼惺忪的李東海

李東海起身,眨了眨眼睛,水靈的雙眼看著李赫宰,然後靠近李赫宰,輕輕地在李赫宰的唇點上一吻,馬上離開。

「對不起...」

「恩?」

「我讓你擔心了。」李東海伸手摸著李赫宰的臉頰

他都知道,因為他的傷心讓李赫宰這麼辛苦,他看著他一天比一天還要憔悴的臉龐,李東海發覺,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他應該要懷著希望等著曹圭賢出院,三個人再次開心的聚在一起。

「東海...」李赫宰抓住李東海撫著自己的手

「明天回家吧,爸媽再過兩三天就會回來的,我一個人可以的。」李東海微笑,想讓李赫宰可以放心點

「可是...」

「你已經一個月都沒回家了,阿姨會擔心的。」李東海反握李赫宰的手,不變的微笑

「...我知道了。」抱住李東海,李赫宰將人壓至床上,深情地看著「那...」

李東海知道李赫宰想做什麼,但那眼神太過深情赤裸,他只好撇過頭,臉紅的點頭。

李赫宰頭一低,吻住了柔嫩的唇,在這一天吻遍了李東海的身軀,有了第一次的關係,第一次完全的結合,是說不出的複雜心情。

結束後,李東海在李赫宰的耳邊輕說的說著。

「我愛你。」

 

 

 

 

李赫宰回到自己家中,已經一個禮拜了,每天都跟李東海通話,問著吃飯了嗎?說著要早點睡,一些關心的話語,很普通,但李赫宰還是不厭其煩的打電話,雖然李東海都會說,你是我媽啊?

聽到這樣玩笑般的話,李赫宰知道,李東海的心情已經比較好了,他的心情也跟著好起來了。

『明天一起去逛街吧,最近都待在家裡,感覺好悶。』李東海的語氣很明顯的在撒嬌

「恩,好啊。」李赫宰也樂於這樣久違的撒嬌

『我們明天去幫圭賢買件衣服吧!等他出院了,就當出院禮物。』

「恩,好啊。」

『明天去吃那家我們常去吃的冰淇淋店吧。』

「恩,好。」李赫宰笑開了,現在的李東海就像期待校外教學的小學生

『赫宰...』

「恩?」

『你沒有別的詞了嗎?』

「咦?」

『幹嘛都只是”恩,好啊。”這樣的回答。』

「呵!你說什麼都好,你開心就好。」李赫宰輕笑

『...好吧,明天見囉!』

「恩!明天見。」

放下手機,李赫宰馬上換了一件衣服,準備外出。

 

 

李赫宰出門,去見了來到市區的朴正洙,在跟李東海通話的前一刻,先跟朴正洙約好的。

「正洙哥。」

「來啦!」

兩人來到了一間還未開門的酒吧,當兩人到時,李赫宰嚇了一跳,他還未成年啊。

「哥!」

「沒關係的,這裡是我一個熟識的朋友開的。」朴正洙微微一笑,表示放心

聽到是熟人所開的,李赫宰才安心的點頭。

然後,就在朴正洙微笑的那一瞬間,李赫宰看清楚了朴正洙的雙眼,紅腫充滿血絲,他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

「金鐘雲!你在嗎?」一進去,朴正洙喊了一聲

「來了!」不久,一名丹鳳眼,看起來很有氣勢的男子走了出來

「老樣子,然後再幫我準備一杯果汁。」

「知道了。」金鐘雲點了頭,立即拿起吧檯裡的雪克杯,開始幫朴正洙調了一杯酒

「赫宰,坐下啊。」發現李赫宰還沒坐下,朴正洙拍了拍旁邊的位置

「哥...你有話要說吧。」李赫宰沒有聽朴正洙的話馬上坐下

朴正洙愣了一下,但還是笑著拍了拍椅子「先坐下吧。」

這才讓李赫宰坐下,金鐘雲也把果汁放在他的面前,朴正洙輕嚐了一口酒,而李赫宰只是看著他,等待著。

「你們聊吧,有事再叫我。」金鐘雲感覺到氣氛不對,說完馬上離開了

「謝謝。」

「哥,圭賢怎麼了?」金鐘雲離開後,李赫宰馬上切入重點問

朴正洙沒有說話,看著握在手中的酒杯,不停翻轉著,不久,朴正洙的眼眶有淚水在打轉著,看到這一幕,李赫宰慌了,他等不下去了。

「哥!圭賢他到底怎麼了!?」大吼,李赫宰激動的眼睛都紅了

「...圭賢...圭賢他...」朴正洙吸了一口氣,哽咽的說著「圭賢他昨天...離開了...」

「不可能!」李赫宰激動地站了起來,不敢置信地瞪大眼「這...這不好笑啊...哥,別鬧了!」

「我沒在跟你開玩笑!圭賢真的離開了!他離開了!」朴正洙難得的大聲吼著,眼淚也跟著掉落

碰!”的,李赫宰失去力氣的跌坐在地上,一隻手摀住臉,痛哭失聲,腦袋一幕幕都是李東海在電話裡所說的話語,他想像得到李東海電話那端興奮期待的樣子。

而現在,突然接到這消息,他該怎麼辦!?他不捨曹圭賢就這樣走了,他難過連最後一面都沒看到,人就這麼離開了,他不敢告訴李東海這件事,他不忍再看到李東海的眼淚了,那等待的日子看得太多了。

「這不可能...嗚...不可能...」

「赫宰,我知道這太突然了,但是你該想想要怎麼跟東海說這件事。」扶起李赫宰,朴正洙眼中的淚還沒擦乾,卻還是不得不顧好李赫宰的情緒

「哥...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拜託...」李赫宰低頭抓著朴正洙的衣服哭泣的哀求著

看到總是開朗活潑的李赫宰哭成這樣,朴正洙內心十分的不捨,但還是得面對現實,一個吸氣,抹掉眼淚,他撐起堅強。

「赫宰,別哭了,你現在倒了,東海怎麼辦?」終於,李東海的名字讓李赫宰抬頭

「這已經是事實了,不僅你難過,我也很難過,更何況是心思更細膩的東海,你要振作,現在你是東海的依靠。」

聽著朴正洙的話,李赫宰的情緒稍稍安撫了,他盯著朴正洙看,像是在腦海裡消化那些話。

然後,他擦了擦眼淚,重新坐在椅子上,緊抿著嘴唇,似乎在想些什麼,看到這幕的朴正洙心裡又是一陣心酸。

到底是什麼,要讓這些孩子又著這麼大的遭遇?

「...哥...對不起...」幾分鐘過後,李赫宰才輕輕吐出話語「東海那邊...我會自己想辦法的...」

「...想得開就好,圭賢他母親那裡,我會幫你們問看看,讓你們能去為他上香。」

「...謝謝...」

 

 

 

 

化掉的冰塊,在杯子裡慢慢地改變形狀,朴正洙在李赫宰走後就沒再碰過那杯調酒,安靜地看著,一旁的金鐘雲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雖然剛剛的情況他都聽得一清二楚。

「人生,就像冰塊一樣。」金鐘雲拿掉那杯調酒,重新換上一杯新的

注意到金鐘雲的舉動,朴正洙疑惑的看著他。

「有些事物是慢慢在變化的,你一不注意了,它就會從你眼前消失。」金鐘雲微微一笑,繼續道「人身邊的事物,就像冰塊一樣,沒了,就會再添上新的,不停的汰舊換新,直到生命結束的那天。」

「謝謝你。」朴正洙淡笑,知道金鐘雲是在安慰他,喝了一口調酒「但人的感情就無法像冰塊一樣了。」

金鐘雲挑了眉,感興趣的聽著朴正洙的話。

「因為太過深刻,連冰都化不了。」說完,朴正洙又笑了,眼角帶著淚水

 

就是太過深刻,所以人與人之間,那切不斷的緣,就這樣刻在心裡,一輩子都抹滅不掉。

 

 

 

 

 

    全站熱搜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