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是炎熱的夏天但從海邊吹來的徐徐涼風讓在海邊的四個人感到一陣舒服的感覺

「還是海邊好,就算夏天在怎麼熱,還是有海風的吹來的涼爽。」李赫宰突然感慨的說著,但其他人並不買帳

「這不是重點。」白了一眼李赫宰,李東海轉頭看向朴正洙

「我爸說,他在洞穴裡最底的石台上放了三個東西,其中一組拿到對的東西才算贏,但也要是他來判斷。」

「朴叔當裁判,那...會不會...」

「臭小子!竟敢懷疑我的人品!?」朴叔不知從哪裡冒出來,打了李赫宰的頭一下「就算是我兒子,我還是會很公平的判斷。」

「呵呵...朴叔,對不起啦!」李赫宰抓了抓頭,露出慣有的笑容撒嬌

「那就...東海跟圭賢一組,我跟赫宰一組,這樣可以嗎?」為了不拖延時間,朴正洙快速地為四人分好組別

「沒問題!那誰要先出發啊?」李東海開心的贊成,拉著曹圭賢的手臂笑著

「哥,我們先進去吧。」突然,李赫宰率先開口,而還沒準備好的朴正洙有點錯愕

「呃...赫宰啊...」話都還沒說完,李赫宰就自徑的走進洞穴裡,見狀,朴正洙只好無奈的搖頭跟在後面,沒想到這小子的醋勁這麼大

「赫宰是怎麼了?」看到李赫宰像是心情不好的樣子,李東海疑惑的問著

「不知道。」瞄了一眼李東海勾住的手,曹圭賢忍不住勾起嘴角

「東海,我等一下...」話說到一半,曹圭賢突然感覺到一陣劇痛,下意識緊握住李東海的手,而那力道也嚇到了李東海

「圭賢!?你怎麼了!?」皺起眉頭,李東海擔心的看向曹圭賢

不能被發現啊!曹圭賢壓抑住疼痛,努力地露出笑容,儘管看起來很勉強。

「沒事沒事,嚇到你了?」放鬆力道,露出調皮模樣,讓李東海感到傻眼

「你在開玩笑?你真的很無聊耶!」李東海故作生氣地打了曹圭賢

「哈哈...好啦!對不起啦!」抓住攻擊他的手,曹圭賢臉上的笑容沒有停止過,頭部的疼痛好像也已經沒了

「東海,圭賢,我先回去民宿一下,有事情再叫我。」

「好,知道了。」

朴叔離開後,李東海跟曹圭賢坐在岩洞外的大岩石上坐著,李東海這時才發現她們兩個人的還是握著的,臉一紅,把手給抽了回來,而曹圭賢看到這樣的舉動,沒多說什麼,只是淺笑著。

「對了,你剛剛要跟我說什麼?」想到剛剛沒聽完的話語,李東海問著

「恩...要現在說嘛...」曹圭賢歪著頭想了一下,之後給了李東海一個燦爛的笑容「等等再告訴你!」

「曹圭賢!你...」原本想吐嘈個幾句的,但看到了剛剛進去的朴正洙和李赫宰已經走了出來「怎麼這麼快!?」

「路才那麼一條,而且又不深,當然快了。」李赫宰面無表情的說著,手裡拿著一樣物品,看來是他們選擇的東西

「...赫宰,你心情不好嗎?」李東海走近的看著李赫宰,卻見李赫宰撇開頭

「沒什麼。」

「哪裡沒什麼!明明就...」

「啊!東海啊,赫宰可能剛剛被蝙蝠嚇到了,還驚魂未定的,所以才...」想緩和氣氛的朴正洙,插進他們倆中間笑笑地說著

「哥!我哪有啊!」聽到大哥胡亂說著,李赫宰生氣地反駁

「你別吵,東海,圭賢,你們快進去吧!」推了推兩人,朴正洙用眼神示意著李赫宰

而前面兩人也是在還沒做好準備,就被推了進去了,等到兩人消失在黑暗中,朴正洙才轉頭看向坐在岩石上的李赫宰。

「你啊...真是幼稚。」坐在旁邊,朴正洙拿過李赫宰手上的物品-瓶中沙

「...哥,你還不是一樣...」

「呵呵...既然那麼喜歡東海,幹嘛還要叫圭賢跟東海告白。」塞回給李赫宰,朴正洙笑了笑

就算知道朴正洙的意思,李赫宰也沒有回話,只是看著手中的瓶中沙,若有所思著。

 

 

「哥,拿這個吧。」

「瓶中沙?為什麼?以我爸的腦袋...」

「哈...哥,你說這種話如果讓朴叔聽到,肯定會被修理的。」李赫宰笑了,還數落了朴正洙

「嘖!肯笑了?剛剛幹嘛還那麼氣?」彈了李赫宰的額頭,朴正洙斜眼看了一眼

聽到朴正洙的話,李赫宰馬上變了臉,不知為什麼?就是克制不了內心的情緒,一看到李東海挽著曹圭賢的手,醋勁就是無法壓抑,當然表情就不可能好到哪裡了。

「...我有我的打算。」拿起石台上瓶中沙,李赫宰淺淺的笑著

不管接不接受,只希望能有個東西,能代替不在你身邊的我。

 

 

 

 

進到洞穴裡的兩人,下意識的有牽住對方的手,李東海因為太黑而有點害怕的,反觀曹圭賢,像是算準了李東海害怕的時間點似的,在適當的時機伸起手牽住,在李東海看不到的那一面勾起嘴角。

「怎麼這麼暗啊。」

「就說你會害怕了。」

「才沒有...對了,手電筒。」想起口袋裡的手電筒,李東海馬上拿了出來「嘿嘿...有了這個就好辦事了。」

「你真厲害。」握了握手中的手,剛剛還有點冷冷的,現在已經是舒服的溫度,那觸感令人細細品味

「那還用說。」

在手電筒的照耀下,李東海跟曹圭賢順利的走到最裡面的石台,三樣物品,剩下兩樣,一條貝殼項鍊和鑲有一朵扶桑花的胸針,這可讓兩人十分傷腦筋了。

「拿哪一個比較好啊?」

「...這個吧。」曹圭賢向前拿起貝殼項鍊,並往李東海脖子套上

李東海疑惑的看著曹圭賢,透過微弱的光線,李東海看見曹圭賢眼神中少見的深情,不自覺的害羞,頭也緩緩地低下。

「東海...」捧起李東海的臉頰,曹圭賢強迫他看著自己

「現在我所說的每句話,你要好好記著,不管未來怎樣,你一定都要把曹圭賢這個人,永遠記在腦海裡。」

聽到這裡,李東海內心湧起不安,緊張地抓住曹圭賢的雙手「這是什麼意思...」

「聽我說完...」拉下手,曹圭賢直接把人擁入懷裡,在李東海耳邊細說著

「我很喜歡你和赫宰,但我對你的喜歡已經超過太多太多了,多到我會嫉妒赫宰,多到我想把你占為己有,那份感情已經太滿了,滿到讓我很痛苦。」

說完,曹圭賢的雙手緊了緊,像是要讓李東海跟自己合而為一似的,同時李東海也感受到那雙手的顫抖,內心的不安蔓延全身。

「東海...我喜歡你...我愛你...雖然我知道你是喜歡赫宰的,但我還是喜歡你。」

「圭賢...」這樣的告白,讓李東海一度忘了自己是喜歡李赫宰的,想著他是不是該接受曹圭賢

「我不奢望你會答應,我只希望你能一直記住我,就算曹圭賢這個人從這世界上消失了,也要永遠的記住...」

「等等!這話...」疑問還沒問出口,原本環抱住自己的人突然失去力氣,鬆開了自己倒在地上,一切來得太突然,等李東海回過神後才發現曹圭賢昏倒了

「圭賢!?圭賢!?」蹲了下來,把昏倒的曹圭賢撐了起來,拍了拍他的臉頰,試圖喚醒曹圭賢「曹圭賢!你別鬧了!醒醒啊!」

以為是曹圭賢在開玩笑,未料,不管叫了多久懷裡的人就是沒醒來,這下李東海慌了,李東海搖了搖曹圭賢的身體,可人就是不醒。

「嗚...怎麼辦...圭賢...醒醒啊。」漸漸視線模糊,李東海的眼眶匯聚越來越多眼淚,忽然他想起了李赫宰和朴正洙

「赫宰...赫宰...正洙哥!赫宰!」眼淚流了下來,李東海開始大喊,希望洞穴外的人會注意到「哥!正洙哥!」

「圭賢...正洙哥!赫宰!」喊了沒多久,朴正洙和李赫宰終於出現了

「發生什麼事了!?圭賢他...」朴正洙一看到,驚慌的皺起眉頭

「該死!」李赫宰一看到昏倒的曹圭賢和淚流滿面的李東海,馬上意會過來,趕緊跑到兩人身邊

「赫宰!怎麼辦!?圭賢...圭賢...」最安心的人出現了,李東海馬上崩潰了

「東海,別哭了,沒事,沒事的...」李赫宰先是溫柔地幫李東海擦了眼淚,之後把李東海懷裡的曹圭賢拉出,把人背在背上「哥,你可以幫忙打電話給醫院嗎?」

「喔!好!」還在驚慌的朴正洙,一聽到李赫宰的話馬上動身,第一個跑出洞穴

「唔嗚...赫宰...圭賢...圭賢沒事吧...」拉著李赫宰的衣角,李東海瞬間變成無助的小孩

「沒事沒事...東海,別哭了,我們快把圭賢送去醫院吧。」空出一隻手,李赫宰摸了摸李東海哭到脹紅的臉頰,想給他個安心

「恩...」跟在李赫宰身後,離開了黑暗又令人不安的洞穴

 

 

 

 

想獲得到最想要的,是不是就要犧牲掉一樣最深愛的?

那這樣,捨不得的那份心,是不是就會被認定為貪婪呢?

 

 

 

 

 

    全站熱搜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