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告           
請大家尊重並配合,謝謝。                         ※ 此版文章,未經允許請勿隨意轉貼改文。                                     ※ 此版自製賀圖,分享請註明出處,且禁消LOGO。                                     ※ 請尊重並配合原PO主秉持的著作權觀念。                           By 自然語

22546988_1489011537858965_1483958776_o  

[ 自截圖 ]

 

 

 

 

 

 

 

 

 

 

--------------------------------------------------------------------------------

 

 

 

 

 

在黑暗中不停地奔跑著,時間過了多久,他不知道,只知道自己不斷地在黑暗中徘徊,直到一道刺眼的光芒停止了這無止盡的噩夢,陌生又熟悉的輕柔嗓音,讓他忘卻恐懼。

「東海東海

「唔嗯

「東海,起來了

睜開雙眼,印入眼簾的是熟悉的溫和笑容,眨了眨雙眼,傻愣的看著眼前的人,這樣陌生又熟悉的感覺,彷彿回到半年前。

「赫赫宰?」

「嗯?怎麼了?」聽著愛人的呼喚,李赫宰回以溫柔的笑容

「沒沒事

「呵還想睡嗎?你再多睡一回,我去把早餐盛進來。」

「沒關係,我起來了。」坐起身,雙手一張,李赫宰下意識的抱住還有些睡眼惺忪的人兒

「東海,確定今天要去嗎?你的身體」想起今天的行程,李赫宰有些擔憂,因為半年前的事故,他深怕李東海的身體會撐不住

「嗯,我的身體已經沒問題了,而且你不是說那地方的空氣清幽得很,我想是沒問題的。」李東海邊說邊把下巴靠在李赫宰肩上,閉上雙眼微微一笑

「我知道了,你別逞強喔。」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李赫宰心裡多少還是有些擔憂

李東海,李赫宰的戀人,半年前與父母開車外出途中發生了嚴重車禍,父母當場死亡,而李東海則是因為劇烈的撞擊,導致肺積水,經過長時間的手術後,才慢慢脫離險境,但也昏迷了一個多月才醒過來。

李東海平安的脫離險境,李赫宰甚是高興,但開心也只是一瞬間的事,下一秒他卻笑不出來,因為李東海忘記他了,激烈的撞擊讓李東海車禍前的記憶全沒了,只有些許片段殘存,關於李赫宰的記憶全沒了。

心愛的人忘記自己,面對這樣的情況,對李赫宰而言是難過的,但李赫宰不氣餒,他每天都一點一滴地告訴李東海關於他們的事,而李東海從原先的狐疑,之後慢慢開始相信李赫宰,半年過去了,現在的李東海彷彿回到車禍前。

他重新愛上李赫宰,並且依賴,這對李赫宰而言更是得來不易的結果,他開心李東海重新回到自己身邊,也欣慰李東海的身體終於康復,最後為了李東海好,他向李東海提議離開首爾,兩人一起到沒人認識他們的城市重新開始。

之後,他們來到與李東海老家十分相似的城市──蔚山市,開了一間李東海失憶前就嚮往的咖啡店,小小的咖啡店,雖然沒有很多客人,卻也十分愜意,這是李東海一直想過的生活,這樣的夢想,也是李赫宰告訴李東海的。

如今的他們,過著理想又平順的生活,唯獨李赫宰的內心,似乎有些不踏實。

 

 

簡單的吃過早餐,李赫宰開車載著李東海來到一個山區,沿途綠意盎然的景色,讓李東海看得很舒服,也目不轉睛地盯著車窗外看,不同於李東海的興奮,李赫宰倒是有些吃味,全程默不作聲地直視著前方開車。

「赫宰,赫宰,你看!那裡有松鼠!」看到一隻松鼠快速竄過,李東海興奮地大喊「赫宰!你有

發現到身旁的人沒有回應,李東海疑惑地轉過頭看向駕駛座沉著一張臉的男人,看到這樣的表情,李東海嘆氣,挪了個姿勢,更靠近李赫宰。

「生氣啦?」

「沒有。」口是心非的說著,李赫宰的目光依舊直視著前方

「還說沒有」說著,李東海湊近親了李赫宰的臉頰一下「對不起,我不該一直看外面,忘記看李赫宰先生了。」

聽到李東海的話,李赫宰故作鎮定的直視前方,但嘴角早已經出賣他的心情了,看到李赫宰的表情,李東海也笑了,這才放心的在位子上坐好。

「赫宰,謝謝你」半敞,李東海緩緩地說著

「謝什麼呢?」

「謝謝你,在我昏迷休養的那段時間裡,幫我處理我父母的後事,謝謝你,這段時間一直對我這麼好。」李東海打從心底懷著感謝的心情,由衷的說著

他不知道為什麼李赫宰會對他這麼好,也不知道為什麼李赫宰會對他這麼無怨無悔的付出,或許就像李赫宰說的,他們是戀人,因為相愛,所以李赫宰才會如此對他死心踏地的。

「沒什麼,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在路邊停下車子,李赫宰轉頭對著李東海露出溫柔的微笑,而李東海看到這樣的笑容,也跟著笑了

 

這樣就好了,我們之間只要這樣平穩的一起生活就夠了。

 

 

到達目的地,李赫宰一手提著水果籃,一手牽著李東海的手,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在山路上,最後在一座墓前停下腳步,李赫宰讓李東海在一旁休息著,而自己在墓前擺設好鮮花水果,並在酒杯裡倒了些清酒。

一切都準備好後,李赫宰才牽著李東海的手到墓前,那是李東海父母的墓,今天是李東海出院後第一次來這裡祭拜。

看著墓碑上父母的名字,李東海有說不出的感慨與悲傷,疼愛他的父母,他竟然無法見到他們的最後一面,這是他唯一的遺憾。

「叔叔、阿姨,我帶東海來看你們了。」正當李東海還在感傷時,李赫宰的聲音就傳到耳邊「很抱歉,因為我很怕東海的身體會撐不住,所以現在才帶他來。」

李東海看向李赫宰,見他一臉真誠又歉疚的表情,李東海忍不住地讓眼淚流下,而查覺到身邊的人有異狀,李赫宰轉頭一看,趕緊用衣袖把李東海的眼淚擦乾,但那淚水怎麼樣也停不下來。

「怎麼哭了呢?見到你爸媽太開心了?」李赫宰說著,想讓李東海破涕為笑,卻成了反效果

「不是赫宰,謝謝你,真的很謝謝你這麼愛我

不斷地流下眼淚的真正原因,連李東海自己也不明白,但聽著李赫宰對他父母說的話讓他悲從中來,悲傷從內心深處流瀉而出,他能感受到身旁這個男人對他的真心,也完全相信男人的所有一切。

他愛他,是全心全意的。

等到李東海的情緒緩和下來後,兩人才正式開始祭拜李東海的父母,祭拜完後,兩人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坐在墓前靜靜地看著兩塊冷冰冰的墓碑,各自若有所思,直到夕陽西下,李赫宰這才開口。

「回家吧。」

李東海點點頭,站起身,跟著李赫宰收拾好東西後,準備一起下山,在離開前,李東海再次回頭看了一眼父母的墓碑,露出一個微笑。

 

對不起,我只能以這樣的心情來見你們。

 

 

 

 

祭拜完父母後的日子,李東海與李赫宰的生活依然過得十分平凡,咖啡店的生意一如平常,李東海在吧檯邊跟常客閒話家常著,李赫宰在座位間來回走動著,突然一個穿著華貴西裝,眼神銳利的男人毫無預警地走進咖啡店裡。

顯眼的裝扮引來店內所有人的目光,就連李東海也停下手邊的動作傻愣地看著男人。

「希澈哥,你來啦?」李赫宰的聲音扯開了沉默的氣氛,語調高昂地招呼男人

「赫宰,這位是?」似乎是李赫宰的熟人,李東海問著

「臭小子,忘了我啊?我是

「東海,他是你的表哥,金希澈啊。」打斷男人的話,李赫宰笑著拍了拍男人的肩

「表哥...金希澈」看著金希澈,李東海喃喃自語,腦海裡似乎還想不起眼前的人到底是誰,但還是對眼前的人感到十分熟悉

「是啊,希澈哥也是我大學的學長,所以跟我也很熟。」見李東海面露疑惑,李赫宰趕緊又說道

「這樣啊希澈哥,對不起,我的記憶還沒完全恢復,所以

「沒關係!沒關係!雖然長時間都待在國外,但你的事我已經聽說了。」金希澈揮了揮手表示不在意,隨後露出與剛才不同的溫和微笑「東海,你平安無事就好,幸好赫宰有好好照顧你。」

「嗯多虧了赫宰,我才能這樣站在這裡。」李東海說著,邊露出幸福的笑容看向李赫宰

而李赫宰也回以一個笑容,兩人的樣子,看在金希澈眼裡卻是那麼的不對調,金希澈微瞇起雙眼。

「赫宰,可以出來一下嗎?」金希澈擺出抽菸的姿勢,李赫宰了然的點頭

兩個人就這麼一前一後的走出咖啡店,留下有些疑惑的李東海,雖然有很多事情李東海還是不太明白,但他始終還是決定相信李赫宰的話。

他們是戀人,李赫宰愛他,而他,一樣愛著李赫宰。

 

 

與金希澈談天說地了一整個下午,李東海多少明白自己與金希澈之間的關係,以及失憶前自己是有多麼的調皮任性,這樣的自己似乎不惹人嫌,反倒身邊有很多朋友。

「東海,你是怎麼看赫宰的?」

突然的問題,讓李東海有些不知所措,看了一眼在幫客人送餐點倒咖啡的李赫宰,李東海認真的回想這些時間來,李赫宰對自己的照顧。

「赫宰對我很用心,我可以感受到他是真心愛我的。」

「是嘛,那你幸福嗎?」

「當然,雖然一開始不太相信他說的話,但我現在很愛他。」聽完李東海的話,金希澈沒有回應,只是直盯著李東海許久「希澈哥?」

「沒什麼,只要你覺得幸福就好,東海,這是我的願望」話說到一半停了下來,金希澈拿起桌上李東海為他沖泡的咖啡,一口喝完繼續說道「我希望你這一輩子能活在這幸福裡,不要有任何痛苦。」

「希澈哥

「好了,我該回去了,有空再來找你們。」金希澈話一說完,站起身,轉過身走到門邊,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對著李赫宰喊道「赫宰,別讓東海哭啊!」

話說完,金希徹直接開了門離開店裡,還反應不及的李赫宰只能愣愣地看著店外的金希澈坐上帥氣的跑車迅速的離開。

 

當然不會讓他流淚,當然也不會回憶起痛苦的記憶。

 

 

咖啡店打烊後,李赫宰牽著李東海的手漫步在寧靜的街道上,附近店家都已經關上門,只有路燈還盡忠職守的照耀著路面,今晚的夜空上沒有一顆星星陪伴,獨留著一個缺口的月亮。

「希澈哥真是個奇妙的人。」李東海想起跟金希澈聊天的畫面,笑了出來

「奇妙?」

「嗯!不過他真的是我表哥呢,說了很多你不知道的事,這說不定可以讓我的記憶恢復不少呢。」

「嗯是啊,這樣得讓希澈哥常來了。」李赫宰微微一笑,但心裡有說不出的苦

「對啊,以後要多找希澈哥來了。」李東海說著,臉上的笑容是李赫宰許久不見的單純笑容

看著這樣的笑容,李赫宰的心臟像是被狠狠捏住似的,痛得喘不過氣,在李東海看不見的角度緩緩吐了個氣,而後對著李東海露出慣有溫柔的笑容。

「東海,我愛你。」

「我也愛你,赫宰。」

燦爛單純的笑容,彷彿一顆炙熱的太陽,刺眼的光芒蓋過一顆因為殘缺而扭曲的心,這是救贖,這世間上唯一的解藥,無論如何都得屬於自己的。

 

 

 

 

「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騙東海。」努力壓抑著內心的憤怒,一字一句間不斷地顫抖「萬一哪天東海知道真相了,他會恨你的。」

「就算有那一天,東海也離不開我了。」從容的微微一笑,似乎一切都在自己的計劃中

「別忘了,就算是同父異母,你們還是兄弟,你以為你們搬到這裡來,就真的沒人知道了嗎?」

「所以,我想拜託哥,請你假裝不知道吧。」一邊說著,一邊緩緩彎下腰「我是真的很愛東海,就算他知道真相後會恨我,我也愛著他。」

看著眼前的人如此喪心病狂的做到這地步,雖然不想讓自己疼愛的弟弟陷入這荒謬的謊言中,但眼前的人也是自己的弟弟啊,陷入兩難的他,該如何是好?

「你能答應我,不管東海有沒有想起你是他親生哥哥,都不能讓他難過流淚嗎?」過了許久,顫抖的雙唇慢慢地吐出話語

「可以,我會讓東海這輩子都沉浸在幸福裡。」堅定地看著哥哥,就算在怎麼艱難,他也會拼命地守護

幸福嗎?如果活在謊言裡,是幸福的唯一道路,那只能乞求上天幫忙了,金希澈如此想著。

 

 

 

 

兄弟,這兩個字在李赫宰內心深處卻不是如此,他從小就愛著李東海,就算李東海的母親待他苛薄,就算父親總是對他嚴厲苛責,對李東海卻是寬容溺愛,但他還是愛李東海,因為李東海的單純善良,讓他猶如得到解藥般,深深地烙印在心裡。

然而這份愛似乎也逐漸扭曲,在得知父母因為車禍喪命後,李赫宰心裡竟沒有一絲哀傷,反倒欣喜,再加上李東海的失憶,讓他更加喜悅。

如此一來,沒有人能阻止他愛李東海了,離開熟悉的成長環境,這樣就沒有人知道他們,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親兄弟。

李赫宰在李東海醒來後還在醫院休養的時間裡,重新安上父母的墓碑,上頭沒有他的孝子名,只有李東海的,隨後將自己的名字剔除戶口,也把家裡有關於自己的東西全丟掉,為的就是讓李赫宰這個人完全不存在於這個家。

這樣,他就能好好愛李東海。

李赫宰也想過萬一哪天李東海恢復記憶後,會不會恨自己騙了他,但隨著時間,李東海的態度,從不信任他到愛上他,李赫宰有了自信,李東海就算會恨他,但也無法離開他了。

 

愛你,不過是最單純的願望,然而我卻只能用卑鄙的謊言,來成就這份愛情。

 

 

 

 

 

 

 

 

 

 

                                      [ END ]

 

 

 

 

 

22547032_1489011727858946_1262359211_o  

[ 出處 推特:@_Gimka ] 

 

 

 

 

 

 

 

 

 

 

 

 

 

 

 

-------------------------------------------------------------------------------------------------------------------

親愛的東海 生日快樂!!

幸好退伍後的你跟以往一樣,那樣的單純,希望還能繼續聽到你的創作

愛拍照的你,繼續散發你的感性吧!

 

這篇當生賀文不知道會不會太黑暗了點,但在打赫宰生賀那篇的後續時靈感卻卡住了...

靈光一現的...不是後續...而是這篇!QwQ

所以只好重新來過,熬夜打完這篇(幸好今天是假日!XDD)

 

來小小說明一下這篇的主題...

文末很清楚的說到赫宰跟東海是親兄弟了,但對赫宰而言,東海很久以前就不是弟弟,而是最深愛的人,所以他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感情

直到車禍,讓他有了機會,至於東海,他真的失憶了嗎?或許是,但失憶不是長期,他知道了多少,只有東海自己知道

看似真實又虛假的愛情,讓兩人之間多了一份微妙的情感

整體而言就是這樣,希望大家喜歡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自然語 的頭像
自然語

語天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如煙
  • 文筆還是這麼的好💙
    每每看見你的文
    總會讓我又再度拾起寫文的衝動
    最近的課業壓力
    導致我好久沒更新了

    但看見你的文章
    又有動力了!!!

    請繼續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