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告           
請大家尊重並配合,謝謝。                         ※ 此版文章,未經允許請勿隨意轉貼改文。                                     ※ 此版自製賀圖,分享請註明出處,且禁消LOGO。                                     ※ 請尊重並配合原PO主秉持的著作權觀念。                           By 自然語

14799781_1139408892819233_989153952_o

 

[出處見圖LOGO]

 

 

 

 

 

 

 

 

 

 

 

 

 

 

 

-------------------------------------------------------------------------------------------

 

 

 

 

 

「唔嗯

「我想聽你的聲音」低沉的呢喃,為昏暗不大的房裡帶來些許淫靡的氛圍

纖長的手指用撫摸的方式一點一點的探進似是隱忍卻又不斷喘氣的嘴裡,濕滑的觸感,也阻擋不下下流的攪弄,只為讓甜美的聲音呼之欲出。

「嗯..哈啊」細細的啜泣低吟,人為製造的快感由下而上的流竄,讓他忍不住放聲呻吟,讓那個人如願以償

「嗯不好聽」輕鬆又輕挑的語調,以及擺動腰部的韻律,開始了強烈的撞擊,一下又一下準確的觸碰到敏感的前列腺

「啊李赫赫宰不嗯啊」李赫宰猛烈的撞擊,讓身下的人只能張大嘴吐出一聲聲美妙的呻吟

「啊啊哈啊啊赫赫宰

「東海很舒服吧我也是喔」看著李東海似是痛苦又愉悅的神情,李赫宰微瞇起雙眼享受著身下的一切,漸而放下速度

突然,李東海伸手勾住李赫宰的脖子,用力地將人往下拉,兩人之間的距離只剩幾釐米,李東海微微抬頭吻上李赫宰的唇,呼吸之間,只有逼彼此的氣息,放開激烈又霸道的吻,厚重的喘息撒在彼此的臉龐上,讓情慾的溫度又更加上升。

「要做就快一點不要廢話!」滿溢著淚水的雙眼此時明亮無比,嘴裡喊著催促的話語

欲情故縱,李東海在性愛裡常耍的小手段,李赫宰愛不釋手,心意相同的情愛性事,比什麼都來得重要。

「英雲哥說希望我能繼續用臥底的身分待在組職裡,而且是長期說不定會過很久才能再見面了。」幾回性愛結束後,李赫宰淡淡地說著,這席話讓原先疲憊的李東海有些激動了起來

「這幾年你傳回來的資料不是都已經能將他們逮捕歸案了?為什麼還要

「英雲哥說,那些資料還不夠能將他們繩之以法,所以只能繼續,而且是要進入深層。」李赫宰說完就閉起雙眼,疲累的身軀在經過一天的奔波與激烈的性愛後,睡意隨即而來,過沒多久就發出微微的鼾聲

看著已經熟睡的李赫宰,李東海心裡十足地不安,伸手僅僅環繞住李赫宰的腰間,窩在熟悉的胸懷裡,慢慢進入夢鄉,進入那個沒有任何紛擾的夢境裡。

 

 

李赫宰為了能跟李東海長時間獨處,早早就向金英雲請了長假,這件事是隔天李東海急忙起床又被李赫宰抓回床上時才知道的,想當然,被抓回床上的李東海又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床上運動。

在結束一輪的性事後,時鐘的指針來到了中午時刻,看到李東海還一臉疲憊地躺在床上一點也不想動的樣子,李赫宰忍不住笑了出來,摸了摸李東海的頭後就從床鋪上起身。

看著李赫宰離開房間的背影,有李赫宰在的時間,李東海雖然開心,但內心深處的不安還在蠢蠢欲動著,總感覺李赫宰似乎有什麼事情在瞞著他。

「起得來嗎?」李赫宰的聲音讓李東海回過神,一樣是那溫柔的笑容

李東海搖搖頭,見著,李赫宰笑著走到床邊一把抱起李東海,一邊在耳邊細語一邊嘻笑的走到客廳,享受得來不易的相處時光。

不管未來如何,珍惜現在的時間才是最重要的。

 

 

 

 

沉悶的氣氛在辦公室蔓延,金英雲一臉沉重地看著前方,腦海裡不斷思考著,前幾天李赫宰回到署裡向他報告了組織的近況,同時也宣告了計畫的開始,然而,讓他真正苦惱的,是在李赫宰向他報告完所有事情後,所說的話。

『強仁哥,你以前有喜歡的人嗎?』

『啊?沒頭沒腦的

『呵呵!我只是幫一個朋友問的,沒什麼。』

『喜歡的人嗎?曾經有過一個,但我早就忘了他的長相。』

『是嘛,那你們應該很快就會見面了吧。』

李赫宰就這麼丟下一句話後,離開了他的辦公室,而還摸不著頭緒的金英雲就這麼苦惱到現在。

到底是誰?那個自己曾經念念不忘,如今卻遺忘的那個人,到底是誰?

〝扣!扣!〞,一陣敲門聲,把金英雲的思緒給拉了回來,進來的人是朴燦烈。

「強仁哥,已經聯絡到鐘雲哥了。」

「知道了,趕緊跟赫宰連繫好,動作越快越好。」

「是,我知道了...東海哥那邊...」話說到一半,朴燦烈露出擔心的神情

「讓東海跟著,赫宰自有辦法。」想到李東海的情況,金英雲有些頭痛的揉按著太陽穴

當初不應該讓他們兩個一起執行這個任務才對,金英雲現在想想,突然覺得李赫宰也夠狠,寧願讓李東海陷入痛苦,也要不擇手段讓任務執行成功。

「唉...孽緣啊孽緣...」金英雲不自覺地小聲喃喃自語

「嗯?強仁哥,你說什麼?」

「呃...燦烈,你還在啊...」現在才意識到朴燦烈還在,金英雲有些尷尬地笑了笑

「是啊,因為我想強仁哥應該還有指示要下,所以沒有馬上離開。」朴燦烈露出燦爛的笑容說著,看得出對工作的熱忱

「嗯...燦烈啊...」

「是!強仁哥有什麼吩咐嗎?」

「你有喜歡的人嗎?」話一出口,金英雲就看到朴燦烈疑惑的看著他「是...荷娜?」

「呃...強仁哥,這問題...」李荷娜的名字一出來,朴燦烈就滿臉通紅的往一旁看

「沒事沒事!當我沒說,你可以出去了。」

感覺到尷尬的氣氛,金英雲揮了揮手要朴燦烈離開,聽到驅趕命令,朴燦烈趕緊點了點頭後,走出金英雲的辦公室。

「唉...我真是要瘋了...」

 

 

 

 

 

 

 

 

 

 

 

 

 

 

 

------------------------------------------------------------------------------

這篇有點短...

太久沒寫了 手感有點生疏

但進度終於連結到前導篇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自然語 的頭像
自然語

語天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君
  • 不擇手段也要完成任務......就是讓東海痛徹心腓以為赫宰死掉了哪樣嗎?
    赫宰阿,想要完成任務很好,但是,你真的想過東海的心痛與難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