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告           
請大家尊重並配合,謝謝。                         ※ 此版文章,未經允許請勿隨意轉貼改文。                                     ※ 此版自製賀圖,分享請註明出處,且禁消LOGO。                                     ※ 請尊重並配合原PO主秉持的著作權觀念。                           By 自然語

 

bcb9d9cfgw1f7fkdoww1wj21400qo11f

 

[ 出處見圖LOGO ]

 

 

 

 

 

 

 

 

 

 

--------------------------------------------------------------------------------------------

 

 

 

 

 

一道斷斷續續不成曲調的哼唱聲悠然地飄散在煙霧瀰漫的空氣中,走過長長走道,滿是詭譎的氛圍,輕浮的腳步停在一道門前,一隻纖細白皙的手放在門把上,門被輕巧的打開。

「早安啊!」進到裡頭就直接對著坐在位子上的人打招呼

「不早了。」座位上的人冷冷地斜了一眼後,又將目光放回桌上的東西

「唉唷!我們正洙生氣啦?」嘻皮笑臉地走了過去,絲毫也不在意朴正洙此時的冷漠

「希澈,你是故意的吧?」

「什麼?我不懂你的意思。」

金希澈的話讓朴正洙抬頭看向站在自己身邊的人,眼底沒有任何情緒,而金希澈見怪不怪地對著朴正洙笑著,兩人就這麼對看了一回,朴正洙回過頭輕嘆。

「小心點,最近他們盯很緊。」說完,朴正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正當他要走向門口時,金希澈開口了

「你在怕什麼?」此話一出,朴正洙停下腳步「在組職這麼久,我從來沒看你這樣過,現在只不過是有內賊是臥底

「你想太多了。」說完,朴正洙沒給金希澈回話的機會,直接開門離開,留下有些錯愕的金希澈

門被無情的關上,金希澈坐在椅子上,煩躁的“嘖!”了一聲,餘光瞥見桌上的東西,是前些日子在港口被抓到的那些手下的交保單,雖然他那邊保下來了,但另外一批貨卻被警察那邊扣留下來了。

的確是他故意放消息出去讓警察過來查的,但他沒想到朴正洙的反應會如此大,以往他提議要把警察耍得團團轉時,朴正洙都處於袖手旁觀的狀態,如今卻為了在平常不過的事對他生氣,這讓金希澈感到非常疑惑。

〝扣!扣!〞

突然的敲門聲,讓金希澈從思考中回過神,二話不說地讓人進來,進門的人是神童。

「找到人了。」簡單的一句話,金希澈了然地點頭

「我知道了,讓銀赫去處理。」金希徹此話一出,讓神童大感驚訝

「可是銀赫...」

「照我的話去做。」一改平時的嘻笑,金希澈露出冷冽的眼神看向神童

「我這就去辦。」看到這樣的金希澈,神童趕緊改口,馬上退離開

神童離開後,金希徹微瞇起雙眼,似乎在盤算些什麼,幾分鐘過後,雙唇勾起一邊的弧度。

引狼入室看似是危機,何不用來做為一箭雙鵰的利器呢。

 

 

辦公室裡的人從一大早來就坐在位子上一動也不動的,這讓辦公室外的人們感到疑惑又驚慌,因為那個人的表情從來沒有這麼陰沉過。

「幹什麼!不做事都在打混啊!」一道混沌的嗓音讓一群心神不寧的人一一回過神

「神童哥,銀赫哥從早上來就一直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裡...」一名小弟諾諾地走到神童身邊小聲說著

「別管太多,去去...去工作。」

神童撇撇頭將小弟打發走後,走向李赫宰待的辦公室,連門也不敲的直接開門進去,開門的聲音讓李赫宰抬起頭,看到進來的人是神童,隨即露出淺淺的笑容。

「哥,你來了啊。」

「臭小子,思春啊?」

「蛤?」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讓李赫宰有些不明所以

「外頭那些小子看你一整個早上板著一張臉的都坐在辦公室裡,很擔心你來著。」神童豎起大拇指往後邊指著,不禁笑了出來「怎麼?昨天跟哪個妞快活啦?」

「說什麼啊,不是哥想的那樣。」聽著,李赫宰也笑了,卻不急著多加解釋

「不是啊?我還想要你給我介紹的...算了,不鬧你了,說點正事吧。」見到李赫宰疑惑的表情,神童不疾不徐地繼續說道「希澈哥要你去把藝聲找出來。」

此話一出,李赫宰的心臟瞬間急促地跳動著,但依然面不改色的聽著神童傳達的指示。

「你也知道,藝聲在上次條子來搜查過後就失蹤了,所以希澈哥懷疑他是條子那邊的人。」

「我知道了。」聽完神童的話,李赫宰站起身,卻看到神童直盯著自己不說話「怎麼了?」

「銀赫,你也這麼認為嗎?認為藝聲是臥底?」

「既然希澈哥都這麼說了,還有什麼好懷疑的呢?」李赫宰嘴角微微勾起,眼底的情緒讓人猜不透

「是沒什麼好懷疑的,畢竟你都跟在藝聲身邊,我以為你多少會有些在意。」神童微瞇起雙眼,似乎想仔細地看出李赫宰臉上的一點異樣表情

「哥,你不也很清楚嗎,在這裡的世界,背叛就是唯一死罪,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無所不用其極不是嗎。」李赫宰聳聳肩表示不在意,邊說邊走到神童身邊,語意深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李赫宰出了辦公室,神童表情沉了下來,回想著李赫宰說的話,不禁露出苦笑,似乎想到什麼似的,從口袋拿出了手機,在簡訊頁上敲打了幾行字,隨即發送出去。

〝銀赫確定是白色那邊的。〞

 

 

離開公司所在的商業大樓,李赫宰雙手插在西裝褲的口袋裡,抬起頭仰望著天空,日正當中的中午時刻,太陽剛好出現在他的正上方,刺眼的光芒照耀得讓他睜不開雙眼,只好伸出一隻手遮住,露出一點點的視線範圍。

站在陽光底下一回兒,李赫宰低下頭,拿出口袋裡的手機,撥了電話,電話那頭的人很快就接了起來,兩人互相說了幾句話後就掛斷電話,收起手機,李赫宰再次邁開步伐。

是黑是白,流離在灰色地帶的我們,早已分不清何謂正義與邪惡。

 

 

 

 

警察署的刑事科辦公室裡頭瀰漫著一股沉重的氛圍,這讓前來要找李東海一起去吃午餐的金厲旭原本高昂的情緒瞬間盪到谷底,站在辦公室門邊不知該不該進去,所幸讓剛從外頭回來的李荷娜解救。

「厲旭哥,怎麼站在這裡?」

「荷娜!」見到李荷娜,金厲旭先是感激地抱了一下她,隨即又放開「妳們家是怎麼了,陰氣沉沉地害我都不敢隨便進去...」

聽著金厲旭的話,李荷娜探頭看了看辦公室裡頭,無奈地笑著搖搖頭。

「前天科裡接到消息,說鐘雲前輩已經失蹤一個月了...」

「什麼!怎麼會這樣?」聽到這件事,金厲旭不敢置信地瞪大雙眼「還找不到人嗎?」

李荷娜搖頭,這樣的壞消息讓金厲旭倒抽一口氣,餘光撇見李東海這時走了過來,他立即轉過頭,抓住剛好走到面前的李東海的手。

「東海!真的都沒有鐘雲哥的消息嗎?」

「厲旭...」被金厲旭嚇了一跳,李東海看了看一旁的李荷娜,又回頭看向睜著一雙大眼急迫地等待自己回應的金厲旭,然後嘆氣「還沒有,連鐘雲哥的弟弟那邊一點消息都沒有。」

「那鐘真沒事吧?」

「沒事,現在已經加派警力在他們家附近看守了。」

這個消息讓金厲旭稍稍放下擔憂,見到金厲旭如此激動,李東海也感到不捨,說不出再多的安慰話語,只能拍拍金厲旭的背安撫。

「不過怎麼會到現在才發現鐘雲哥不見了?」想起金鐘雲失蹤的時間點,金厲旭有些擔憂的情緒漸漸轉變為不滿

「厲旭,你冷靜點...」說著,李東海先用眼神對李荷娜示意一下,而後拉著金厲旭進到刑事科辦公室的會議室裡

進到會議室裡,李東海先讓金厲旭坐好,自己又走了出去,沒多久後,手裡多了一些文件,在金厲旭對面坐下,把文件一一攤在他面前。

「這些是鐘雲哥在組職裡臥底時的文件,最後一份回傳的時間正好是上個月底。」李東海手指著離金厲旭最近的文件說道「這天鐘雲哥聯絡我們到組職的其中一間公司搜查,雖然這麼做有風險,但他相信公司的位置與操作先讓我們這裡的人知道,是最好不過的。」

「所以呢?跟我說這些的用意是什麼?」

金厲旭的話讓李東海感覺得到他的失落憤怒的心情,他懂這種自己最親密的人毫無消息的情況,更何況是有血緣關係的家人,所以他不怪金厲旭此時的態度,依然心平氣和的向金厲旭解釋。

「厲旭,我相信鐘雲哥現在是安全的,因為他是個會深思熟慮的人。」

看著李東海說完這段話,金厲旭漸漸釋懷了些,收起眼神,原先緊繃的身體也放鬆下來,金厲旭嘆氣。

「東海,對不起,我不該對你生氣的。」

「沒什麼,我明白你害怕的心情,所以你不用道歉。」看金厲旭的心情不像幾分鐘前的緊繃防衛,李東海微微一笑

「所以現在...真的都找不到鐘雲哥嗎?」

「也不是找不到。」一句話,讓金厲旭滿是期待的看著李東海「他只是故意躲起來讓我們找不到罷了。」

 

 

 

 

 

 

 

 

 

 

 

 

 

 

 

--------------------------------------------------------------------------

來更新囉!!

好不容易靈感回來了

當然就是要加緊腳步碼文了!!  XDD

最近還是處於工作適應期

所以更新會很不穩定

還請大家多多見諒!

 

是說東海的生日快到了~

生日賀文該寫什麼好呢? 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君
  • 一箭雙雕?是說赫宰跟鐘雲吧…澈特是經典老狐狸的代表,只能等等看,會不會聰明反被聰明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