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告           
請大家尊重並配合,謝謝。                         ※ 此版文章,未經允許請勿隨意轉貼改文。                                     ※ 此版自製賀圖,分享請註明出處,且禁消LOGO。                                     ※ 請尊重並配合原PO主秉持的著作權觀念。                           By 自然語

6cd195c5jw1f1wmtjl5wmj20m80w7q8u

 

[ 出處見圖LOGO ]

 

 

 

 

 

 

 

 

 

 

 

 

 

 

 

----------------------------------------------------------------

 

 

 

 

 

一年的相遇,三年的相識,十年的等待。

而你,依然是我心中的旋律。

 

 

 

 

蟬聲唧唧,日正當中的炎熱晴朗好天氣,此刻卻有人躺在校園的籃球場正中央,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刺眼的陽光讓他微瞇著雙眼,腦海內突然湧現一道身影,他坐起身,再次閉上雙眼。

〝碰...碰...碰...〞

「一...二...三...」

腦海內有一道聲音,那聲音既熟悉又遙遠,就如同他深藏在腦海內的記憶,而記憶裡那個總是陪伴在他身邊的身影,隨著腦中的聲音,逐漸清晰。

〝碰...碰...碰...碰...〞

「八...九...十...」再次睜開眼,抬起頭,他對著籃球框輕輕說道「李赫宰,你輸了。」

 

 

 

 

「李東海!換你了,發呆啊!」頭頂感受到一股拍打的力道,李東海嚇得縮起脖子,而後馬上抬頭看向兇手

「呀!李赫宰!很痛耶!」李東海站起身,立刻追打著逃跑的李赫宰

兩個人繞著籃球場跑著,李東海一邊大喊,而李赫宰則是邊跑邊笑,直到教練看到沒在認真練習的兩人,抓狂的叫住兩人,要他們去跑操場,當作懲罰,認命的兩人只好乖乖的聽從教練指示跑向操場,肩並肩,用著相同的步伐,神奇的是,兩人的呼吸近乎一致。

李赫宰看著還氣呼呼的鼓著臉頰的李東海,忍不住笑了,注意到的李東海只是斜了李赫宰一眼,哼的一聲加快步伐,想遠離李赫宰,而被拋下的李赫宰笑了笑,立即趕上李東海,被打亂的頻率,又再次對上。

有著奇妙默契的兩人,就這麼在操場一起奔跑著。

 

 

社團練習結束後,教練也放過兩人,讓他們與其他社員一起離開,走在最後面,李赫宰搭著李東海的肩,勾起一邊的嘴角,不忘伸出一手抹掉自己額頭上的汗水。

「東海,等等一起去吃辣炒年糕!」

「不要,我想回家念書。」李東海說著,停下腳步,突然的動作,讓李赫宰有些煞車不及「赫宰,我們都三年級了,也該好好念書了。」

「不要,我又沒有要繼續讀大學,念書幹嘛?」李赫宰邊說邊把雙手放在後腦杓交叉

「這是什麼意思?」聽著,李東海皺眉的問

「字面上的意思囉。」李赫宰一臉無謂的說著,語末給了李東海一個笑容

「那籃球呢?」

「不打了。」

「為什麼?明明就有一個很好的機會,你為什麼要放棄?」李東海越說越激動,身體也不自覺地顫抖

此時,李赫宰沉默不語,停下腳步,沒了嘻笑的神情,而李東海隨著李赫宰的步伐,慢慢地停下腳步,好看的雙眉全皺在一起。

「李東海,有時候現實...遠比理想殘酷多了...」

 

 

 

 

回想起往事,李東海站起身走到籃框下,拿起那顆擺放很久的橘色籃球,看著籃球,李東海的思緒再次被拉到那曾經美好卻又失落的記憶裡。

如果當初他有說出口,是不是就能明白那個人的心思,如果他能多理解那個人的想法,他是不是就能挽回那個人?如果這一切他都能掌握住,就不會留下遺憾了。

拿著籃球再次走回原地,李東海舉起雙手將籃球高舉,橘色的籃球遮住了炙熱刺眼的太陽,手掌與指尖緩緩地將籃球往前推進,籃球呈現一個優美的弧度緩慢的飛向籃框。

〝碰吭!〞

籃球碰撞到籃框進而進球,紮實的聲響,在空曠的籃球場迴響著。

 

 

 

 

「唷!最佳小前鋒!找我有什麼事啊?」李赫宰吊兒啷噹的把書包掛在肩上,一步一步的走到李東海面前

「笨蛋中鋒,我要跟你打賭。」說著,李東海把手上的藍球丟向李赫宰

動作迅速地把書包丟在地上,李赫宰一把抓住李東海丟過來的球,疑惑的看向李東海,只見李東海什麼話都沒說,只做了一個防守的動作,李赫宰嘆氣,開始拍打籃球,而李東海雙眼直盯著那顆上下拍打著球,心裡默數。

一...二...三...

目不轉睛的看著那顆被動的球,李東海知道李赫宰的一個秘密,這個秘密就連李赫宰也不知道。

八...九...十...

原本在原地運球的李赫宰突然帶著球跑了起來,越過李東海,奔跑,跳躍,帶球上籃,這時李東海轉過身,往彈跳的籃球跑去,籃球再次回到李東海手上,李東海低頭看著籃球。

「李東海,你到底要做什麼?」李赫宰雙手插腰,皺眉的問著

「李赫宰,我們來打個賭,不管是誰先進了十顆球,都要答應對方一個願望。」

「蛤?沒頭沒腦的...」聽到李東海的要求,李赫宰不解地抓了抓頭

李東海沒有回應,只是快速的越過李赫宰,一個跳躍投籃,籃球呈現完美的弧度進了籃框。

「一比一,赫宰,你沒有想要實現的願望嗎?」轉過身,李東海一臉複雜的看向李赫宰

此話一出,李赫宰臉上的表情更加沉重,低下頭不看李東海,後者也不等他回應,自顧自的奔跑、進球,在投進第五顆球時,李赫宰終於有動作了,他跑到李東海面前雙手一張,嚴密的防守姿態,讓李東海無法進攻,此時李赫宰拋開平常的嬉笑,認真地看著李東海

看著李赫宰,李東海心中難以言喻,兩人沒有多餘的對話,各懷心思的開始所謂的打賭遊戲,李赫宰其實是明白李東海的心思,但決定好的事,是很難再改變的,就算對方是李東海,也無法改變事實。

最後雙方各自投進第九顆時,兩人的動作停了下來,紛紛粗喘著氣,直盯著對方,李赫宰站直身體,轉頭看向逐漸西下的太陽,黃澄澄的一片,就像橘黃色的墨水被打翻,渲染了整片天空。

「東海,我們回家吧,快天黑了。」

「不要。」

李東海倔強的話語讓李赫宰無奈,在李東海彎腰要撿到球之前,李赫宰就把球給踢走,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李東海生氣的瞪著李赫宰。

「別耍脾氣了,你在想什麼我都知道。」李赫宰走到李東海面前,只見對方只是低著頭「東海,我真的無法繼續打球了。」

「為什麼?」李東海依然低著頭,李赫宰知道,他的不甘心以及倔強

「對不起。」沒有說出答案,李赫宰伸手將手放在李東海頭上「東海,你知道...我的願望是什麼嗎?」

「我不想知道,再見。」甩開李赫宰的手,李東海轉過身,頭也不回的離開籃球場

被留下來的李赫宰看著李東海離開的背影,無奈的嘆口氣,拿起籃球跟書包,李赫宰走在李東海走過的路程上,慢慢的走回家。

是啊,再見,我們在未來,再見。

大概吧。

 

 

 

 

李赫宰有個秘密只有李東海知道,就連李赫宰也不知道,因為那是一個慣性動作,李東海稱那是李赫宰的幸運法則。

李赫宰每次在投籃前,都會運球運到第十下才投籃,只要每每遵守這個法則,李赫宰都會投籃成功,並且替球隊帶來勝利,說他是最幸運的中鋒,是在屬實不過的。

李東海拍著球,從一數到十,舉起雙手將籃球投向籃框,沒想到籃球卻在碰到籃框時彈了出來,李東海有些沮喪的走向籃球,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每次照著李赫宰的幸運法則做,他都無法進籃成功。

李赫宰的幸運,不是屬於他的,就像李赫宰從來也不屬於自己。

李赫宰,你知道嗎?其實我的願望不是要你繼續打球,而是希望你能繼續待在我身邊。

隔了一個禮拜的假日,李東海一如往常地來到離家裡附近不遠的籃球場,這裡是以前他跟李赫宰常來練球的地方,也是兩人最多回憶的地方。

那顆不知道是誰的橘色籃球,從李東海大學畢業出社會後,再度回到籃球場時就在了,也因為從來不知道是誰的,所以李東海每次來,都是耍弄那顆籃球,今天也不例外。

一樣是運球十下,一樣的投籃姿勢,一樣球又逃離籃框,李東海不放棄似的重覆一樣的動作,直到籃球在次彈出籃框,卻滾到圍欄的另一邊時,李東海這才坐在地上,不畏懼豔陽的照射,緩緩躺了下來。

思緒又回到了那年沒說出實話的那一天,依然甜美得讓人難受至極,悲傷得讓心臟痛苦不已。

〝碰...碰...碰...〞

突然,拍打籃球的聲音再次響起,不過有些奇怪,腦海內的聲音,怎麼如此的立體環繞,李東海睜開眼睛,被陽光照耀得刺眼,微瞇起雙眼,卻看到一道模糊的身影,那道身影替自己遮住了太陽,看清楚那個人時,李東海不敢置信地坐起身。

身體遮去了太陽,卻遮不住那人的閃耀,那個俊秀剛毅的臉龐,因為歲月多了份成熟,笑容傻氣得依舊熟悉,好像他從來沒有離開過。

「不熱啊?大太陽的躺在這。」

聽到李赫宰的聲音,李東海只是瞪大雙眼的看著眼前的人,驚訝得說不出半句話,而見到李東海沒有回應,李赫宰也只是微笑地聳聳肩,轉過身開始運球,一步一步來到籃框下,一個跳躍,上籃成功。

剛剛好十下。

李赫宰轉過身,看到李東海還是呆坐在原地,無奈的笑著,走到他的面前,蹲下身伸手抹去李東海眼角的淚水,收起傻氣的笑容,露出溫柔的微笑,但看到李東海止不住的淚水,李赫宰甚是無奈,坐在地上,與李東海平視著。

「你終於出現了...」

「嗯!我回來了。」

 

 

兩人就這麼坐在籃球場邊,用掉了一整個白天的時間,李赫宰將十年前所發生的一切給了一個交代,離開球隊以及不告而別的原因,李東海則是聽得又哭又笑的。

原來十年前,李赫宰決定不打籃球離開球隊,是因為他要跟隨著父母到國外,唯獨放棄籃球原因,李赫宰沒說,李東海也不在追問,他們已經為這個爭執過太多次。

「現在想想...我們的打賭好像還沒結束,對吧?」突然,李赫宰這麼說著

「呃...嗯...」

「一球定勝負。」說完,李赫宰站起身「但我想改規則。」

「是什麼?」李東海跟著站起身,疑惑的看著李赫宰彎腰撿起籃球

「無論是誰進球,都要實現李東海的願望。」

「蛤?」

「就這麼說了。」話才剛落下,李赫宰馬上奔跑運球,卻在籃框下停了下來,準備投籃

而李東海看到李赫宰要進球了,馬上跑到籃下,把李赫宰投出的球拍掉,將主導權搶到自己手邊,往反方向奔跑,李赫宰只是微笑的站在原地看著李東海,沒有任何動作,直到李東海進球了,他才跑到李東海身後,正當李東海開心自己進球時,卻感到身後有一股力量緊緊抱住自己,李東海愣住,任由李赫宰這麼抱著。

兩顆相對應的心臟,透過肢體接觸,頻率從凌亂直到一致。

「赫宰?」

「說吧,你的願望。」

輕柔又溫柔的聲線,讓李東海多年來的壓抑終於崩潰,眼淚再也無法忍耐的流下,放開籃球,李東海雙手抓住李赫宰的手臂,用著哽咽的嗓音,一字一句的說出十年前沒說出的話語。

「我...我...我喜歡...赫宰,我喜歡你...」

「嗯...我也是...東海,我也喜歡你。」李赫宰輕柔的聲線,一字一句的傳進李東海的耳裡「東海,謝謝你出現過在我的生命裡,想再次看到你的笑容,是我活下去唯一的希望... 但是...還是撐不下去了…現在能聽到你說喜歡我,我就很開心了。」

聽著李赫宰的話,李東海突然感覺到手中的那雙手臂,似乎一點一點地消失,李東海瞪大雙眼,驚慌的轉過身,只見李赫宰臉上依然掛著微笑,身體卻慢慢化成一縷白煙。

「東海,再見。」

煙絲隨風而去,李東海最後聽到的,是李赫宰對自己的道別,同時,腦海深處的記憶也跟著洶湧而來,再也忍受不了心中的思念,李東海緊抓著衣領痛哭。

「我喜歡你...赫宰...我喜歡你...」

李東海想起,在大學畢業的當天,他接到了高中同學傳來的消息,多年沒有聯絡的李赫宰,終於回韓國了,這讓李東海十分開心,卻在下一秒掉入了絕望。

李赫宰的確回到韓國了,但卻是一罈白色的陶甕。

打擊太大的李東海在祭拜完李赫宰後,身心俱疲的睡了一覺後,把李赫宰離開的事實深埋在他腦海的最深處,之後一直深信李赫宰一定會回來,就這麼過了許多年,或許是李赫宰不想再看到他這樣消沉下去,所以才會現身的吧。

其實你都知道吧,我喜歡你,也知道當時我的願望是什麼吧,所以才會來找我。我喜歡你,想跟你一直在一起,如今這個願望無法實現了,只能一直把你放在心中。

「我知道...」李赫宰輕輕地說著,跟李東海驚訝的表情成了對比「除了這句話,你應該還有其他的願望吧?」

李赫宰的話,讓李東海陷入震驚,他微微轉頭看向李赫宰,只見對方依然笑得溫柔,像是什麼都知道似的,最後李東海轉過身,伸出雙手,環住李赫宰的脖子,笑著說出願望。

「我們要一直在一起。」

「嗯!就這麼說定了。」李赫宰緊緊抱住李東海,笑容變得燦爛

其實李赫宰的願望很簡單,他只希望李東海能說出自己的真心話,這個願望從以前到現在從沒變過,如果當初李東海說出口了,他就不會離開。

就在這時,夕陽西下,拉長了兩人的影子,象徵兩人未來的日子能細水長流,也是他們的期望。

 

 

 

 

李東海的秘密,李赫宰一直都知道,李東海的感情以及李東海的習慣。

發現李東海喜歡自己是在高二時,那一天他照慣例到籃球場找李東海練球,還沒靠近籃球場,他遠遠就聽到有一道聲音大喊著,一開始還沒聽清楚,是在第二次時,那熟悉的聲音大聲喊著。

「李赫宰!你這個大笨蛋!我喜歡你!」

聽到這句話,李赫宰傻愣住,久久不能自己,雖然每天跟李東海處在一起,雖然自己心底總有個私慾想對李東海竭盡所能的溫柔,雖然他很享受跟李東海在一起時的曖昧氛圍,但他從來沒想過李東海是否喜歡自己。

看到李東海仰頭對著天空大喊的樣子,李赫宰只覺得十分的可愛,決定把這個秘密藏在心裡。

而李東海的習慣,也是李赫宰無意間發現的,在某一次的比賽,李赫宰不小心受傷了,坐在場邊的他,全場目光只放在李東海身上,注意他的一舉一動,數著他每一次投籃前的運球次數。

十下,李東海都會在第十下後投籃,只要李東海照著這運球規律,都沒辦法進球成功,這讓李赫宰非常好奇疑惑,也因為這樣的觀察,他曾經試過幾次,每次都會成功進球,漸漸地,也成了連他不輕易發覺的動作。

李赫宰一直記得李東海運球的頻率,一直記得那個愛笑的男孩好看的笑容以及爽朗的笑聲,這些成了他跟隨父母到國外後,唯一的支柱。

他一直記得有個男孩,一直陪伴在他身邊,一起笑、一起哭,跟著對方的腳步走,呼吸頻率一致,他們就像一對雙生子。

 

 

 

 

心跳的頻率,一點一點的相近,步伐再次跟上,一步一步的靠近,所有日常中,有關你的的和旋,都成了我心中的旋律。

 

 

 

 

 

 

 

 

 

 

                                                 [  END ]

 

 

 

 

 

 

 

 

 

 

 

 

 

 

 

------------------------------------------------------------------------------------------------

用這篇來祝我自己生日快樂...呃! 不是啦! 誰會用悲文來慶祝生日的!! XDD

 

這篇的構成是源自於我跟同學的談話

那位同學為了要寫劇本投比賽 找我聊了有關劇本的事情

故事的情節大綱很棒 唯獨欠缺了一個關鍵性!

這個關鍵 讓我們兩個走了五六圈操場還是想不出來(當時在運動)

最後還是準備回家時 同學突然靈光乍現 對我說一句...

"我想到怎麼寫了!! 妳自己去吃飯!!"

就這樣丟下我一個人回家了...心裡OS是一堆髒話!! XDD

 

最後同學的故事結局跟我的不一樣(應該說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拿去投比賽! XD)

我也跟他說 我把他的劇本拿來寫小說了 他也覺得沒差 

雖然故事情節差不多 但每個人處理故事的手法都大不相同 

兩種不同故事可以激盪出不一樣的火花~

 

後話好像有點太多了...

最後不知道 大家有沒有翻白呢?

有隱藏式結局喔! (這算是彩蛋嗎?(自以為!))

XDD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君
  • 兩人的眼中只有彼此 所以都會知道彼此的秘密 但是都以為對方不知道 擁有著絕佳的默契與呼吸心跳 是因為把對方當成了自己才能宛若雙生嗎?原本以為赫的離開終將讓海一個人 不過捨不得 還是回來了 對自己的心要坦白 不然錯過了要再爭取是很難的
  • 因為個性相像 所以才覺得彼此都是唯一的那個人
    所以要好好把握當下啊!

    自然語 於 2016/08/22 20:39 回覆

  • 蒼雲旭
  • 好棒!
    像是心靈相通般
    不知不覺淚水就在眼眶裡打轉
  • 一種心有靈犀的觸動
    有讓你感動 我很開心~ (遞衛生紙)

    自然語 於 2016/08/22 20:41 回覆

  • yujhihyu
  • 嗚~早知道就不要反白了
    在退回去反白之前是甜文的說~
    (淚)也太厲害
    想起他們神同步的舞蹈影片了
  • 反轉的結局!
    我在寫的時候也一直想到他們時不時都會有一樣的小動作~

    自然語 於 2016/08/23 22: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