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告           
請大家尊重並配合,謝謝。                         ※ 此版文章,未經允許請勿隨意轉貼改文。                                     ※ 此版自製賀圖,分享請註明出處,且禁消LOGO。                                     ※ 請尊重並配合原PO主秉持的著作權觀念。                           By 自然語

 

8ced557bgw1f5p9xl9k3cj20sg0izabr

 

[ 出處見圖LOGO ]

 

 

 

 

 

 

 

 

 

 

-------------------------------------------------------------------------------

 

 

 

 

 

在李赫宰出國處理組織交代的事務的同一時間,金鐘雲跟朴燦烈也適時的離開組織,回到警署裡,朴燦烈把在組職裡所發生的事和問題全在會議上報告,李東海坐在位子上,似是認真聽報告,卻有些心不在焉,李荷娜若有似無的看了看李東海後,又將目光放回朴燦烈身上。

「東海哥,這些就是我在裡面收集到的資料。」朴燦烈說完,將備份資料遞到李東海面前

李東海默默不語地拿起資料看著,裡頭都是朴燦烈在組職裡收集到的證據,不管是毒品販賣,人員調動,或是重要的軍火買賣,全都詳細的紀載,李東海翻了好幾頁看著,發現到異樣的地方。

「為什麼會有國會議員的資料?」李東海抬眼看向朴燦烈,後者有些尷尬地看向李荷娜

「東海哥,抱歉,那些是我擅自額外調查的。」李荷娜站起身,走到朴燦烈身邊,拿起白板筆,在上頭寫下一個名字「崔民錫,國會議員,同時也是組職的支助者之一。」

李東海聽著,忍不住坐挺身子.眉間緊皺,李荷娜看著李東海,繼續說道。

「東海哥,你知道為什麼每次抓到組職的人時,總是沒辦法將他們移送法辦嗎?」

「因為崔民錫嗎?」

「是的,崔民錫不只定期支付龐大金錢給組職外,還撥了一筆錢給檢察官。」

「難怪難怪這五年來都無法將他們繩之以法。」李東海開始沉思「荷娜,妳怎麼會自己查這件事?」

「所以我才道歉,對不起,我私下對照燦烈跟赫宰哥的資料後,去調查組職的背景。」李荷娜說完,就看到李東海無奈的扶額,但她依然無畏的繼續報告「還有每次案件都到檢察官那就被擋下來,我繼續調查下去,才發現崔民錫的特助很常進出檢察官的辦公室。」

「但是這無法成為崔議員賄賂的證據。」

「的確是這樣沒錯,但是東海哥,隔牆有耳。」李荷娜說著,笑著用手指向耳朵「檢察官的助理聽到崔民錫的特助代崔民錫給檢察官支票,而那支票,就是助理去銀行去兌換的。」

聽到這裡,李東海原先疑惑的表情漸漸轉為驚訝,他驚訝李荷娜的調查,也驚訝她的大膽,一直以為李荷娜還是個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但在他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已經成長為心思縝密,膽量大的警察。

「東海哥?」看到李東海愣住的直盯自己,李荷娜疑惑的叫了李東海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從現在開始你跟燦烈負責崔民錫那裡,我繼續接手赫宰那的資料。」

「可是東海哥,我們擅自調查崔議員,如果強仁哥知道的話」一想到沒經過報備就去調查的後果,朴燦烈難得緊皺著眉頭說著

「強仁哥那邊,我會去跟他說明。」李東海邊說,邊整理好手邊的資料「你們不用擔心,有事我扛。」

說完,李東海站起身又交待幾句後,離開會議室,而在李東海離開後,朴燦烈才緩緩吐了口氣,轉頭看向李荷娜,卻見她一臉若有所思的模樣。

「怎麼了?」

「沒事,我只是在想東海哥他會不會崩潰」一手撐著下巴,李荷娜臉上滿是疲勞

朴燦烈看著身旁的人,情不自禁的伸手出攬住李荷娜的肩,想給她安慰,不料,手才剛搭上去,李荷娜就看了看肩上的手,又看向朴燦烈。

「你幹嘛?既偷窺狂後,又是搭肩狂啊。」斜眼看著朴燦烈,李荷娜的語氣顯得既嫌棄又冷淡

「荷娜,我是在替妳打氣,再說妳真的不懂我」朴燦烈話還沒說完,李荷娜就甩開他的手,走到門口前

「當然懂,但那是不可能的。」

丟下一句話,李荷娜直接打開門走了出去,絲毫沒有想給朴燦烈說話的機會,被留下的朴燦烈有些失落的抓了抓頭,強作堅強的整理桌面上的東西。

 

 

 

 

「銀赫銀赫」一道輕柔的聲音輕輕喚著躺在床上的人

「唔嗯?」

「銀赫,快起來,時間快到了。」

「晟敏幾點了?」

「下午一點,都來一個禮拜了,你還是快調整時差吧。」李晟敏笑了笑,離開床邊,走到衣櫃前拿出一套西裝並放在旁邊的椅子上「聽說對方很重禮儀,所以等等穿這件。」

李晟敏拍了拍西裝,看到銀赫已經坐起身,還有些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提醒銀赫記得吃飯後,離開了房間,銀赫放下揉眼睛的手,微瞇著雙眼看向李晟敏拿出來的那套西裝,露出一絲笑容。

 

『果然人要衣裝佛要金裝,赫宰穿西裝很好看呢。』

『呵!你會不會打領帶啊?都打歪了。』

『這這款比較難打啊!不然你自己打。』

『我先打給你看,喏

 

一段美好的回憶在腦海中一閃而過,就算短暫,也能為替他遮蓋掉一些苦悶的心情,銀赫離開床鋪,進到浴室內,看著鏡中的自己,過長的瀏海蓋到眼前,有些還刺到眼睛,銀赫垂眼,看到洗手台上的刮鬍刀,一把拿起刮鬍刀。

幾分鐘過後,銀赫已經穿好西裝,精神飽滿的走出房間,而正在吃飯的李晟敏看到銀赫的樣子,不禁呆住了,還以為銀赫又倒下睡著了,沒想到是在裡面打理面容。

「幹嘛這樣看我?很怪嗎?」

銀赫把頭的兩側給剃了,瀏海也剪短了些又往上梳,在搭配上裁縫精細的合身西裝,整個人看起來身輕氣爽,與平時的氣質全然不同了。

「不會啦,很好看,平常像個痞子流氓似的,你現在這樣多好啊。」李晟敏笑著

「什麼流氓,好歹是個很帥的痞子。」坐在李晟敏對面,銀赫拿起桌上的湯匙開始吃飯「對了,希澈哥怎麼會答應對方開的條件?那價格我不管怎麼看都覺得不合理。」

「說到這件事,這個給你。」李晟敏放下手中的湯匙,從旁邊拿起一個牛皮紙袋遞到銀赫面前「這是希澈哥說T要給你的,除了這個,希澈哥說一開始的價錢只是對方的評估,把成品給對方看過後,剩下的就是你全權負責。」

T!他老人家會給我什麼?」銀赫接過牛皮紙袋,微微打開看了一眼後,又立即放下,鎮定的外表下,是震驚

銀赫沒注意到的是,當他說起T時,李晟敏怪異的表情,似乎是想從銀赫臉上觀察出些什麼,一頓飯,短短的時間內,兩人的心境有了些微的變化,兩人各懷心思。

 

 

到達對方指定的地點,銀赫一下車就被氣派的豪華別墅給震懾住,反到李晟敏習以為常的向對方的手下說了幾句話後,手下就帶領兩人進度屋內,裡頭奢華又讓銀赫更為吃驚。

「第一次看到這種房子嗎?」

「以前都在電視上看到,近距離看真得很震撼啊!」銀赫抬著頭,張大嘴的環顧四周,但其實也只是做做樣子

「呵!行了,快辦正事吧。」李晟敏笑著,並請手下帶他們到主人的所在地

兩人一前一後的跟在手下身後,直到停在一個房門前,手下敲了敲門,得到應准後,門就被打開了,出來的是一個身穿黑色西裝不苟言笑的男人,對著李晟敏跟銀赫做了個請的手勢,兩人進到房內後,男人同時也關上門。

初次見面,我是Robert。」此時坐在沙發上,擁有歐洲臉孔,年過半百的男人開口用著一口流利的韓文對兩人打招呼

「您好,我是李晟敏。」李晟敏先一步伸出手表示禮貌

「我是銀赫,您的韓文說著真好。」

「精通各國語言,這是作為生意人的基本條件。」Robert伸手握住李晟敏的手,

立即又向銀赫握手

「您說的是,那我們就直接切入主題了。」李晟敏微笑地說著,儼然是習慣這樣的場面

「好的,就如同之前說的...」

在李晟敏跟Robert對談的過程中,銀赫的思緒卻在稍早之前的牛皮紙袋裡的東西上頭,一疊照片和幾張寫得滿滿的A4紙張,雖然不清楚紙張上頭寫了什麼,但光是看到照片,銀赫驚覺事情已經超乎他的預想。

他得在事態嚴重前,把方向導向對自己有利的一方才行。

 

 

 

 

 

 

 

 

 

 

 

 

 

 

 

-----------------------------------------------------------------------

久違的【心軌】!!!!

因為太久沒更新了(妳也知道!)

在動手寫這篇前  還回頭看了前面的篇章! XDD

先給大家個強心針!

之後的情節可能會虐了點 還請大家不要哭喔! 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ujhihyu
  • 準備好跟著東海崩潰(抱住一包衛生紙)
  • 用衛生紙太浪費(遞手帕) XDDDD

    自然語 於 2016/07/25 13:21 回覆

  • 小君
  • 牛皮紙袋裡是東海的事情吧…
    晟敏,你一直懷疑赫宰不是嗎?你不是想借刀殺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