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告           
請大家尊重並配合,謝謝。                         ※ 此版文章,未經允許請勿隨意轉貼改文。                                     ※ 此版自製賀圖,分享請註明出處,且禁消LOGO。                                     ※ 請尊重並配合原PO主秉持的著作權觀念。                           By 自然語

 

6cf4c77ejw1f3hbngawdgj21111jkti9

 

[ 出處見圖LOGO ]

 

 

 

 

 

 

 

 

 

 

-------------------------------------------------------------

 

 

 

 

 

為了朴正洙公司的竊盜案,與處理燦烈回傳的資料,在連日來的奔波下,李東海在這一天終於能回家休息了,拖著疲乏的身體走在的途中,雖然說是回家,但也已經是淩晨深夜了。

走在路上,李東海下意識的抬頭望向夜空,大而圓滿月掛在高空上,腳步不自覺地放慢了些,也不自覺地深深吐了一口氣,低下頭並搖了搖頭,還是別胡思亂想的好。

越是思念,腦袋就越是混亂。

有些放慢的腳步,再次回歸到原本的速度,突然,李東海靈敏的感覺到身後有人在跟著自己,停下腳步,李東海慢慢地轉過頭看了一眼,對方似乎察覺到他的眼神,在轉角處躲了起來。

李東海嘖了一聲,踏出了腳步並且加快些,那人也很快地跟了上來,於是李東海開始奔跑,而對方也跟著他跑了起來,就在李東海看到快到自己與李赫宰住的公寓時,他突然停了下來,轉過身,卻發現跟蹤他的人早已不在身後。

正當李東海還在疑惑時,身後突然有一雙手緊緊抱住自己,李東海一個機靈,一腳往後用力地踩了那人的腳,在他吃痛的稍微放開自己的瞬間,李東海雙手抓住那人的手臂,用盡全身的力道,給了對方一個完美的過肩摔。

「跟蹤我?你真是找錯對象了啊!」將對方雙手固定在背後,壓制在地上,李東海習慣性的拿出手銬銬住了那人的雙手

「我很確定我沒找錯人啊。」雖然被摔得很痛,但那人還是笑嘻嘻地說著,那聲音熟悉得讓李東海不禁放開了手

「咦?」李東海疑惑地拉下戴在那人頭上的帽子

「東海啊

「赫宰?」看到自己身下的李赫宰,李東海又驚又喜的趕緊起身,將李赫宰給扶起來,並解開手銬「你怎麼會在這?」

李東海問著,看了看四周,拉著李赫宰趕緊回到屋裡,這傢伙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身分曝光,竟然這麼大喇喇地回到這裡,李東海不禁擔憂著。

 

 

一進到屋內,李赫宰反手將李東海壓在門上,抬起他的下巴,就是一個霸道的吻,突然其來的動作,讓李東海有些措手不及,卻只能緊抓著李赫宰身上的衣服,任由他的吻肆虐。

「唔」激烈的吻,讓李東海近乎缺氧的想遠離李赫宰,不料李赫宰卻伸出手壓住他的後腦勺

同時,李東海也感覺到雙腿間有個硬物正抵著自己,明白那是什麼,李東海微微睜開雙眼,就看到李赫宰也正看著自己,眼神裡強烈的欲望,火熱得讓自己不敢直視,卻又十分著迷。

放開親吻,李赫宰一手扯下李東海下身的所有遮蔽物,直接握住李東海半挺起著欲望,輕輕撫弄,手掌上的溫度與手指上的粗繭,細緻與粗糙的觸感,讓敏感的欲望越發挺立。

「唔嗯

「東海」一邊呢喃著,李赫宰一手急切地拉開自己的拉鍊並拉下褲頭,早已挺起的粗大欲望瞬間彈了出來

李東海微微低頭一看,不禁臉紅,看到這樣的小表情,李赫宰不禁笑了,側頭吻著李東海敏感的耳際,懷裡的人也敏感的縮了縮脖子,絲毫沒有注意到在自己身上作亂的傢伙手上的動作。

「呀!李赫宰!啊不要

下一秒,李東海終於查覺到李赫宰的詭計,李赫宰一手握住兩人的欲望不斷套弄著,雙重的熱度讓李東海有些抗拒,卻又不知不覺漸漸陷入快感,開始舒服地瞇起了雙眼。

「這樣舒服吧?」李赫宰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濕熱的氣息在耳邊流竄

「嗯

看到李東海欲拒還迎的表情,李赫宰不禁起了壞心,套弄著彼此的欲望的同時,李赫宰騰出一手往李東海身後的蜜穴探索,借著欲望流泄出來的體液,李赫宰又壓又揉的進入李東海的穴內,直驅敏感點,刺激的快感,讓李東海忍不住放聲呻吟。

「啊!啊赫宰

「再等等」李赫宰也忍得有些難受,炎熱的天氣和欲火上身的體溫,讓李赫宰和李東海早已大汗淋漓

「唔嗯..」看到李赫宰忍得眉頭緊皺,李東海有些心疼的吻了吻他的臉頰

這樣鼓勵般的舉動,讓李赫宰更加興奮,立即抽出手指,把殘留在手指上的體液隨意的抹在欲望上,將李東海的褲子全扯下,抬起他一條腿,直驅進入李東海體內最深處。

「啊!啊哈啊」久未經人事的小穴禁不住李赫宰粗暴的動作,李東海疼得放聲尖叫,雙手卻依舊緊緊抱著李赫宰

「東海東海」急切的呼喊著懷裡的人的名字,李赫宰完全沒給李東海適應的時間,又熱又硬的粗大欲望在蜜穴內橫衝直撞著

「唔嗯」李東海仰著頭承受李赫宰的撞擊,每一下都準確又用力的觸及敏感的前列腺

快感累積的快,李東海有些無所適從,但他知道李赫宰現在迫切的想要自己,無法阻止李赫宰,李東海只好隨著他的欲望一步一步沉入淫靡之中。

而久未嘗到濕熱又緊致的美味滋味,李赫宰欲罷不能的往李東海體內深入,想好好的感受他的一切,小穴內的濕熱與敏感的收縮,都讓他回味無窮,更多的是因為想念懷裡的人。

「赫赫宰不要了

「還沒呢」粗喘著氣,李赫宰一不作二不休的直接抬起李東海的另一條腿,讓他雙腿環住自己的腰,又是一陣猛烈的攻勢

不像一開始的快速,李赫宰放慢速度,但力道卻一點也沒減弱,這讓瀕臨高潮的李東海忍不住的顫抖身體,小穴更是緊咬著李赫宰的欲望,不一會,白濁的體液灑落在兩人的腹部之間。

高潮過後的身體是敏感的,但李東海卻沒力氣的任由李赫宰繼續在他體內肆虐,雙手掛在李赫宰的肩膀上,雙眼迷蒙的看著被情欲覆蓋神情的李赫宰。

既危險又迷人。

李東海情不自禁地吻上李赫宰,唇舌的纏綿,透過舌尖傳達對眼前的人的愛意,之後李東海雙眼一閉,陷入了黑暗中。

 

 

 

 

不知過了多久,李東海再次睜開眼時,來的是一道刺眼的陽光,有些不適的瞇起雙眼,下一秒就有一道身影替自己擋住了陽光,看著眼前的人,李東海的嘴角不自覺地上揚。

「多休息一會,我已經幫你跟強仁哥請假了。」溫柔的嗓音,溫柔的撫摸,只屬於自己

「嗯幾點了?」

「十二點了,我去準備吃的,在睡一下。」摸著李東海的臉頰,李赫宰的笑容沒有停過

「嗯不要」李東海說著,轉頭吻著李赫宰摸著自己的手掌「我想要一直賴著你!」

話說到這,李東海起身整個人掛在李赫宰身上,卻發現自己一絲不掛,抬眼看像李赫宰,只見對方一改剛才的溫柔,笑得十分無賴,李東海哼的一聲,張口用力咬了李赫宰的脖子。

「啊啊!東海!」

「快拿衣服來!」

「知道了!知道了!別再咬了!啊!」

屈服于李東海的攻擊,李赫宰趕緊到衣櫃幫李東海拿一套輕便的休閒服,並幫他穿好,接著一個公主抱的將李東海抱到客廳。

「在這你一樣看得到我。」在到廚房前,李赫宰這麼說著,語末還捏了一下李東海的鼻頭

幸好家裡的廚房是開放式的,李東海可以舒服地坐在沙發上看著李赫宰煮飯的樣子,突然他想到昨晚最後的記憶,自己似乎只高潮一次後就昏睡過去了,李赫宰之後該不會還繼續做吧?

「欸!我昨天睡著了,你不會還繼續做吧?」李東海直接開口問

「嗯。」簡單的回答,讓李東海翻白眼「沒體驗過奸屍的感覺,當然要試試,沒想到睡著了,後面還緊咬著不放。」

李赫宰開玩笑的說著,一想到昨晚李東海雖然睡著了一點反應也沒有,但身體的生理反應還是誠實的,想著,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禽獸。」聽到李赫宰的話,李東海冷冷的哼了一聲,但對這樣的話一點也不感到反感,反而習慣這樣的李赫宰

「還沒做過更禽獸的呢,要試試嗎?」邊說邊把餐點端到客廳的茶几上,李赫宰勾起一邊嘴角,湊到李東海面前問

「吃飯!」推開李赫宰的臉,李東海拿起湯匙開始吃飯

見李東海不再搭理自己,李赫宰只是微笑著坐到李東海身旁,開始今天的第一頓飯。

「對了,你最近有跟誰見面嗎?」飯吃到一半,李赫宰突然問著

「最近沒有。」李東海想了想「啊有認識一個哥哥。」

「哥哥?是誰?」

「是在警署附近的公司上班的哥哥,在超商認識的。」

李東海說完,卻不見李赫宰有任何回應,他轉頭看向身旁的人,只見他皺著眉頭,李東海也忍不住疑惑的皺眉。

「怎麼了嗎?」

「喔沒事,他待的公司是什麼類型?」

「是間外商公司,但最近發生了竊盜說起來也奇怪,雖然是竊盜,但小偷什麼東西都沒偷,反而只是把公司弄得一團亂。」回想起這奇怪的案件,李東海自然的都告訴李赫宰「還是小偷根本不是來偷東西,是來報私人恩怨的?」

沒想到這又讓李赫宰陷入了沉思,什麼話都不說,讓李東海不自覺地擔憂,但他也不急著要李赫宰趕緊告訴自己,只是安靜的等他。

「東海,不要跟那個哥哥見面了。」過了許久,李赫宰冷冷地吐出一句話,讓李東海十分錯愕,但也隨即查覺到不對勁的地方

「那個公司

「應該是組職的。」李赫宰十分認真地看向李東海,說出他最不願意發生的事「看來組職已經知道你了。」

 

 

 

 

 

 

 

 

 

 

 

 

 

 

 

--------------------------------------------------------------------

來點深夜該有的!  嘿嘿!!

=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君
  • 東海不會有事的吧~
  • 赫宰會救他的! 嘿嘿

    自然語 於 2016/05/17 09: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