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c5042jw1ev8w9cjv6hj20zk0nowhv

 

[出處見圖LOGO]

 

 

 

 

 

 

 

 

 

 

 

 

 

 

 

---------------------------------------------------------------------------------------

 

 

 

 

 

與李銀赫約定好的一個禮拜終於到了,朴善希一早就到隔離病房,只是沒有進到病房內只是站在外頭看著,因為病房裡的李赫宰還是平躺在床上,似乎沒有要醒來的跡象,朴善希歪頭思考著,突然,有人走到朴善希的身邊,一樣看著病房內的李赫宰。

「學長?」

「這段日子裡,我一直覺得就算沒有赫宰在身邊,我也能好好地過生活,但是總是會不自覺地來這裡,赫宰知道我一定會來,所以總是看著窗外,雖然只是背影,但也滿足了。」

李東海淡淡的說著,嘴角邊勾起淺淺的笑容,想到沒有李赫宰在身邊的日子竟然是如此難熬的,雖然每天日理萬機,但思緒裡全都是李赫宰的身影。

累了,有李赫宰的撫慰,難過了,有李赫宰的安撫,生氣了,有李赫宰會逗他笑,開心了,有李赫宰可以一起跟他分享,但李赫宰一不在身邊,他連最基本的情緒都喪失了。

「善希,看來我也病得不輕呢,只是人說醫者難自醫

聽著李東海的話,朴善希沒有說話只是嘆口氣,走到門旁按了一邊的按鈕,打開病房的門,朴善希沒有進去,只是站在門邊。

「學長,進去吧,你跟赫宰學長根本不需要這樣折磨自己。」

李東海驚訝地看著朴善希,又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李赫宰,低下頭抿著嘴唇,緊握著拳頭,心裡有股力量在鼓動著,李東海抬起頭,深吸了一口氣,二話不說地進到病房內,而朴善希看李東海進去了,只是露出一個微笑後轉身離開。

 

 

李東海一進到病房內,直接坐在床邊,伸手握住李赫宰的手,因為室內空調的關係,李赫宰的手摸起來有些許的冰冷,一時之間,李東海竟有種錯覺,忍不住緊握住李赫宰的手,不一回,那漸漸回溫的觸感,末梢神經細微的顫動,讓李東海終於流下眼淚。

近乎兩個月的思念,在這一刻被打破。

「哭什麼呢?」

突然一個熟悉又沙啞的聲音響起,正當李東海要抬頭看得更清楚時,雙唇就被吻上了,溫柔的吻,讓好不容易停止的淚水又再次潰堤。

「別哭了。」

一吻結束,被小心翼翼地抱在懷裡,背上輕柔的拍撫,傳進耳裡那溫柔的聲音,這些都讓李東海止不住淚水,只能伸出雙手緊緊抱著李赫宰,小聲低啞的啜泣聲,似乎在表達在段日子裡的思念與委屈。

醒來後的李赫宰一見到李東海在哭,內心滿是不捨,二話不說地就吻了李東海,因為李東海說過,跟他接吻,是最讓他安心的動作,只是懷裡的人兒一直哭個不停實在是不行啊,漂亮的眼睛腫了可不好。

「好了,別再哭了。」拉開李東海,李赫宰雙眼直盯著眼前的人,用拇指擦掉李東海眼角的淚,笑了笑

「赫宰我好想你」邊哽咽邊硬擠出一句話,李東海這時才能好好看著李赫宰

「我也是但是我醒來就看到你哭,心裡很不好受啊」李赫宰嘟了嘟,反過來裝著自己很委屈的模樣

「呵銀赫,你別鬧了」李東海笑了,知道李赫宰不會對他裝可愛,所以下意識地喊了李銀赫,不料卻看到李赫宰皺眉的樣子

「誰是銀赫?」冷冷地問著,這下連李東海也笑不出來了

「赫宰,銀赫呢?」

「我問你誰是銀赫?」

「不這不是真的怎麼會這樣」瞪大雙眼的看著眼前的人,沒有回應,李東海只是低喃著

「東海?」李東海異常的情緒讓李赫宰滿腦子的疑惑

「等等赫宰,你等等」李東海慢慢地推開李赫宰站起身,轉身跑離病房,獨留李赫宰一人不明所以的看著他離去的背影

 

 

 

 

一路奔跑著,李東海也不管沿路上的側目,他只想趕快釐清問題,跑回精神科的門診室,李東海立即詢問一個護士朴善希的去向。

「朴醫生剛剛去找科長欸?李醫生!」

話還沒說完,李東海又馬上轉身往另外一個方向跑去,而門診室裡的所有人在李東海離開後,開始議論紛紛。

 

 

在精神科的最底端的科長辦公室,朴善希剛交代完李赫宰的狀況後走了出來,關上了門,放輕鬆的吐了一口氣後,就看到本該在隔離病房與李赫宰見面的李東海,只見他喘著大氣,一臉不解又失落的神情看著自己。

「學長?你怎麼會在這?」朴善希走向李東海,拿了一張衛生紙遞給他,想讓他擦汗

「銀赫消失了,完全消失了」淡淡地說著,李東海眼神中盡是失落

「學長」看到李東海的樣子,朴善希收起拿著衛生紙的手並且緊握住

「本來就不存在,又何必執著也是,銀赫就是赫宰本身,但為什麼我就是覺得他們是兩個人?」李東海自言自語著,紅腫的雙眼又開始泛淚「善希,妳也說過,人真的不能當醫生,連自己都救不了了,又有什麼資格救人?」

話才剛說完,朴善希就抱住李東海,這親密的動作,李東海沒有多餘的心思去猜測這擁抱的意義,只是任憑朴善希抱著,而朴善希拍了拍李東海的背,細柔的聲音慢慢傳進耳裡。

「就因為是人,所以才有無限的可能。」放開李東海,朴善希微笑的說著「人存在的價值就是要找到活著的意義,學長,你跟赫宰學長是彼此的良藥,我相信時間久了,你就會將銀赫視為李赫宰的一部分」

冷靜地聽完朴善希的話,李東海抹掉眼角的淚,一開始就知道的真相,又何必一再地用謊言欺騙自己,就算真相的背後如何崩壞醜陋,都是需要他與李赫宰共同解決的,只差一步,他們就能找到答案了。

 

 

 

 

 

 

 

 

 

 

 

 

 

 

 

-----------------------------------------------------------------------------------

終於讓他們見面了! 連我自己都覺得開心!(嗯!?)

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自然語 的頭像
自然語

語天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