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dde8157gw1etwak8tzu8j20xc0mywki

 

[出處見圖LOGO]

 

 

 

 

 

 

 

 

 

 

----------------------------------------------------------------------

 

 

 

 

「奴才參見皇上殿下。」見到當今皇上,海兒立即跪在地上,頭抬也不敢抬

皇上看了眼海兒,又看了看赫世子,後者這才緩慢的彎了身向他請安,看著赫世子的態度,他心裡在想什麼,皇上多少知道一些,但身為一國之主,他實在無法縱容世子。

「平身你,抬起頭來。」皇上將眼神轉向低著頭的海兒,等著海兒緩緩地抬頭

直到海兒將頭抬了起來,卻不敢直視皇上,只能垂著眼表示禮節,皇上看著海兒精緻的美貌,以及不同於一般男人的纖細的身子,心想,赫世子的眼光是好,只是世俗的眼光,還有兩人的身分有別,他實在無法以平常心看待。

「叫什麼名字?」

「奴才賤名海兒」海兒唯唯諾諾的說著,餘光見到赫世子的神情,心裡一陣難受

「海很相襯,只是可惜了。」皇上若有思索地說著,轉頭看向赫世子,只見他的眼睛從未離開過海兒的身上「你可知以你的身分是無法待在世子的身邊嗎?」

「是奴才一直很明白」說著,海兒感覺到眼眶有淚水在打轉,急忙地低下頭

「要懂得自己的地位

「父皇。」突然,赫世子打斷了皇上的話,這無禮的舉動讓在場所有人驚訝地倒吸一口氣

「注意你的態度,身為世子,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平淡的語氣,讓人分不清是憤怒還是容忍

「父皇殿下,兒臣感到很抱歉,兒臣知道父皇今日為何而來,兒臣在此向父皇殿下請罪。」赫世子邊說邊跪下,最後向皇上磕頭

看著赫世子的動作,皇上知道以現在的狀況,是很難逼赫世子跟海兒分離,但朝廷大臣今日趁著世子不在,紛紛提出此事作為抨擊的論點,甚至有廢除世子之位的聲音出來,身為一個父親,他知道赫世子的聰明伶俐與真誠是其他皇子所沒有,當務之急,就算犧牲世子的幸福,也要鞏固皇室血脈與權杖。

「世子,今日私刑之事,朕就不再過問,但你要想清楚,身為世子,你真正該做的是什麼。」一說完,皇上直接轉身離開,原本跟隨皇上的一行人急急忙忙地跟在身後一同離去

 

 

待到皇上離開後,赫世子命令所有人都退下,只剩下他跟海兒,他輕輕牽起跪在地上的海兒,但眼前的人一直不肯抬頭看他,赫世子嘆了一口氣,伸出雙手捧住海兒的臉龐讓他直視自己,那圓亮的雙眼早已布滿了淚水,心底一陣心疼,將人擁入懷裡,輕輕拍著背安撫著。

「我真想放棄一切,帶著你離開。」感覺到懷裡的人還在啜泣顫抖,赫世子親了親海兒的頭頂,繼續安撫「海我該拿你怎麼辦?」

懷裡的人終於停止啜泣,抬起頭看著眼前的人,晶瑩的雙眼哭得眼眶微紅,海兒微微墊起腳尖,伸長了脖子,吻上了赫世子,這難得的舉動讓赫世子又驚又喜,在雙脣離開之際,海兒再次留下淚水,顫抖著雙唇說出最不願面對的話。

下,請讓海兒離開吧,海兒待在您的身邊是誤了您的前途。」

海兒說的話讓赫世子不敢置信,一時之間無法接受,也不願意接受,好不容易在這充滿孤寂的皇宮裡找到心意相同的人,他怎麼可能說放就放,榮華富貴、皇帝寶座他寧願不要,也只要眼前的人。

「呵!你在說什麼?不會的,你不會變成我的累贅的,不會的」再次緊緊抱住海兒,赫世子不停的喃喃自語

聽著耳邊如此絕望的聲音,海兒眼淚更是流不停,他們本該就是無法在一起,現實已來到了面前,他該狠下心放手。

下,算我求您了,我我不想再看到下為難的樣子,請...請讓我回歌舞伎班吧。」

推開赫世子,海兒一步一步的向後退,在兩人離了一段距離時,他準備趁著赫世子還恍神之際轉身離開,不料才剛轉過身,就被狠狠地拉住,赫世子緊抓著海兒的肩膀,表情略顯猙獰的說著。

「我不會讓你離開,絕不!海你等我,我會讓父皇承認我們的,在那之前,你絕對不能離開我!」

我們的身分太懸殊了,所以我不能再繼續待在你身邊...」眼見赫世子的不肯退讓,海兒撇過頭小聲的說著,但也清清楚楚的傳進赫世子耳裡

「能我說你能待在我身邊就是能!別再說了,從今天起你就在這宮裡待著,哪都別去。」放開海兒,赫世子繞過他,拖著快要無力的身體走出宮房

直到赫世子離開,海兒這才崩潰的跪倒在地放聲痛哭著,腦海內浮現出一幕幕與赫世子在一起的快樂時光,卻在也開心不起來。

為什麼要折磨彼此?為什麼我們要相愛,為什麼我們之間的距離如此的遠?

 

 

 

 

離開東宮,赫世子命阿賢為自己準備練劍物品,在兩人一同走到禁衛府的練劍廣場時,阿賢離開為赫世子張羅一切,而赫世子邊繞著廣場邊等待著,餘光也瞄見到一旁有人,他勾起一邊嘴角,停下腳步。

「我都不知道,原來祭司也需要練劍修身啊?」

一旁的人聞言笑了笑,慢慢的走到赫世子面前,在彎腰鞠了個躬,直起身子時的笑容,從容又高深莫測,令赫世子看得十分不愉快。

下,您說笑了,微臣只是正好路過,正巧見到下在此散步,所以就過來請安了。」朴祭司微笑的說著

聽著朴祭司的話,赫世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他身後的侍衛,而朴祭司明白赫世子的意思,轉頭示意侍衛先退下,才回過頭向赫世子點了點頭。

朴祭司,你跟父皇都認為我能為這個國家帶來無限的光明前途,是未來明君,但皇帝總就是人啊身上在怎麼背負著使命,也有七情六慾。

下,說的是,人背負的不僅僅是天上所賜的使命,還有這人世間的各種情感,您只是剛好在情的關卡裡面迷惘。」

「所以朴祭司你認為現在的我該放手?」聽完朴祭司的話,赫世子眼裡又多了份寒冷

赫世子的話讓朴祭司勾起嘴角,他的確為皇室的未來卜過卦,也知道赫世子未來的遭遇會是如何,但他不能透露天意,只能盡力將事情導向正途。

「我想您跟海公子心裡都很明白的。」說著,朴祭司撇見阿賢站在不遠處等候「下,願您練劍順心,微臣先行告退。」

在朴祭司離開的同時,阿賢已經悄悄回到赫世子身邊,將手中的東西遞到赫世子面前,而赫世子看著阿賢手中的劍,卻沒有立即拿起,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而發覺赫世子遲遲沒有任何動作,阿賢微微抬頭看了赫世子,看著赫世子的表情,不知為何,他心中竟有種不祥的預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自然語 的頭像
自然語

語天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