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1581c4jw1e8xsx24cywj20sg0lcjs4  

 

[出處見圖LOGO]

 

 

 

 

 

 

 

 

 

-----------------------------------------------------------------------------------

 

 

 

 

 

李東海按了大門旁的門鈴,不一回華美的金屬大門就這麼的自動打開,李東海示意了一下朴善希,兩人一同進到屋內,簡單又不失華麗的擺設讓朴善希看得目瞪口呆,但她很快就查覺到與這棟精美房屋不協調的地方。

太安靜了,如果是一棟這麼大的房子,照理說應該會有兩三個佣人在走動打理,但從一進門到現在,不僅沒看到半個人,還安靜地可以,要不是所有的燈都是開著的,朴善希可能會覺得這裡是棟鬼屋啊。

「走吧,叔叔他們應該在二樓。」李東海開口說著,熟門熟路的走在前頭

看著李東海的背影,朴善希趕緊跟上前,上了樓梯,一到樓梯口,就看到一名女子站在一個房間前,見到李東海開心的走上前。

「東海,你來了啊。」臉上些微的年齡痕跡並沒有遮蓋住她本有的美貌

「阿姨,我給您的藥有按時吃嗎?」李東海見到女子,雙手輕輕握住女子的手,露出溫柔的微笑

「都有按時吃呢,你別太擔心,赫宰呢?沒跟你一起回來?」回以一個安心的微笑,那笑容看起來很像李赫宰

「赫宰他最近有點忙,下次我們會一起回來看您的。」李東海有點心虛的說,畢竟李赫宰現在在接受治療的事是瞞著李赫宰的母親

「這樣啊...哎呀!跟你回來的是個漂亮小姐呢,對不起,沒馬上跟妳打招呼。」此時注意到朴善希的金淑華漾起比剛剛更燦爛的笑容

「哪裡,是我有不禮貌的地方,您好,我是朴善希。」朴善希九十度鞠躬,為自己不周到的禮節道歉

「沒關係沒關係,東海的朋友,就是我們家的朋友,不用太拘束。」

「阿姨,叔叔在書房嗎?」此話一出,金淑華頓時沒了笑容

「啊對,你們進去吧,我去泡茶給你們。」說完就越過兩人下樓去了

看到金淑華的表情變化,朴善希看向李東海,只見後者露出無奈的笑容。

 

 

兩人又上了一個樓層,走到盡頭的房間,敲了敲門後,不一回裡頭傳來了應准的聲音,李東海開了門,兩人一同進到房間裡,一進去,李東海就對著站在書架前的男人喊著。

「叔叔

男人捧著書本轉過身,沒有任何回應的走到書桌前坐了下來,那剛毅的臉龐與冷酷的神情,與李赫宰有幾分的神似之處,是李赫宰的父親啊,朴善希想著,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赫宰的治療怎麼樣了?」

「很正常的進行中」李東海說著,但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我不是在問你,是在問朴醫生。」李昌元冷冷地說著,眼神銳利的看了李東海一眼

這樣的場景讓朴善希大感驚訝,沒想到李昌元知道她,但是李昌元對李東海的態度才是讓她最吃驚的,原以為李昌元只是不放心李東海因為跟李赫宰是戀人關係而希望更改治療人員,沒想到李昌元的眼神中除了不信任竟夾雜著些許恨意。

「李赫宰醫生的病情現在處於穩定狀況,在其他醫生協助下過不久就能回歸正常生活。」故作鎮定,朴善希仔細觀察李昌元的表情

「是嘛,終於可以回歸正常」李昌元似是放輕鬆了些,但似乎又想到什麼看向朴善希「朴醫生妳真的認為赫宰是正常的嗎?」

「這是什麼意思?」朴善希皺眉,對李昌元的話完全不解

「多年以來,東海一直告訴我赫宰是正常,人格分裂只是個保護色,朴醫生妳怎麼看?」

朴善希轉頭看向李東海,只見他微低著頭,緊抿著雙唇不說一句話,朴善希思考了一番,才明白,原來李東海一直都很清楚李赫宰真正的病因,只是為了可以對李昌元有所交代,所以才做表面治療。

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為什麼要把彼此逼到走投無路的地步?

朴善希想著,握緊拳頭,回想著從發現到治療,在到深入的接觸,她只得到一個結果。

「在治療的過程中,我一直覺得李赫宰醫生是正常的,只是有點情緒上的不穩定,在深入了解後,我才知道,那是小時候的陰影造成的。」朴善希停頓了一下,看著李昌元時而皺眉時而疑惑的表情,只覺得好笑「據我所知,李赫宰醫生從小接受高壓教育,時常被抓進昏暗狹窄的房間裡,在不成熟的心靈埋下了不可挽救的病因,李先生,我想請問,您的正常是怎麼定義的呢?」

結束一番話,李東海聽著不禁感到驚訝,他沒想到朴善希會這麼赤裸裸的將真相與疑問給攤在檯面上,而李昌元面對眼前的小女子也大感驚訝,原以為就此能讓李赫宰回歸自己所期望的道路,但現在似乎是不可能的事了。

「李赫宰根本沒病,人格分裂只是他對李先生你,還有對外界的保護色。」說完,朴善希從包包裡拿出一片光碟放在李昌元面前「請您看完再好好想清楚吧。」

「東海學長,請載我回醫院吧,我今天晚班呢。」一改剛才的威嚴,朴善希對著李東海露出淡淡的微笑

看著朴善希,李東海看出她的眼中的疲累,但依舊故作鎮定,看了看李昌元,李東海才對朴善希點點頭。

「叔叔我們先告辭了。」鞠了躬,兩人才在李昌元的注目下離開書房

而獨留書房的李昌元看著桌面上的光碟,並且想著朴善希的話,他雙手扶著頭思考,這些年來,他真的做錯太多了嗎?

 

 

 

 

離開李家,坐在副駕駛座的朴善希只是呆愣地看著窗外,而一旁的李東海看著也無法多說什麼,空出一隻手摸了摸朴善希的頭,這才引來她的注意,微笑著,不用過多的話語,李東海知道朴善希懂的

「這是我的職責。」看到李東海的笑容,朴善希也跟著笑了,是輕淡的笑容

「不過妳還真讓我驚訝,除了阿姨,從來沒有人敢這樣跟叔叔說話。」李東海笑著,雖然知道朴善希膽識過人,但他沒想到她會如此大膽

「我我只是看不下去了,李先生根本不知道赫宰學長的痛苦,一昧的用著自以為的方法想辦法治療,最後還不是本末倒置,我只是說出真相罷了。」經李東海一提,朴善希就想到剛剛的無禮之舉,她忍不住懊惱著,又覺得該說的還是要說

聽著朴善希的話,李東海沒有馬上回應,只是掛著笑容開車,仔細想想,要不是這些年自己的軟弱害得他跟李赫宰沒有退路,或許他們可以過著更快樂的生活,這麼簡單的道理,朴善希只是簡單的幾句話,就為彼此打通一條新的道路。

「善希,謝謝妳。」

「真的沒什麼,東海學長,你之前幫我這麼多,我只是在還債罷了。」朴善希笑著說,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轉頭看著李東海「學長,赫宰學長的母親怎麼了嗎?你剛剛提到的藥是?」

「阿姨因為赫宰的事情,長時間的壓力與悲傷,她得了嚴重的憂鬱症與失憶症,她不記得赫宰有人格分裂,還有他對智熙做的事,在她心中一直堅信著赫宰是個無憂無慮且聰明,不會做壞事的好孩子」李東海深深吸了一口氣後又吐了出來,繼續說道「但是阿姨或多或少知道赫宰其實不像她想像中那樣,但作為母親,孩子在怎麼壞,也是自己的心頭肉。」

「一切會好的」聽完李東海的話,朴善希輕輕地說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自然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